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章节字数:2182  更新时间:10-05-09 15: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23章

    一干士兵脸上楞了也就那么一会,眨眼间就有坐得离朱财近的士兵哈哈笑着抬手捶朱财,“是条汉子!”

    能正经的和人过一块,不也挺好!比那些个风花雪月玩小倌男人的强多了!是男人可不就要敢爱敢当么!

    朱财也咧开了一口白牙,哈哈笑……

    一伙人对朱财的媳妇也是好奇,就着话头边喝酒吃肉边掰问起朱财和楼玉的事儿来!

    ……

    楼玉给京肃解完毒,从帐篷里出来就见朱财被一群士兵围着正说得热乎呢!

    有士兵见了楼玉出来,就对朱财道,“你媳妇出来了!”

    朱财一听自家媳妇出来了,转了头就往背后看去——不远处站着的可不正是他放在心窝里端着的媳妇么!

    “我先走了!”朱财和众士兵摆手说了声,站起来朝楼玉大步走去,“人救过来了?”

    “已无大碍!”楼玉应完,见朱财胸前的衣服上挂着一滴一滴的黄油,又道,“衣服脏了?”

    “刚才吃肉掉上去了!我这就去换衣服!”朱财低头看了看衣服上的油,拿手拎着衣服抖了抖。

    “那边有好几口温泉,你们可以去那里洗洗!”跟着楼玉从帐篷里出来的魏中臣——京隼随行的军医,指着帐篷背后不远的山林道,“那棵大树底下附近都是温泉。”

    朱财听得有温泉,就快步疾风的跑回马车上拿了装着他和楼玉换洗衣物的包袱出来,牵了楼玉的手踏着皎洁的月光寻温泉去了。

    魏中臣早先是宫里的御医,对那些个男风之事早已见得多了,因而打从第一眼见到朱财和楼玉两人就已知晓两人之间必有情愫。待到见识了楼玉精湛的医术,魏中臣就觉得……楼玉如此尔雅出尘之人摊上朱财这么一个粗俗的男人……真是可惜了!

    ……

    寻到了温泉,朱财把包袱挂在一边的树杈勾上,就去解楼玉的衣服。

    “你做什么?”楼玉拍朱财放在他腰上的手。

    “媳妇我想做那事!”腰上不行,朱财就转移了目的地,伸手解下楼玉的帏帽,埋头亲吻楼玉的脖子。

    出门不比在家里,再加上旁边还有个喜欢听墙角的司马听风在一旁晃着。因此一路行来,楼玉都拒绝了朱财的深入亲热——每每在朱财热火朝天的想干那事时,就把朱财直接弄昏睡过去。

    “这是外边,会被看见!”楼玉推开朱财的脑袋,伸手去合上自己被朱财弄得敞开的衣襟口。

    “那好,先洗澡!”朱财眼里的光转了一圈,出声道。

    楼玉一愕:这楞子今日怎会如此快就妥协了!

    楼玉发愣的时候又听得朱财道,“帮我脱衣服!”

    向来都是朱财猴急的剥了楼玉的衣服,急着做那事儿,可真没有楼玉给朱财解过衣服的时候,楼玉想着那楞子也退了一步不做了,他好歹也得给朱财脱脱衣服,满足下朱财的意愿。

    朱财早已习惯了粗布衣,穿着好衣服他就全身不自在,所以相对于楼玉身上穿着的那些精致的衣服,朱财身上穿的一直是那种款式普通的平民衣。再加上朱财的那个外形和长相,走哪都被人当成是楼玉的仆人!

    楼玉解了朱财灰色的厚实外衣,脱了中衣,又去了里衣,给朱财留了下身的裤子,停手抬眼看着朱财,那意思是:剩下的你自己来!

    “没脱完!”朱财捉了楼玉的手按到裤腰带上。

    “你自己解!”楼玉抽了手,走到一边的石块上坐下,背过身去,不看朱财。

    朱财垂眼看着自己底下撑起的一个大包,心里骂自己:看你急得,把媳妇都吓跑了!

    朱财只得自己脱了裤子,跑到泉里洗澡,自己用手下火。

    楼玉听得身后传来朱财低低的粗声喘气声,脸上掠起了一抹嫣红……

    ……

    朱财打着在楼玉洗澡时来个狼扑偷袭的主意落空了!

    待得朱财洗完,两人收拾好衣物回了营地!

    营地里还有好些个仍未休息的兵士,见朱财和楼玉回来了,都暗地里揣测起来:这澡也洗得太快了!两男人在野外那个啥,不是很有味吗?难道是骗人的?

    楼玉见众人神色古怪,也不予理会,而朱财则是属于那种不多想的。

    “公子,将军已给你们准备好了帐篷!”京隼的右副将包文彪上前来对楼玉和朱财道。

    楼玉点头道谢,“多谢!劳烦带路!”

    包文彪把人带到了一个帐篷前,“公子有事可以喊帐篷门口的守卫!”

    楼玉谢过包文彪,和朱财进了帐篷。

    帐篷不大,里边就只有用木头支起来的一张大床,床上放着两条厚被子。

    朱财把带着的包袱放到了床尾,用手提起被子抖开,铺好了床,喊楼玉,“媳妇,可以睡觉了!”

    楼玉解了帏帽坐到床上,手在被子面上摸了摸,对朱财道,“去把马车上的被子拿过来!”

    朱财大手拍着自己的头:笨!媳妇皮嫩,怎么睡得了这种硬实扎人的被子!

    朱财一边责怪着自己,一边赶紧往外跑,去拿被子。

    守在楼玉帐篷外的兵士见朱财和踩了火似的往外跑,就有两个跟了过去。见朱财只是跑到放马的地方搬被子,两人就帮着各拿了一条被子,朱财则是抱了原先窝在马车里睡觉的狐狸小白狗。

    三人一狗进了帐篷,那两个抱被子的兵士就傻住了:这……这……真他爷的美死了!……

    朱财把手上的狐狸小白狗放到楼玉手里,就赶紧拿过了那两个发傻大汉手中的被子,接着把那看楼玉看得眼珠快掉下来的两大汉往帐篷外推。

    被推出帐篷外的两大汉被外边的冷风一吹,这会也醒过来了,两人对看一眼:刚才我们看到的是人是仙?

    自这以后,这俩看过楼玉真面目的兵士,每逢听到他人讨论某某千金长得如何国色天香、美丽无双时都会反驳道:“俗!”

    朱财重新铺好了床,抱着楼玉躺在被窝里,闷声道,“媳妇,你为什么愿意给我当媳妇?”

    楼玉捏了捏朱财搁在他腰上那宽大厚实的手掌,“天意如此!”

    倘若不是天意,朱财怎会过得了迷迭小院外的连环九宫阵?

    倘若不是天意,他又为何独独对朱财心存放念之心?

    倘若不是天意,他又怎会被自己师父弄得失身于朱财?

    ……

    “如果我们有个孩子就好了!”朱财反手握住了楼玉的玉手,摩挲起来:有了孩子,媳妇就不会丢下孩子他爹了!

    楼玉心里一惊:难道朱财知道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