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章节字数:2130  更新时间:10-03-09 21: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朱财吃了早饭,听院子里伺候他的两个小厮聊天,提到楼庄主五十大寿要宰杀很多猪和羊来筹备寿宴,已经个把月没动刀的朱财一听手就痒了,再次把丫鬟小厮扔在了院子里,问了路一个人往厨房赶去。

    在厨房管事的楼忠是个豪爽人,听说朱财要帮忙杀猪,也不客气直接让他操刀干活,只是完事时给了朱财一锭银子算是工钱。

    拿了银子的朱财往后山走去,他刚打听到后山有金兰花,想去采把带回去烧给他娘。

    朱老娘闺名叫金兰,生前甚是喜爱金兰花,只是金兰花比较难求,朱财也只是小时候见过一回,是朱老爹从外地带回来给朱老娘的。只是世事难料,朱老爹带回花的第二年就得急病死了。往后的日子朱老娘每每看起已经晒干藏在荷包里的金兰花,就苦中思乐熬着把朱财养大成人。

    朱财到了后山,在林中摸索寻找,慢慢来到了山顶。

    山顶上有一座篱笆围着的小院,院内植满了花花草草,花草环绕中是一座细木搭建的雅致小木屋。

    牛高马大的朱财,在院外一眼就看见了院角那开得粉红多瓣的,正是他从山脚一路寻来的金兰花。

    朱财开了篱笆门,走进去。

    “畜生。”朱财的手刚往金兰花伸去,枝都没触到就见一团白影冲手腕飞来。好在朱财平时猪杀多了,反应也快,大手一转抓住了飞来之物。

    “旺……旺……旺旺……”被朱财抓住的是一只浑身雪白,长相同狐狸的小白狗,小白狗呲牙对着同样凶神恶煞的朱财狂叫,锋利的爪子在朱财的手上抓出一条条冒着血丝的抓痕。

    朱财本已凶恶的脸此刻更是恐怖起来,准备用劲一把掐死手中的小白狗。正在此时,朱财感到抓小白狗的手一麻。

    小白狗掉到地上,一个窜跃寻着半开的木格窗子钻进了院子中央的小木屋里。

    朱财举手一看,黝黑的手背上插着一根细细的银针。

    拔了针的朱财,气势汹汹的大步往木屋走去。

    掀开茅草打的门帘,进了屋子看清屋里的情况,大老粗的朱财顿时愣在了:一张单丝竹打的竹塌正对着门口,塌上斜躺着一个人,一个让朱财心跳加速的人……

    钻进屋子的狐狸小白狗正温驯的伏趴在塌边舔着爪子……

    塌上的人撩起眼皮撇了朱财一眼,就那不经意的一眼瞬间让简陋的小木屋洋溢着春意无限、流光柔动……

    塌上的人合上美目,不再理会呆站在屋里的朱财,连趴在一边的狐狸小白狗也闭上了狗眼跟着主人一起养起神来。

    朱财坐到屋里唯一的一把四方凳上,粗大的指头捏着先前扎在他手背上的细长银针,两眼不眨的看着塌上躺着的人,就像狗守着骨头般。

    朱财从晌午一直坐到太阳偏西,塌上的人才再次睁开了美丽细长的眼睛。

    朱财一见塌上的人要下塌,就猛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迈了两大步走过去扶着,那熟练的姿势可不正是这么多年来他服侍自家老娘的架势吗?连那眉眼神态也是如出一辙!跟呵护祖宗似的。

    早先下了塌在院子里撒欢跑蹄子的狐狸小白狗,听到屋里有动静就从屋外跑了进来,看见朱财对主人伸出捏过它脖子的黑手,呲着小白牙就要朝朱财扑过去撕咬。还没碰到朱财衣角的狐狸小白狗被主人美目一飘,半空收住攻势,呜咽着掉在地上,抱着摔痛的蹄子委屈的看着主人呜呜的低叫着。

    “为何采花?”伸出修长白净的玉手,榻上之人搭着朱财厚实有力的臂膀下了塌,出声问道。声音轻盈飘灵,宛若仙外之音。

    朱财老老实实的把采花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院里种的是迷蝶花,身含剧毒,你要的金兰花在山的下阳面有一大片。”话音一落,朱财就被人从屋里送飞出去。

    朱财脚跟着地站稳,出现在他前面的赫然是一大片在夕阳的霞光中备显美艳的金兰花海。

    娘地下有知,收到一大把金兰花一定会很高兴!

    朱财怀揣着这样的心思,咧着大嘴,闪着一口白牙一头扎进了花海里。

    摘好花的朱财怀抱着满怀的花,提着大脚往山顶走去,打定主意把媳妇和花一起带下山,明儿个一早就赶车回家去。

    在山上转悠了老半天,朱财再也找不到有他媳妇呆着的那院子,心下急了,拉开嗓子急喊:“媳妇,媳妇……”

    朱财的嘶喊声在整个山林里回荡,惊得已经回窝的鸟儿一只只扑棱着翅膀惊叫着在林中飞窜。

    山下楼玉山庄里的众人听到山上传来的声音,先是急切,后是担忧,最后变成嘶吼,纷纷猜测山上是否发生了命案。

    楼叔带着庄里的护卫上得山来,找到了爆红着双眼在林中喊叫抓狂乱窜的朱财。

    看着朱财的癫狂狠戾之状,楼叔无奈的摇摇头,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隔空点了朱财的穴。让护卫把点晕的朱财抗下山去。

    楼叔抱着原先被朱财抱在怀中的花,走在一行人的后边慢慢的往山下走去。

    看着怀中的花在朱财的发疯下还能保持着花叶不折不损,楼叔哀叹着那不幸被朱财挑上的媳妇。一个大男人采啥花呀?想也知道是想送给心上人以博得欢心嘛!也不知道这恩公是看上了哪家小姐?看恩公刚刚的样子,肯定是人家小姐不乐意所以溜了,恩公才会这般发狂找人……

    把朱财抗回了他住的院子,安置好。楼叔把那院里的丫鬟和小厮都好好训了一顿,责怪他们没有跟在朱财身边,以致惹下这么一个事。

    听说了朱财之事的楼庄主和楼夫人也赶了过来,探望了已经被灌了安神药昏睡在床上的朱财。

    “管家,是你带人把朱财从山上领下来,你可知他看上的是何家小姐?”出得屋外,楼夫人把楼叔喊到一边,着急的问道。

    “属下不知,属下领人上去之时,仅见朱财一人在林中。”楼叔恭敬的回道。

    楼夫人离开了院子,向楼庄主借口要到处走走,辞了楼庄主,烽火急燎的往女儿们居住的玉阁轩赶去。

    从女儿们口中得知女儿们今日并未到过后山,也未曾见过朱财,楼夫人捂着胸口嘴里直念:“阿弥陀佛,苍天保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