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章

章节字数:2060  更新时间:10-04-17 21: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14章

    楼玉给李大娘把了脉,就对珍姑道:“把大娘的裤管卷起来。”

    “哎!”珍姑手脚麻利的把李大娘的裤子卷起来,露出腿。

    楼玉拿出一个白色的布卷打开,上面密密麻麻满是针。楼玉在李大娘两腿上施了针,又对珍姑道,“拿纸笔来,开方子。”

    “我去村尾李书生家拿!”靠近房门口的一个中年妇女一听楼玉要纸笔,就跑了出去。

    等纸、笔、墨拿来,楼玉也已施完了针。

    收好针,楼玉提笔在纸上开了方子,“早晚煎服,一个月可痊愈。”

    李大娘被施完针,感觉腿已经不如平时疼痛,下了床也不用人扶,走到楼玉旁边抓着楼玉的手,道:“朱财他媳妇,我私下有话和你说。”

    楼玉点头,屋里其他人也识相的出了房间,珍姑走在后边准备关门的时候,被李大娘叫住了:“珍姑,你也留房里。”

    “是,娘。”珍姑退了回来,把房门关上。

    李大娘见门关上了,这才对着楼玉开口道:“珍姑嫁给大生已经有两年了,一直没怀上孩子,你给看看!这家丑不能外扬,我对村子里的人说是家里穷,他们没打算这么快要孩子,这眼看着也快瞒不住了,你说……”

    “娘……”说到自己的痛处,珍姑的眼眶也红了,扶着李大娘声音哽咽。

    毕竟是年轻媳妇,楼玉从怀里拿了一根柔软的银丝缠在珍姑手上,须臾收了线,道:“珍姑中毒了!”

    “中……中毒?”珍姑也停了泪,抬着头满脸的不相信。

    “珍姑怎么会中毒?”李大娘先是惊诧的问楼玉,接着抓着珍姑的手,大声问道,“珍姑,你和谁有仇?他要给你下这么歹毒的手?啊……”

    “我……我不知道啊!娘……”珍姑委委屈屈的哭了起来。

    “是陈年淤毒,从娘胎里带的。不至于致命,但对身体还是有影响的!”楼玉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倒了一颗通体雪白的药丸出来,“这是解毒丸,你先服了,我再给你开个方子调理身子。”

    珍姑接过药,放进嘴里,就觉得满嘴馨香,唇齿清爽,她虽然是山野村姑,此时也知道楼玉所给药丸绝不是普通的解毒丸而已。

    楼玉给珍姑的正是江湖上人人千金欲求的解毒圣品——雪山露。

    这江湖上能炼制雪山露的也就上官闲和楼玉师徒二人,上官闲是一个贪玩爱懒的性子,平日里很少炼制丹药,而楼玉也是偶尔随心情尚好才炼制一两瓶,这雪山露短缺得以致江湖人有钱也无处买。

    楼玉展开纸,提笔沾墨,开了个通理养身的药方子,方子上的药材皆是一些普通药铺就可买到的便宜药。

    珍姑抹干了脸上的泪,吹干了墨迹,收好了药方子,在李大娘的示意下出了房门。

    当房里只剩下楼玉和李大娘两人之时,李大娘突然认真的看着楼玉,道;“你是男子?”

    李大娘第一眼见到楼玉,就开始起疑:这朱财的媳妇怎么穿的是男装?等到楼玉给她把脉,看楼玉修长雨润的五指,心下疑惑又加了几分。直到楼玉给珍姑悬丝问脉,她就压不住疑惑,要追问了。怎么说她都是朱财的长辈,不能不为孩子多担待些!

    “是。”楼玉也不避讳,承认道。

    “朱财知道吗?”李大娘此时心里七上八下的,就担心朱财被骗了。

    “知道!”楼玉从来没在人前隐瞒过自己身为男子的事实。

    事实是,忠孝镇里的百姓们见楼玉身上穿着的衣服是白丝绫缎,款式也是飘逸脱尘,和镇上人的衣服不太相似,他们就以为这是别的地方的女子的特有打扮。再者楼玉平日里出门都带着白纱帏帽,这就更让他们误认为楼玉为女子。至于楼玉比镇上女子还高的玉树身姿,他们也认为是他方特色。种种误会推断误谣传开来,使得方圆百里的人一致认为:镇上以孝闻名的杀猪佬朱财,丧母后秉承娘亲遗愿,出门两个多月带回了一个大户人家漂亮的哑巴小姐。

    李大娘呆愣住,好半响才开口道:“朱财这孩子从小就是个实心眼的,他知道你是男子还对你体贴呵护,就知道那孩子对你上了心啊!我看你衣着谈吐不凡,和朱财这样一个市井粗人在一起,想必也不是出自你的本意吧!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希望你都不要伤害朱财!我老婆子这给你跪下了……”

    李大娘说着就要给楼玉下跪,被楼玉用内力轻抚住了下跪的老迈身形。

    楼玉幽幽开口道:“我不想伤害他!”

    “我能看看你的样子吗?”李大娘透过白纱,直视着楼玉的眼睛,道。

    楼玉解开了帽子,拿下。

    “你……你……”李大娘颤抖着身子,挪动着嘴巴,干枯的手指指着楼玉满是不信: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仙姿之人?难怪朱财这孩子被迷得没了神志啊!这要被人见着,可不是要了人命吗?

    李大娘是惊喜和震惊交加,她要看楼玉的模样,只是想确认楼玉是否是出自风尘的男子,借着朱财想从良。但见到楼玉的玉颜仙貌和充斥全身的贵气出尘,就知道楼玉出身名门,定不会是来自那种烟花柳巷之地。

    李大娘未被赶出娘家门前,她上头的几个哥哥也是好色之徒,在各自的院落里都养了好些小倌、姐儿,那也是各自风格的,但再红牌也是遮掩不住隐约的风尘神色的,厉害的也就是技高一筹更会装而已!可不都是皮面功夫么?

    “你先出去,我一个人想想!”李大娘对着楼玉摆摆手,颤颤抖抖的向床走去。

    楼玉是医者,知道李大娘仅是一时受惊过度对身体无碍,也就带上了帏帽,移步出去了。

    李大娘前前后后的想了好几通,还是没理明白为什么楼玉会跟了朱财,心下叹气,决定找朱财旁敲侧击的问问。朱财这孩子,她是知道的,只要是他上了心的人哪,就是十恶不赦他也不会放手的啊!明面上打听他媳妇不好的事儿,他必然会不高兴,狠起来她也是制止不住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