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投身军旅

章节字数:3461  更新时间:09-03-28 14: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宇文星话音刚落,本已昏昏欲睡的学员们顿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万岁!万岁!”大家等的就是这一刻。

    学员们怀着激动地心情依次上台领取象征着军人身份和荣耀的军衔和佩剑。帝国军的编制十分复杂,最高统帅是司徒空,下设三个副统帅,帝国第一方面军统帅斗战双,帝国第二方面军统帅夏侯方,帝国第三方面军统帅戈武。然后每个方面军下设大约三十个师团,师团长下面就是校尉,都尉,伍尉。帝国军规定:凡是将相学堂的毕业学员进入军队后直接提拔为伍尉,而后若有战功,提拔的也较普通官兵快得多,有的优秀将领年纪轻轻就已经坐上了师团长的高位。

    湛佑,冷幕寒和赫连清先后上台领取了军衔和佩剑。宇文星亲手为赫连清佩戴上象征着汉禹帝国军标志的金莲花肩章,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望着这位威严又慈祥的老人,赫连清的眼眶不由得有些湿润,对他来说,宇文星远远不止是将相学堂的校长那么简单。三年前当赫连清初入军校的时候,同班同学大都是王侯将相,军事世家的出身,唯有他是个自幼丧父的野小子,像野马一般野性难驯,由于三番五次的触犯军校规定,教官们对这个没什么背景的小子深恶痛绝,赫连清对那些《步兵操典》,《野外勤务令》,《射箭教范》诸如此类的兵法教材基本不感兴趣,每天就是跟着冷幕寒和湛佑两个狐朋狗友瞎混,这两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冷幕寒比赫连清大两岁,今年19岁,比赫连清大了两岁,最拿手的就是打架收保护费,欺负那些官宦子弟,湛佑比赫连清大了一岁,看着老实,其实最喜欢的就是打架,每次打架都冲在最前面,赫连清跟着这两位兄长,也学不出什么好来。一次三人跟一伙子弟打架,冷幕寒和湛佑赫连清把其中一个叫衡阳的恶霸子弟暗中绑票了藏在一间仓库里,后来惹得宪兵队追查才找到了快死了的衡阳,最后追查出来是三人所为,闹出了一场颇大的风波。冷幕寒挺身而出企图独自担下责任,但湛佑和赫连清又怎是那种只顾自己的小人。幸好冷幕寒的老爹冷忠是当今右丞相,威盛一时,宪兵队长也不敢怎样。回头看看湛佑,欺负湛天生是帝国近卫军第一统帅,宪兵队也惹不起,见赫连清这边没什么背景,便试图抓去交差,任凭冷幕寒和湛佑拼命威胁,宪兵队被逼急了就是不松口,紧要关头是宇文星出面周旋救下了赫连清,摆平了此事。从今以后赫连清对宇文星就满怀感激之情,那个时候除了冷幕寒和湛佑,就是宇文星如同自己的亲人一般庇护着他。不顾大部分教官的反对,顶着压力把赫连清选入将相学堂精英班深造,甚至亲手传授他武艺和用兵之法,连自己的家传绝学破阳功都偷偷传授给了他。这样虽然赫连清文科惨不忍睹,但说到武功和刀马,却绝非泛泛,学堂中除了冷幕寒和湛佑,以及其他几个有数的高手,鲜有人是赫连清的对手。

    “好好干,不要给老子丢脸。”赫连清激动地用有些颤抖的手从宇文星手里结果佩剑,昂首挺胸,一字一句的说道:“请您放心,我一定不让您失望!”

    宇文星欣慰的笑笑,叮嘱道:“军中阵上刀枪无眼,不管怎样,记住一定要活着。”此话听来,赫连清感到重如泰山,没有过多的浮躁之词,宇文星只是叮咛自己要注意保护自己,赫连清顿时心头一阵发热。宇文星就如同自己的父亲一般!

    毕业典礼基本完毕之后,紧接着就是学员的分配问题。新毕业的学员将被打散分至不同的师团。各师团派来的人早已等候多时准备将分至自己师团的学员接回去。

    那些世家子弟大都被家族托关系送到了帝禹的近卫防务部队,用不着外出作战,冷幕寒本想着能够分至一方面军斗战双麾下,因为现在汉禹东北部的熊克武趁着轩辕皇朝虚弱,内忧外患之际,兴兵作乱,割据一方,成为慢慢坐大的地方军阀,跟轩辕皇朝分庭抗礼,冷幕寒一心想着能够身临前线,却不想他老爹冷忠手眼通天,硬是把他安排进了督察厅宪兵队,一点也容不得冷幕寒商量。而湛佑则被他老爸湛天生招到了帝国近卫军,湛佑虽然也是一百个不情愿,但是他是个孝子,也不好违拗父亲的命令。

    “便宜了你个狗日的。”冷幕寒咬牙切齿的瞪着赫连清手里的征召书,上面清清楚楚的写明赫连清被编入帝国第一方面军斗战双麾下第一师团第一步兵营任伍尉。眼红的冷幕寒不得了,恨不得把自己手里督察厅宪兵队的征召书撕个粉碎。

    “是啊,凭什么阿清这小子运气这么好。竟然被编入了帝国第一军。”湛佑也愤愤不平。

    “咳咳”感受到了四道强烈的杀气,赫连清忙识时务的打个哈哈。“大哥,二哥,谁让咱是没人爱的孩子,想留在帝禹都没门路呢,不像你们,唉,背后有靠山,能留在家里享富贵,求功名,咱就不行喽,上战场给人当炮灰去。”

    “姓赫连的,你别得了便宜卖乖啊!”冷幕寒眯着眼睛盯着赫连清。

    “是啊,三弟,说实话我真想跟你咱俩换换,谁不想能亲临阵前呢?”湛佑说着就朝赫连清怀里伸手。

    “要换也是我先换。”冷幕寒不甘落后连忙伸手去抢。看出来这两个人狗急跳墙,真要抢手里的征召书,赫连清慌了神,连忙跳开将征召书塞进怀里,死死的抱住胸口,那景象就像。。。

    就像一个娇羞的小姑娘防备两个大色狼的咸猪袭胸手一般。

    “别抢。。别抢。。我得了便宜。。我得了便宜还不行麽。”赫连清一般闪躲一边求饶。

    冷幕寒和湛佑没有得手,悻悻的收回了手,满脸的不甘心。

    “你看,我这都要上战场了,作为哥们,你们不应该请我吃顿送行饭麽?”赫连清厚着脸皮提了个要求,转眼看到冷幕寒和湛佑都是一副‘少在这里得了便宜卖乖’的表情,干咳一声,改口说;“咳咳,那好吧,为了安抚两颗受伤的心灵,这次就跟往常一样,由我来做东吧。”

    话音未落,冷幕寒和湛佑一齐怒吼;“你什么时候做过东。”

    片刻之后,三人找了帝禹一家不错的酒馆坐了下来。“这顿我包了,别光想着替老子省钱,来,湛佑你先点菜。”赫连清大刺刺的坐下来,叫嚷道。冷幕寒和湛佑都有些防备的看着赫连清,交换了一下眼色:‘今天有些反常!’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唉,两个阴暗的小人。我来点菜,小二!”赫连清装模作样的摇着头;“大哥,二哥,过几个时辰就要去报到了,这一分开,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相见了。刀剑无情,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一定。今天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跟你们喝酒,多谢这些年来你们对我的照顾。”

    猛然听赫连清说出这么深沉的话,二人都有些不适应。

    “阿清,你这算什么话,我们兄弟三人情同手足,说什么照顾不照顾。上阵杀敌,万分凶险,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湛佑想到兄弟就要分别,不免有些神伤。

    “呃。。是啊。。。别说这些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屁话。听了不得劲。”冷幕寒扭了扭身子说道。

    赫连清干笑了两声,“来,喝酒,小二,快捡你们这里最贵的菜上来。”

    三人开始默默的喝酒。

    “阿清,一方面军的统帅斗战双是当世名将,当年若不是联军入侵,各路兵马都是溃不成军,唯有斗战双的一方面能够坚持抗敌,重创了联军,否则我们会败得更惨,你编入了他的麾下,一定会有施展才华的机会。”湛佑真诚的说道。赫连清知道这是湛佑的真心话,心里泛起一阵感动。

    “斗战双的威名我也早有耳闻,能够在他麾下效力确实是幸运的事情。二哥,我会珍惜这次机会的。”赫连清说道。

    “斗战双跟其他那些酒囊饭袋比,确实强了不止一点,阿清,你确实运气够好,如果不幸被编到夏侯方或者戈武手下,你将永无出头之日。”冷幕寒说道;“听说现在熊克武闹得厉害,有机会我真想到前线去打上几仗,总好过在这宪兵队受窝囊气。”

    “大哥,你也别急,仗有的打,等我当了师团长,到时候指名道姓让你去。”赫连清嘿嘿笑道。

    “就你,拉倒吧,充其量当个伙夫,背黑锅的。”冷幕寒继续讽他。“不出半年,我一定亲临前线,让大家知道我冷幕寒的手段。”

    赫连清知道冷幕寒和湛佑跟自己一样渴望着踏上战场,绝不愿意龟缩在帝禹混官职。

    “阿清,你打算怎么跟阿芷说?”

    赫连清心里咯噔一下,湛佑的话问到了他的痛处。自己马上要开赴前线部队,总该跟轩辕芷到别一声,但是说不清楚为什么,赫连清现在又害怕见她,怕看到她美丽的容颜和眼睛,怕看到她迷人的微笑。

    “说不说都是要走的,那就不说了,大哥二哥你们帮我跟她道个别。”

    “要说你自己去说,我们可不趟这趟浑水。”冷幕寒把眼睛看向别处,不理会赫连清投过来的哀求眼神。

    酒足饭饱之后,赫连清把钱袋拿出来一放,说要去方便一下,冷幕寒和湛佑警惕的看了了看他,又看了看钱袋,发现里面鼓鼓囊囊的。

    “怎么,自家兄弟还信不过麽,要不要检查里面有没有钱?”赫连清义愤填膺。

    “不是我们信不过你,怪你自己信誉太差。”冷幕寒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阿清,你去吧。我们不是信不过你。”湛佑连忙解释。

    可是,时间过去了好久好久,也没见赫连清回来。。。

    “不好,糟糕!”冷幕寒急忙起身去拿他留下的钱包,一捏里面确实有纸张的声音,像是帝国纸币,冷幕寒的心放了下来,打开钱袋,二人不由得大惊失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