正文  第一章 军营,我来了

章节字数:5064  更新时间:12-09-12 16: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过完寒假回到学校,王诚就觉得大家似乎都忙碌起来了,忙着写毕业论文,忙着找实习单位,忙着准备公务员考试。这都是怎么了,离毕业不是还早吗,一贯诸事不关心的王诚很是无奈,也不由得开始计划着自己今后的职业方向了。

     现实总是残酷的,这让他郁闷不已,大学四年,奖励似乎一个也没有,而处分自己则身背三个,着的履历想考公务员肯定没着落了,好单位肯定也不会要他这种问题学生,怎么办啊?哎,只能到人才市场去看看吧。

     这时的人才市场还未成气候,毕竟国家刚取消分配制度。但不少单位依然按照旧有套路出牌,至少有点门道的还是可以按照分配进到不错的单位。王诚也去过几次人才市场,不少单位大都要求具备一定的工作经验,这不是活见鬼了,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什么经验啊,明摆着就是不要应届毕业生嘛,明说就是了,非要整出这些条条款款的。无奈之下,回到寝室,继续自己的毕业论文。

     传呼机响起,是林艳找他。

     王诚来到宿舍楼门口,林艳正等着他,见他出来,就把他叫到一边,问道,你怎么不急啊,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可是听说好多同学都已经有着落了。

     你急什么啊?王诚笑了笑,我其实也急,但急也没用啊。

     哎,要不是因为我让你挨了处分,也许你现在也没那么难了。

     还说这些干嘛,你说我俩高中就是同学,看着你被人欺负,我不出手那可真是良心被狗吃了。再者说,我看到了不帮你,你现在还愿意和我说话吗?

     瞧你这点出息,林艳偷笑着。

     没让你以身相许作为回报就算你捡大便宜了,呵呵。王诚也偷笑着。你工作怎么样了?

     我爸帮我联系好了,我就是想来问你,要不我让我爸也帮你联系联系吧,虽然工作不是很好,但至少比没有强吧。

     算了,你的好意我记在心里就足够了。你也不看看,凭我一身能耐,不至于连工作都找不到吧,那以后还谈什么治国平天下呢?

     你就吹吧。不过,真没辙了还是给我说一声吧。要是你混好了,说不定我就真的以身相许了呢,我可是梦想着当全职太太的。

     王诚无语了,扔下一个背影,就回到了寝室。

     寝室里,几兄弟正忙着备考公务员,好久没这么用功的看书了,让王诚感觉寝室里的气氛相当的压抑。我说兄弟们,还是来几把双扣吧,再这么静悄悄的看书,要疯了。

     哈哈哈,就等着有人说这句话呢,杨朝斌扔下手中的书,又把石磊的书也抢了过来,都别看了,玩一会儿。于是,寝室里又回复起了阵阵双扣之声,那真是声声入耳,震侧心扉。

     没过几天,刚下课不久,就听人疯传,某高原部队来校招兵,不,准确的说,是去当官,一旦进入部队,就是中尉,我的天,这等好事,难怪走廊里呼喊声风起云涌。

     王诚也凑热闹地跑到二楼阶梯教室去看热闹,正赶上一个中尉在说着招兵条件和相关待遇。月薪两千,每年带薪休假三个月,吃住都是部队的,干满五年后,如果你觉得部队不适合你的发展,还可以转业回地方,国家包分配,回来至少也是公务员,……

     天啊,真有这么好的事,王诚听得蠢蠢欲动。他又不禁多看了几眼中尉身上的军装,真是帅呆了,当即拿定主意,就冲这身军装,这个兵,非我莫属了。

     中尉介绍完了实质的内容,旁边一位中校又站起来高谈阔论地讲了几分钟大学生应该积极地响应国防建设之类的大道理,等他说完,就开始报名了。本想着应该是个火爆的场面,但谁知,学生们居然都犹豫着,有的窃窃私语,是到高原啊,那里条件不知道多艰苦,至少要干满五年啊,……

     王诚不愿多想,第一个冲到讲台前,我报名!中校赞许地看了他一眼,学生处处长也欣慰地对他笑了笑。

     在王诚的带动下,许多犹豫着的学生也开始动摇了,毕竟待遇很不错,在那个一千多就算高薪的年代,两千大洋真不少了。

     报名结束后,中校又把报名的学生单独留了下来,细说了一些情况,言下之意就是报名不等于就被录取了,还要通过政审、体检等,而且此次名额有限,最后还需要优劣淘汰。

     一大堆废话让人听得既紧张,还是紧张,难不成报名了也可能被刷下?王诚又郁闷了,忍不住傻傻地问道,政审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要党员才行啊?

     中校很和蔼地说,那倒不必,如果是党员,肯定会优先录取。政审就是看你有没有什么处分,不良行为记录等。

     晴空霹雳,怎么还是要看有没有处分啊,自己这次又没戏了。他无助地望着在旁边坐着的处长,差点流下眼泪来。

     等中校等人离开后,处长却出人意料地叫住了王诚,是不是为自己的处分着急了?

     王诚无语,心想这次又没自己的份儿了,还说这些有用吗?

     但处长却相当的亲切,平时让你遵守纪律就是不听,现在知道了吧,那会影响一辈子的。

     是,处长您说的太对了,但也没办法了啊?我三个处分,可以被别人拒绝三次,算了,我没当兵的命了,还想着报效祖国,舍身忘死,看来只有继续危害人间了,我就是一坏学生,也怪不得我自暴自弃了。

     真想去当兵?兴许是因为王诚第一个报名,打动了处长,处长大人以从未有过的耐心和热情亲切地和王诚说着。

     肯定想啊,好男儿志在军营,我从小就想当兵,但家里让考大学,只能放弃梦想了。现在这么一个大好机会摆在面前,我却没有机会去把握,命该如此,我也不能怨天尤人,只怪自己不争气。

     处长被他一番肺腑之言感动了,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也算是我校第一个报名参军的人,这样吧,我去找校长请示一下,看能不能给你想个办法。

     王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以整治学生出名的徐大处长,今天怎么变成大善人了!不敢相信。

     但事实就这么奇迹般的摆在了眼前,在徐处长的努力下,在双方的友好协商下,王诚终于以1500的价格买断了自己的处分,可以不记入档案。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凑钱吧。

     林艳得知王诚报名参军,很意外,赶紧找到他,你疯了啊?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干什么,听别人说,那里艰苦得很,生死未卜,你可得想清楚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没那么严重吧!王诚满不在乎的说道,不过现在需要你帮帮忙了,借我点钱行吗?不多,就1500。

     1500,还不多!你真是敢说!林艳有点生气。

     我不也是急吗,借不借,就一句话,不借我还急着找人借呢。

     你拿那么多钱干嘛啊?林艳很是奇怪。

     还能干嘛,徐大处长说了,1500消处分,不然政审过不了,王诚无奈地说道。

     那我更不能借给你了,看着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受苦,我可舍不得。

     算了,不和你磨嘴皮子了,我得赶紧借钱,明天就要去体检,然后就是政审,不交钱处分就得毁掉我的大好前程。

     好不容易东拼西凑,借来1500,拿着满载众人期望的钱钱,送到了处长办公室,处长更加的亲切了,以后到部队好好干,别再像从前一样捣蛋了,混个好前程,也对得起自己的父母啊。

     是,谢谢处长的教诲,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学校的栽培,更不敢辜负父母的期望。

     体检,政审相当的顺利,当王诚接到通知到高原部队驻渝都办事处领取接收通知时,高兴得忘乎所以,终于可以穿上那身帅气的军装了,哈哈哈!

     工作落实,王诚倍感轻松,毕业论文通过后,他就像没事儿人一样,整天泡在球场踢球,好不快活。

     毕业在即,一顿毕业酒让同学们喝得酣畅淋漓,同学们从此就将各奔东西,想到王诚即将奔赴高原,大家很是替他担心,也为他高兴,轮番找他喝酒,几瓶啤酒就将他整翻在地。幸好此时王诚还未穿上军装,不然,就太丢脸了。

     林艳也借着喝酒的机会坐到他身边,去那么远的地方,自己多当心,有什么需要的就给我写信打电话,一定要写信给我,不然你回来了我不会饶你的。看着林艳那带着泪珠的汪汪双眼,王诚第一次有了想拥抱她的感觉,多好的女孩啊!但酒精却不容他多想,没过多久,王诚就被彻底地灌翻了,任由几兄弟将他抬回了宿舍。

     等他醒来时,不禁感慨连连,这酒量,以后得练练,不是说当兵的都能喝吗,没有好酒量以后还怎么混啊?

     毕业了,离开了校园,告别了自己的学生时代,即将走上未知的军旅生活,王诚既兴奋又茫然,真不知道今后的日子将会是怎样。

     距离到渝都办事处报到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王诚像无业游民般,每天不是和已经工作的昔日好友们聚会,就是待在家里看着一些反映部队生活的连续剧和电影什么的,心里不禁对今后的军旅生活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想象着在静悄悄的黎明时刻,清脆的号音响彻起来,一个个生龙活虎的战士迅速来到操场集结,在震天响的番号声中开始了一天紧张的训练,有汗水,有激情,有抗争,有友情。屏幕上那一幕又一幕精彩的场景将王诚带入到了今后的生活中,忍不住热血沸腾,似乎自己已经穿上了军装,在挥汗淋漓的训练场上拼命地训练着,在战场上勇猛地冲向敌人,冲啊,杀啊,为了祖国和人民,牺牲我一个,幸福十亿人。

     王诚被这充满斗志的激情鼓舞着,恨不得报到的时间快些到来,恨不得立即就投入到那火热的训练中。穿上那身橄榄绿,该是多么的精神抖擞,英姿飒爽;该是一份多么神圣的使命和责任啊。每当在梦中看到自己在血流成河的战场中不畏艰险的奋力拼杀时,王诚嘴角的笑容是那么的天真,就像他已经完成了一次血与火的蜕变。

     终于,期盼着的日子到来了,终于,告别了父母,那声声叮嘱还未在耳际消失,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赶到了高原部队驻渝都办事处。

     大门外,表情严肃的哨兵一动不动地持枪站立,显出了一些威严,显出了一些肃穆,王诚不禁羡慕地看着,军营的气氛不就是这样的吗?

     王诚提着旅行包走向大门,还未等他走近,哨兵就做了一个止步的手势,你找谁?

     王诚不由自主地站在原地,有点怯怯地说道,我是来报到的,刚入伍的大学生。不知是对哨兵的敬畏,还是对那身军装的向往,甚或是在这样一个庄严肃穆环境中不由自主的胆怯,王诚只觉得自己的声音不是那么的自信,居然还有点心速加快的紧张。

     哨兵问明情况后,才让王诚走近,并指点他就在大楼的一楼报到,随即又恢复了立正的姿势。那姿态,那神色,容不得半点的冒犯,王诚看得发呆,心里的敬畏之情凭空又增加了不少。

     来到报到处,负责报到的一名中尉看着王诚很少的行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行,知道什么都要发,就带点实用的。

     王诚不好意思地也笑了笑,依然有点紧张地问道,请问一下我们什么时候到昆城去集训啊?

     明天一早的火车,到了那边就够你们受的了,要有思想准备啊。中尉边说着,边给王诚办理了报到的手续。

     中尉的和蔼态度让王诚不再那么紧张了,露出了不那么自然的笑容,连忙说道,谢谢首长提醒。

     中尉却哈哈地笑了起来,你可别乱叫啊,我这种尉官哪算得了什么首长啊,以后见到当兵的,只要不是两杆,就喊一声老兵,既亲切又顺口,是不是。

     王诚呵呵笑着,那就谢谢老兵了。

     从报到处出来,按照中尉的吩咐,来到位于三楼的招待所,进到分配的房间里,只见里面四张床一字摆开,干净整洁,简单实用,很符合部队的特点。

     王诚选了靠窗的床,将旅行包放下,随即坐到床上,心里一阵阵的紧张和激动,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军旅生活就要开始了,千思万绪在心里翻滚着,一会儿是想象中的训练,一会儿是假设着的整齐洁净的营房,一会儿又是严厉的教官在骄阳下对他们这些新兵蛋子的怒吼,快点,快点,谁跑在最后,今晚就别想吃饭。

     王诚独自坐在床边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着,走廊里传来了几个人的交谈声。他好奇地走到门前,只见几个和自己一样的大学生,正看着门上的名字,找着自己的房间。他们见到王诚,热情地打着招呼,大家在一瞬间变得很是亲热,就像多年的战友一般。

     陆陆续续,报到的学生差不多都来了,其中居然还有几个女学生,众人不禁咋舌,不禁激动,为女同胞们的勇敢叹服,为这一路有她们的存在而窃窃欢喜。

     晚饭前,学生们都已到齐,在办公楼旁边的食堂里,办事处主任——一名中校站在学生们面前,表达了对他们的欢迎,并宣布了一些注意事项,叮嘱大家明天一早就要坐火车,晚上别乱跑,还有一些事可能需要交代大家。

     第一次吃皇粮,好吃,八菜一汤,让王诚顿时觉得这兵真没白当,白吃白喝,每月还有两千入账,内心激动着,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憧憬。

     晚饭后,新入伍的大学生们聚在一起,开始互相认识,彼此之间的距离很快就消除了很多。王诚和几个同校的同学更是聊得欢畅,几人说着各自了解到的一些情况,说着对今后的假设,说着对部队的向往,好多话,一时之间,居然似乎千言万语,道不尽,说不完。

     眼看着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准备睡了,王诚和几个同学这才离开,回到各自的房间去。

     刚走进房间里,同寝室的战友王志军和邹波正小声的说着话,王诚很奇怪这两人怎么像做贼一样啊。他也没在意,和两人点了点头,就躺到自己床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电视的声音很大,正当王诚想将声音关小点的时候,睡在靠门一侧的战友吴鹏忽地一下从床上翻身坐起,不是让你们小点声吗?

     王志军和邹波无辜地看看王诚,又看看发火的吴鹏,无言相对。

     王诚却恨纳闷,用得着这么发火嘛,房间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谁怕谁啊?索性拿着遥控板,也懒得关小音量,装着没听见,看着自己的电视。

     喂,把声音关小点,没看到在睡觉了吗?吴鹏气势汹汹地对王诚吼道。

     喂是谁啊?这位同学,这位战友,你不知道对人说话要客气点吗?王诚没好气地说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