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

章节字数:2270  更新时间:10-04-05 20: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9章

    楼玉从厨房出来,就看见朱财红着脸杆站在桌旁。

    “请师父和师伯出来吃饭!”楼玉对朱财叫道。

    “我……我去叫过了,他……他们在……在……”朱财的脸更红了,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眼神也是四处游移,根本不敢停在楼玉身上。

    楼玉看见朱财这个样子,细一想就知道朱财肯定是不小心进屋,看见师父和师伯在亲热了!想到朱财也对他怀着那样的心思,连他也不自在起来。

    上官闲出来吃饭,看见朱财和楼玉两人神色怪异,心下直乐:只要玉儿被朱财吃光抹净,就可知道那药是否有效了?嘻嘻……

    “以前让玉儿给我做饭,他总是挑三拣四的不情愿,现在嫁了人就给自己相公天天做好吃的……”上官闲对着身旁的王虎撒娇,抱怨自个儿徒弟的不孝。

    “你饿了,快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说玉儿啊!”王虎拉着上官闲落座,哄劝道。

    “嗯!还是师兄最好了!”上官闲把王虎的脸转过来,在王虎的唇上亲了一口。

    “汪……”在桌旁打转的狐狸小白狗,对着上官闲不满的叫了起来:今天你还说了是我最好的!

    王虎给狐狸小白狗夹了一大块盐酥排骨放到它的盘里,狐狸小白狗立马乖乖的叼起骨头啃起来,不再叫唤!

    “你们两个站着做什么?吃啊!”上官闲拿起一个表皮炸得金黄的鸡腿啃了一口,对着一边愣着的楼玉和面红耳赤的朱财叫道。

    楼玉坐下吃饭,朱财进厨房拿了一坛子酒和四个大海碗出来。

    “今天我和媳妇在我爹娘坟前拜了堂,这顿饭有师父和师伯在,就当是我和媳妇的喜酒了!”朱财在每人面前放了一个大海碗,说着掀开了酒坛子的封口,一阵浓郁醇厚的酒香飘逸出来。

    “好酒!”王虎拍着桌子,高兴的叫道,“是上了二十年的五谷酒吧!”

    “这酒是我爹在我出生那天酿了封口的,到今天正好二十一年!师伯喜欢,地窖里还有四坛,都给师伯了!”朱财虽是一个杀猪的大老粗,但不喜欢喝酒,见王虎高兴就大方的说道。

    “给我一坛就好,剩下的等玉儿的兄弟来了可以给他们。”王虎笑着说道。

    王虎一路追着逃家的上官闲出来,知道整个江湖的人都在撒网似的寻找楼玉和朱财两人,估计过不了两个月,就会有人寻到这个偏僻的小镇。他和上官闲能这么快的找到人,全是因为上官闲在狐狸小白狗身上种了万里影踪之蛊!

    “好!”朱财应着,给每个碗里都倒满了酒。

    “媳妇!”朱财倒完酒,见楼玉神色不好,关心的用手去摸楼玉的额头,担心楼玉白天出门在山上受了风。

    “我很好!”楼玉抓住朱财贴在他额上的手。

    “朱财,今天是你的生辰之日吗?”上官闲突然兴奋的叫嚷道,见朱财点头,就拍着手笑道,“今天也是玉儿的生辰之日哦!今天还是你们成亲的日子,真是三喜盈门啊!玉儿24岁,比你大了整整3岁,正好是男大三抱金砖!”

    朱财听得上官闲的一番话,睁着大眼上上下下的看了楼玉好几遍:他一直以为媳妇比他小啊!

    朱财大手抓着头,两眼看着楼玉,心里苦恼的想着:过了十几年媳妇还是这样子,像他师父一样不会老,到时候媳妇会不会嫌我老了,不要我……

    想到这,朱财把楼玉从椅子上拉了起来,抓着楼玉的双肩,看着楼玉的双眼,认真的说道:“媳妇,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楼玉被朱财这样告白,还是当着自己的师父和师伯的面,羞赧起来,低低的骂了朱财一句:“你说什么荤话呢?”

    “媳妇,我是认真的!不是荤话!你要相信我!是真的!我不骗人!娘说要听媳妇的话!我都记着的!”朱财见楼玉不信,急急的说道。

    “玉儿这是害羞呢!”上官闲也站了起来,笑嘻嘻的看着楼玉:他这徒弟自小就是冷心冷面的,也难得有神色显于脸上之时,唯有遇到了这个朱财,短短半日已是……这可不正是天意相补么?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来,喝酒!”上官闲端起盛满酒的碗,“为师祝玉儿和朱财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王虎看着自家上官闲,无奈:闲儿高兴得糊涂了,两个大男人怎么早生贵子?

    然而,把上官闲宠到骨子里的王虎断是不会说自家闲儿的错的,端起了酒碗,也恭祝道:“好好过日子!”

    楼玉想着只要自己当着师父和师伯的面喝了眼前的这碗酒,可真的是被师门承认他和朱财的亲事了,到时是无论如何也离不开朱财了,即使逃跑也会被师门打包送回给朱财!

    朱财见楼玉迟迟不端酒,以为楼玉身子不好不能喝,就对上官闲和王虎说道:“媳妇身体不好,这酒我帮媳妇喝!”

    “这是你们两人的喜酒,权当了你们洞房前的交杯酒了,怎可帮喝呢?”上官闲喊住朱财,“玉儿的身体好得很,喝一坛子酒都行,我是他师父我会害他吗?”

    “媳妇?”朱财不确定的看向楼玉。

    楼玉看到朱财眼中满是发自内心的关切和爱意,想起两人相处以来朱财对他的一言一行,想起他对朱财不自觉的心软,想起……

    楼玉在六双眼睛的关注下,伸手慢慢端起了桌上的酒碗。

    楼玉和朱财两人碰了酒碗,各自把碗里的酒喝了。朱财既是激动又是高兴,楼玉则是茫然!

    “人逢喜事精神爽,喝酒!”上官闲看见朱财和楼玉喝了酒,也高兴的把自己那碗给喝了!

    王虎豪气的一口把酒喝了,喝完扶着喝了酒就嬉笑着往他怀里钻的上官闲坐到椅子上,“闲儿,你喝醉了?”

    “没醉,我这是高……高兴!我等……等这天好久……好久了!我好高兴哦……师兄,我们生宝宝好不好!好……不……好!”逢酒必醉的上官闲,爬坐到王虎的腿上,双手勾着王虎的脖子,把脸埋在王虎宽大的胸膛里磨蹭着!

    “好,闲儿想怎么样都行!只要闲儿高兴!”王虎轻轻的摸着上官闲的发丝,在上官闲的耳边温柔的说道。

    这边上官闲喝醉了撒娇,那边同样酒劲上来也醉晕了的楼玉已经瘫软在朱财怀里。

    “媳妇,媳妇!”朱财抱着像小猫一样乖巧的趴在他怀里的楼玉有些着急:早知道媳妇不能喝酒,说什么他都不会让媳妇喝的!喝醉了酒第二天头会痛的!

    “你先把玉儿扶进房休息!他们师徒两人都是不能喝酒的,睡了一晚明日一早就没事了!”王虎对朱财说道。

    朱财应了一声,抱起楼玉送进房休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