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章节字数:3471  更新时间:09-05-11 01: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

    月光如水的夜空下,三条黑影负载着沉甸甸的收获,疾步行进到了过虎庄的东南角上。在一处偏静的农家院落前,几个人停住了脚步。两条人影默契的直奔柴门两旁,在土墙的阴影里伏下身来;另一条人影轻身上前敲打柴门,压抑着嗓门低喊——

    “小司,小司!快起来开门,民哥回来了!”

    院里想起开门声,却没有亮灯。随着一阵渐行渐近的轻盈脚步声,一个低哑的声音隔着门问道:“外面是谁?团子?”

    团子骂道:“你个狗日的!不是老子是谁?快把门开开,民哥回来了!”

    院门“吱呀”一开,团子闪身进来,嘴里还在不停地骂;“黑着灯干吗?小日本子离着咱这儿还远着呢,看把你他娘的给吓得!赶快把民哥他俩接进来——都他娘得快把哥儿几个累瘫了!咦?那几个废物呢?还挺尸呢?赶紧都他娘的给老子轰起来!”

    “家里就剩我一个,没别人了!”小司赶紧上前帮着康逸民和二蛋把肩上的东西卸下来,“哎哟,民哥,你们还真把歪把子给弄回来啦?我操,这下咱们可发大财啦!这东西一挺就能卖好几百大洋呢!发财啦,发财啦。。。”

    “瞧你那小家子败势的样子!赶紧过来帮老子一把,瞧老子这儿还有更好东西呢!”二蛋气喘吁吁地蹒跚到院中的大槐树下,不管不顾的往树下的磨盘上一靠,静寂的夜空中立刻传出“咣啷、咣啷”的铁器相撞声。小司的惊叫声中也透着更大的兴奋——

    “哎哟我的娘哎!小。。。小钢炮哇。。。我操。。。”

    “别一惊一乍的啦!”康逸民把扛在肩上的枪支解下来,撩起衣襟擦了把汗,问:“骆驼跟大米、小米呢?都回家啦?”

    “他们没回家。骆驼跟鲍风去田家铺拉粮食了;米家兄妹正挨家挨户分粮食分钱呢!”

    康逸民一愣:“粮食?钱?哪来的?”

    “民哥你还不知道吧?”小司得意地说道,“今儿后晌,鲍风找来个买家,把藏在西山梁子的那批枪卖了,卖了两千七百个大洋呢!民哥,你再也不用为乡亲们的春荒发愁啦!”

    “哦!”康逸民呼哒着衣襟点点头,“我说哪儿来的钱呢!呵呵,二千七百快大洋,价钱的确不低!看来鲍兄弟还真是个做买卖的料!嗳,小司,这回的买主是哪儿的啊?”

    “是那个野三坡蔡树岭的黑。。。”

    “什么?”刚还满脸安然欣慰的康逸民闻言勃然色变:“卖给黑老磨啦?”

    “是啊,民哥!”正在帮着团子和二蛋忙活的小司根本没觉察出康逸民的情绪变化,还得意地振振有词呢,“咱们这一带,除了蔡树岭的那股绺子,别人也出不起这价钱啊!咱们那可是三十多条大枪,八千多粒子弹呢!”

    “价钱再高也不能卖给土匪!”康逸民一声怒喝,在场的三个人猝不及防,都被吓了一跳!愣头愣脑的小司还真有点摸不着头脑:“民哥,您这。。。值当的吗?”

    康逸民一扭脸,凌厉的目光箭一般射在小司的脸上。小司没来由的一哆嗦,赶紧闭嘴低头干活去了。团子迟疑了一下,刚要说话,院门儿一响,人高马大的骆驼和精瘦干练的鲍风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鲍风先看到了站在院子当中的康逸民,赶忙紧走两步:“民哥,兄弟几个都回来啦?还算顺利吧?”

    “嗯!”康逸民闷声点点头,算是回答,转身拎起一箱弹药,走向墙角的地窖。

    “民哥怎么啦?”骆驼心直口快,大声问小司,“团子跟二蛋没出什么事儿吧?”

    不等小司说话,康逸民站在地窖边上喊道:“小司,你去找找米家兄妹,让他俩赶紧回来,我有话跟大家说!”

    “嗳!”小司答应一声,冲骆驼和鲍风咧咧嘴,一溜烟的消失在夜色中。

    (2)

    幽深的地窖中,一灯如豆。

    康逸民坐在暗影中,看不出脸上是什么表情。骆驼坐在地窖的入口下,不时地支起耳朵,听听外面的动静。米家兄妹在地窖的深处点数新放进来的枪支弹药,哥哥米增瑞点数规格数目,妹妹米增雪记帐。团子和二蛋在一脸惬意的抽着烟。小司在摆弄着那挺崭新的歪把子。只有鲍风,局促不安的坐在康逸民对面儿,不时地搓搓手,抬头看看康逸民的表情。

    等米家兄妹把新入库的枪支弹药都记清楚了,也走过来找位子坐下,康逸民这才开口——

    “今儿个这些事儿都挺高兴是吧?原来积压的一批硬货高价出手了,今儿又弄回来的比原先还多,都精神了吧?嗯?可老子就高兴不起来!”康逸民“啪”的一拍桌子,震的桌上的油灯忽悠悠颤动了几下。

    “民。。。民哥!”鲍风无所适从得赶紧站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您。。。您先别动气呢。您看,今儿个这事儿我要是哪儿做的不对,您教我,我下次一定改过!”

    “还不知道自个儿哪儿错了,是不?我问你:咱们兄弟把脑袋别在裤腰上,就凭着一把镰刀专门天天拚着自个儿的性命弄些小日本儿的军火换回钱粮接济乡亲们,咱们图个什么?”

    “当然是为了能让乡亲们过个安生日子啊!”

    “说得好!可是蔡树岭的黑老磨是个什么玩意儿?土匪啊!杀人越货,欺良霸善!他们干的,件件桩桩都是他妈的绝户事儿!可你却把那些硬货卖给了他们!你还嫌他们对老百姓糟蹋得不够厉害是咋地?你这叫帮狗吃屎、为虎作伥你知道不?唉,糊涂啊!”

    “民哥,我。。。我当时就是。。。没想那么多!”鲍风自知理亏,辩解起来也没底气。

    “民子啊!你先别着急,先听我说两句!”米增瑞起来拍拍康逸民肩膀,示意他先坐下。

    米增瑞三十来岁,在这群人中算是个长者;七七事变之前,又在县城的中学做过几年教书先生,因此大家对他都是敬重有加。他一开口,康逸民当下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呼呼地坐下,闷头不语。

    “其实我看这事儿啊,鲍风兄弟做得确实不够妥当!不过民子啊,鲍兄弟的出发点也是应该肯定的!嗳,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米增瑞又安抚了一下康逸民,这才慢悠悠的说道:“自今年开春以来到现在,眼看都是小满时节了,老天爷却没下过一滴雨,这麦收看来是没指望了!可是去年,国民军队败退,把乡亲们大肆劫掠了一次;后来日本人来了,又是今天征粮,明天敛税!老百姓家里,连秋天的种粮都被抢走了!”

    “咱们在三月里,不是给乡亲们分过三万斤粮食吗?”康逸民皱着眉头问。

    “杯水车薪啊!”米增瑞摇头叹道,“北坊镇一镇三乡,十二个村屯,九千三百多人啊,除去一些大户,三万斤粮食也就是一人三、五斤而已,够吃几天啊?前天,四道沟传来消息:那个带着孙女相依为命的秦老太太好几天没出门,等街坊们发现的时候,祖孙俩早被饿死了,尸体都发变了!那小孙女才九岁啊!民子,这就是鲍风兄弟在找下家的时候为什么会考虑前周全的原因——兄弟们都着急啊!”

    康逸民脸色凝重地站起来,拍拍鲍风,摇摇头:“兄弟,我错怪你啦!大哥我说话没个轻重,别往心里去!”

    “不不,民哥!刚才你说的对,骂得更有道理!”鲍风红着脸,也赶紧站起来,“我这回办的这事儿,确实也操蛋!再着急也不应该把那么多的快枪卖给土匪。。。”

    “对!”米增瑞接过话茬,“鲍兄弟,再着急也不能帮土匪添薪助燃!黑老磨聚集着三百多匪众,在菜树岭盘踞了六七年,早已是当地一害!之所以还没有波及到到们这里,不就是因为他手里人多枪少而力不从心吗?话又说回来:就算他暂时还没对咱们的乡邻造成危害,可他们的行事做派比小日本儿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照样也是咱们将来要剪除的对象!你却把枪卖给他们,也难怪民子说话的力道重了,是不是?”

    一番话说的鲍风连连点头:“是是,没错没错!本来就是我办事儿欠思量,光想着高价出手,也就没想那么多!民哥,是我错了。。。”

    “算了!”康逸民摆摆手,“都是自家兄弟,把话说开了也就算没事儿了。天也不早了,大伙儿忙了大半宿,早点儿歇着吧!那个。。。团子,你帮我把那大青马喂下再睡,多给它加点豆料!”

    “嗳!”团子没有多想,答应一声,就走向地窖的出口。米家兄妹却疑惑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又扫了一眼其他几位,其他几个人也是一脸的迷茫。米增瑞道:“团子你先等等!民子,你明天要出门吗?你打算去哪儿?”

    “呃。。。”康逸民迟疑着说道,“我。。。我想去拜访个朋友。”

    “不对吧?我看你是想去‘拜访’黑老磨还差不多!”米增雪快言快语,直接了当的就戳穿康逸民的小九九,“你是为了今天买走的那批枪!”

    “民子,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米增瑞接过妹妹的话茬,张嘴就把想要说什么的康逸民给堵了回去,“现在可不是你当初单刀入虎穴、孤胆逞英豪的时候了!自从你坦诚地以‘弯月’的身份接受了这群兄弟的那一刻开始,咱们这些兄弟的前程甚至性命就都拴在了一起!寝食同步、荣辱与共、不离不弃!现在你要干嘛?抛开你的兄弟们自己去逞英雄?”

    “不、不是!米大哥,你听我说:今儿个这事儿吧,是鲍兄弟跟黑老磨搭的桥,黑老磨和他的手下都认得他。大伙儿都知道:黑老磨不但心狠手辣,他更是个小肚鸡肠、恩将仇报的无赖!况且这事儿要闹开了,也是咱们毁约在先,按江湖规矩。。。”

    “跟土匪打交道还讲什么江湖规矩啊?”米增瑞不屑的冷笑一声,“哼哼!民子,你还担心黑老磨会疯狂地报复对不对?那咱们就更应该好好核计核计啦!小雪,把我包里的地图拿出来;二蛋,再点上一盏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