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章节字数:2516  更新时间:10-05-04 07: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20章

    朱财的眼睛是一直放在自家媳妇身上的,眼见着胖墩墩的酒楼掌柜要冲过来撒泼,拔了挂在后腰上的杀猪刀就迎了上去。一手提着酒楼掌柜的后脖子衣领,一手拿着刀横在酒楼掌柜的脖颈上,凶狠道,“敢动我媳妇,你他爷的不要命了!一刀宰了你!”

    “汪……汪汪……”狐狸小白狗蹦上朱财的肩头,对着被制住的酒楼掌柜是一顿狂吠,一付随时扑过去撕咬的暴怒状。

    “噗……!”司马听风看着一人一狗的威胁,笑喷了嘴里满腮帮子的肉末,拍着桌子,对着气定神宜的楼玉笑道,“你这一人一狗甚是有趣,甚是有趣啊!改日等我回岛上了,也要养几只护主的狗儿,没事时可以逗弄,有事时也可以吓吓人!哈哈……”

    “呸!一窝土匪!”酒楼掌柜鄙夷的瞪着笑得乐不可支的司马听风。

    “我是土匪?有这么潇洒俊俏的土匪吗?你他妈的两只眼睛被猪油糊住了!”霸天岛最早是土匪窝,后来才慢慢的改邪归正了,到司马听风这一代早已属于武林正派了。司马听风最听不得别人骂他土匪,谁说就跟谁急,当下就踹翻了椅子,怒气冲冲的冲上前去,从朱财手里夺过胖球似的酒楼掌柜,当球似的抡了好几圈,接着手一松,把烂泥似的酒楼掌柜扔到了地上。

    楼上这么大的动静,早引来了在酒楼里用饭的客人和楼里的小二们。门口围观的客人们被面相凶恶的朱财和气得五官扭曲的司马听风一瞪,赶紧跑开了,剩下的小二们也跑了几个,就楼下给朱财和楼玉等人牵过马的小二跑进了雅间去扶瘫在地上面色青白的酒楼掌柜。

    楼玉站起来,抱着狐狸小白狗往门外走,经过酒楼掌柜身边时,出声道,“鬼上身是一种剧毒,毒发七日无药则亡!”

    “银子给你放桌上,可不要污蔑我们吃霸王餐!”司马听风从怀里摸出一个大元宝,往桌上一放,银子陷进了厚实的桌面里,就剩小半边在桌外。坏心眼的露了一手的司马听风,掏出袖子里的桃木扇,扇着扇子,大摇大摆、趾高气昂的出了雅间。

    三人下了楼,楼下的小二们见他们下来都低着头,没人上来阻拦。出了大门,朱财自己到酒楼侧边的栓马厩里把马牵了出来,三人上了车继续上路。从百花都到医仙谷还剩几天的路程。

    傍晚,朱财等人夜宿在百花都外郊一个名为红黎村的小村庄。村子很小,只有几户人家,村民们都以种植红黎花为生,村前和村后满是开得红灿灿的红黎花。

    “你们今晚就住主屋,主屋里头有两间房间,你们自己分分!”村长媳妇把楼玉、朱财和司马听风带到院子正中间的两间屋子前,指着房门说道。

    “我睡这屋。”司马听风推开了左边的那间,拎着包袱跑了进去。

    “谢谢大婶!”朱财谢过村长媳妇,抱着他和楼玉的包袱和楼玉进了右边的那屋。

    村长媳妇,两手搓着系在身前的围兜,站在院子里嘀咕道:这看起来凶徒似的人倒是和气!皮面不好,心肠子倒是软的……

    “孩子他娘,你干楞个啥呢?赶紧做饭去,这天都快黑完了,你没看见啊?客人都在等着用饭呢,大黑和二黑他们也快回来了!”村长肩上搭着个旱烟斗,背着手从后院的马棚里出来,对着自家媳妇吆喝道。

    “黑妹已经在厨房里忙和着了……”村长媳妇一路小跑的进了主屋左前边的竹搭小屋里。

    小屋里头,一个扎着两根粗辫子的小姑娘正在“嘚……嘚……嘚……”的切着菜。

    “火加旺点,菜我来切!”村长媳妇接过黑妹手上的刀。

    “诶!”黑妹笑着应道,脸上出现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娘,那三个人是做什么的?”黑妹一手撑着小脸蛋,眨着亮亮的眼睛,好奇的问自家娘亲。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问那么多做什么?看着火,别让火烧出来了!一会被你爹骂!”

    “那个大个子的看起来好凶,他的后背上还挂着一把刀,好吓人!还有一个带着帽子的,他的衣服好漂亮!嘻嘻……手上拿着扇子的那个公子,好好看哦!……”黑妹用木棒在灶前的灰烬上胡乱的比划着,嘴里叨念着小姑娘家的分析。

    “要死了!”见着女儿这样,村长媳妇提着菜刀跑过来,一手叉着腰对着黑妹教训起来,“男人长得好看,都靠不住!你以后选婆家千万不要看上那些个长得人模人样的,你可要记住了啊!娘是过来人,娘……”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黑妹扁着嘴巴道。

    “知道就好!娘是为你好,换着别人,我还不乐意说呢?……”村长媳妇唠叨着重新回去切菜。

    ……

    楼玉和朱财放好了东西,就出了屋,坐在院前用石块垒起来的石头凳上。村长拿了些瓜子、花生出来,热情的招呼他们尝用。

    司马听风在屋里洗了脸,又把头发重新梳了一遍换了根银色的发带,这才哼着小曲摇着扇子出了屋。出屋瞅见了石桌上的瓜子吃食,就收了扇子窝在桌旁不走了,左右开弓的拿着瓜子和花生往嘴里塞,“嘎几……嘎几……”的嗑个不停……

    村长见着司马听风的吃样,面上抽动,心说:这公子也太能吃了,不知道要不要叫孩子他娘再多煮一锅饭啊?

    村长心头犹豫不定时,院子外走来了两个扛着锄头的年轻小伙,嗓门很亮的喊道,“爹!”

    进来的正是村长的两个儿子——大黑和二黑。

    大黑和二黑喊完了自家老爹,这才看清了一旁还有人和狗:中间那个戴了顶白纱帽子,手上抱着一只长得像小狗又像小狐狸的小动物;左边那个长得很是凶悍,只是眼睛一直温柔的看着中间戴帽子的那个;右边那个好像饿了好几天,一直在埋头吃东西……

    两兄弟看完了院子里陌生的三人一狗,对视一眼:爹怎么会留这样的人在家?

    村长拿着烟斗在自己坐着的石凳脚边磕了磕,对着楼玉等人道,“这是我两个儿子,个子高的是大黑,个子矮的是二黑!”说完又对两个儿子道,“他们今晚住我们家。”

    大黑、二黑和楼玉等人应了声,把肩上的锄头放到院子一角的屋檐下,过来坐到自家老爹旁边。

    “爹,我们今天下午见着一队穿着铁盔甲的士兵往城里的方向去了。”二黑拿了烟袋,给自家老爹装烟,语气中带着兴奋,好似见着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般。

    “旗子上写着个大大的‘京’字,他们说是京将军回来探亲了!”大黑在一旁补充道。

    “京将军可是个大将军,都好几年没回来过了。”村长吸了一口烟。

    “可不是嘛!他还有个胞弟在城里,开了个大酒楼,叫‘京味楼’,那里的饭菜可贵了!”大黑点头道。

    “京味楼?”司马听风手上捏着瓜子,看着楼玉道,“我们今天中午吃饭的那个地方好像就是‘京味楼’吧?”

    见着楼玉点头,司马听风站了起来,叫道,“如此说来,那个病得跟鬼似的二当家不就是那个什么将军的胞弟啰?当官的都喜欢仗势欺人,尤其是那些个武将更是粗鲁,我们今天把他们楼里的掌柜打了,他们会不会报复啊?江湖人最忌跟朝廷上的人打交道了,我们……”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