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

章节字数:2209  更新时间:10-04-01 1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楼庄主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楼夫人死活逼着楼叔承认,朱财会挑上楼玉当媳妇都是楼叔的失职。

    “你们不要争了。”楼庄主头痛的坐了下来。

    “我的玉儿啊!”楼夫人从袖子里掏出手绢又开始抹泪。

    “管家,查得如何了?可知道玉儿他们往哪去了?”楼庄主问楼叔。

    “大公子做事向来谨慎细致,到现在还未找到任何线索?”楼叔回道。

    “都是你,非要让玉儿当庄主。”楼夫人看着楼庄主怪道。

    “你……”楼庄主对着夫人的责怪无言以对,翘着胡子一甩袖离开了。

    厅里,剩着楼夫人和楼叔大眼对小眼。

    ……

    山林小道上,一辆披着大红绸挂的马车晃晃当当的走着,坐在前头的车夫是一个斜眉、大小眼、塌鼻子、歪嘴巴且驮着背的白发老人。

    “媳妇,我们现在已经出了楼兰城,我可以换回原来的样子了吗?我这样难受!”车夫把车停在林中的小湖边,搓着满是皱纹的一双大手,哑着一把苍老的闷沉声,对着车里不安的询问道。

    “嗯?”淡淡的银语声从车中传出,马车上绣着鸳鸯戏水图案的大红门帘子被一只晶莹修长的玉手撩开一角,一张绝美出尘的脸出现在帘子之后,可不正是此时在江湖上被吵得沸沸扬扬的楼玉山庄的大公子——楼玉公子吗?

    看见朱财一副小心翼翼而又万般渴望的神情,向来心静如水的楼玉心里也起了微微的不舍之意,从马车内拿了一个白玉瓷瓶出来,递到朱财手里。

    朱财接过瓶子往怀里一揣,从马车的缘木挂钩上取下盛水的大葫芦,下了马车到湖边打水。

    “媳妇,湖里有鱼,个头大,我们今晚抓来烤着吃?”朱财打了水回来,兴奋的对车里的楼玉说道。

    “嗯!”楼玉接了水,低声应了句。

    “嗷唬……”朱财大叫一声,一路脱着衣服就往湖里奔去,待奔到湖边身上已经脱得赤条条,“扑通”一声猛的扎到了水里,溅起半天的水花。

    楼玉喝了水,在马车里闭目躺了一小会,就听到车外传来朱财的叫声,“媳妇,把我原来穿的衣服拿出来!”

    楼玉从朱财的粗布包袱里拿了一套衣服,掀开帘子出来,待看到车前的场景有一瞬的呆住:用了解药已经恢复原貌的朱财站在马车前,赤身裸体的咧着满嘴的白牙对着楼玉傻笑,浑身的肌肉在穿过林间树叶的点点碎碎的阳光下闪着黑亮的光炫,胯下黑壮的大家伙正精神抖擞的微微颤动着……

    “旺……唔……”打算趁着楼玉掀开帘子下车溜达溜达的狐狸小白狗,看到没穿衣服的朱财立马用爪子抱着脑袋滚进了马车里。

    楼玉把衣服往车前一放,“唰”的一声放下了帘子。

    朱财脸上的傻笑僵住,抬起大手摸了摸湿漉漉的大脑袋,对着放下的帘子委委屈屈的叫道,“媳妇……”

    “把衣服穿上!”车里传来楼玉的声音,和平时一样淡淡的语气。

    “是,媳妇!我这就穿!”朱财从声音里听出楼玉没有生气,一下子又高兴起来,拿起边上的衣服乐呵呵的穿了起来。

    “媳妇,我穿好了!我拿刀去杀鱼!”朱财系好宽大的腰带,掀开帘子,进车里拿他的杀猪刀。

    一路上为了避开楼玉山庄和江湖好事者的追踪,楼玉把朱财打扮成一个相貌丑陋的白发老人,顺带的把朱财从不离身的杀猪刀拿了下来藏在马车里。对于一个刀不离手的杀猪佬来说,要放下吃饭的家伙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楼玉让朱财把刀放车里时,朱财还想出声反抗,但被楼玉美目一瞅外加想起自个老娘的嘱咐:要听媳妇的话!朱财只得乖乖照办。

    车里,楼玉斜躺在松软的绸被上,见朱财进来微微的把身子往一边挪了一下。

    朱财大半个身子撑在楼玉身上,大手去摸索藏在车里头暗格底下的杀猪刀。

    楼玉只感到朱财粗重热乎的呼吸声吹在自己脸上,莫名的想起刚刚看到的黑壮身躯,心下不自在,脸上悄悄的染上一抹淡粉色。

    朱财拿了刀,看到楼玉美若桃花的脸和淡粉的唇,大口的咽了一下口水,弯腰想好好的啃一下时,猛的想起老娘平时的教导,“没有拜堂成亲,不可以随便和别人亲热。”

    朱财压下全身的躁动,急急忙忙下了马车,去湖边生火杀鱼。

    朱财边干着活边在心里计量着:明天要早早起来赶路,好快些回家和媳妇拜堂,然后就可以和媳妇亲热了,呵呵……

    楼玉待到心里恢复了平时的清静,才拿了帕子下了马车,到湖边洗脸洗手。

    狐狸小白狗也跟着楼玉下了马车,在湖边用爪子往脸上拨水嬉戏。

    朱财一边翻着架在火上烤得香味四溢的几尾大鱼,一边看着楼玉在湖边的一举一动,满脸的凶相上是一副傻瓜式的笑容,此情此景在跳跃的火光的映照下显得甚是吓人。

    楼玉把拧干的帕子搭在火堆边支起的一个木架子上,就听得朱财叫道:“媳妇,鱼烤好了!”

    楼玉撩起衣摆坐到朱财旁边一块干净的石头上,石头上铺着一个软垫子是朱财刚刚从马车上拿下来的。

    “媳妇,这条鱼烤得最好。”楼玉一坐定,朱财就把烤得最嫩的一尾鱼递到楼玉手里,“鱼烫,你慢慢吃!”

    狐狸小白狗蹦到朱财旁边,晃着脑袋对着朱财讨好的鸣叫。这么多天下来狐狸小白狗已经深谱此道理:跟着朱财有肉吃!

    朱财把一尾鱼放到地上,狐狸小白狗立即用爪子拨了鱼到一边,摇着尾巴高兴的吃了起来。

    楼玉饭量小,吃了一尾鱼已经足够,不像朱财人长得三大五粗也就罢了,吃起东西来也整一个饭桶般,已经吃了三尾鱼还往火上再加了四尾烤着。

    朱财洗了澡没扎头发,现在被夜风一吹,硬邦邦的头发就往楼玉细嫩的脸颊上扎来。楼玉看着朱财手上抓着烤得香酥的鱼吃得满嘴满脸都是油,眉头轻皱了下,站了起来往马车走去。

    “媳妇!”朱财见楼玉起身离开,含着满嘴的食物对着楼玉不解的叫道。媳妇平时都不会这么早回马车的!

    不一会,楼玉手上拿了梳子和发带过来,站到朱财身后给朱财梳理一头杂草般的乱发。

    “有媳妇,好!”朱财大口大口的咬着鱼,含糊不清的说道。

    楼玉楞了楞,心下想道:到了朱财家,给他找一个温柔体贴、漂亮的媳妇,他该满意了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