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章节字数:2019  更新时间:10-05-12 14: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24章

    楼玉没有再说话,挨得朱财更近了些。

    朱财体温高,不似楼玉常年都是透着微凉的,这大冷天睡觉,楼玉总是喜欢往朱财火热的怀里钻!朱财见楼玉睡着了更是不自禁的往他怀里钻,心里也甭提有多高兴了!

    朱财的手在楼玉腹上摸着,突然道,“媳妇这里好像不一样了!”朱财说着又在楼玉腰腹上细细摸了几遍。

    朱财手上粗硬的茧子磨得楼玉有些情动。

    “困!”楼玉拿开朱财在他腰上上下游走的手,声音慵懒的说道。

    “我这次不动了,媳妇你睡!”朱财在被子底下寻到了楼玉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楼玉也着实是困了,靠在朱财怀里,很快就睡了。

    朱财见楼玉睡了,把被子裹得更紧实了些,抱着楼玉也满足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朱财依着往日的时辰起了床。

    走到帐篷外,朱财就见百十来号的兵士拿着刀、枪在无声的操练,那场景看起来跟控制的傀儡兵似的。朱财小时候也看过走街窜巷的游方艺人用细细的线儿牵着小木偶表演,就是眼前的兵士凶悍霸气了些,没有那些小木偶可爱!

    朱财先是去溪边洗了脸刮了胡子,然后就在凑近自家媳妇睡着的帐篷外寻了个地儿,拿出自己的杀猪刀比划起来……

    ……

    “朱财,你这练的是什么刀法?”已经操练结束的士兵甲提着手上的长枪走了过来,捡了个木墩子把长枪插了上去,一腿踏在木墩子上,看着朱财比划了好一会,方才出声问朱财道。

    “没有刀法,就是练练刀,防着手生了以后杀猪不带劲!”朱财手上继续拿刀挥舞着,答道。

    “我有一套刀法,教你正合适,你要学?”包文彪手上提着一把刀身宽大厚实的长刀走了过来,问朱财。

    “学!”朱财高兴的停了手上的刀,看向包文彪又道,“要拜师?”

    “我年纪比你大不了多少,拜师就不必了,就认个义兄弟。我叫包文彪,你就称我一声包大哥吧!”包文彪道。

    “包大哥在上,义弟朱财给大哥行礼!”朱财抱刀对着包文彪行礼。

    这认大哥的仪式也算是成了!

    接下来包文彪把他家传的刀法——十八刀,耐心的教给了朱财。

    包文彪祖家是塞北的牧户,这十八刀明面上说是宰杀畜生而衍生的防身之术,暗地里其实就是一门专门琢磨出来对付塞上漠盗贯匪的武艺。朱财生得高大结实,平日里又是个杀猪的,这手上的手艺和脚下的盘劲都地道,练这十八刀是正合适不过了!

    朱财把刀法招式熟记于心,看这天也大亮了,就别了包文彪和士兵甲以及围观上来的兵士,回帐篷看楼玉是否已经醒来。

    朱财进了帐篷,见楼玉已经醒了,正半倚在被子里逗弄狐狸小白狗,狐狸小白狗抱着尾巴当球被楼玉在床上拨来拨去的滚圈儿。

    狐狸小白狗一见朱财进来就窜溜下床往蓬外奔去了!

    “媳妇。”朱财走过去半抱着楼玉的上半身,对着楼玉湿润的唇儿啃了几口。

    “今天很高兴?”待得朱财啃完,楼玉摸上朱财黑黑的大脸,脸上还有汗腻。

    “包大哥教了我一套刀法!”朱财脸在楼玉手上磨蹭着,手上抱着楼玉的力道又重了几分,“没人能把媳妇抢走!”

    楼玉摸着朱财的手顿了顿,柔声道,“傻子!”

    “傻子有媳妇!”朱财闷声道。

    “你把刀练一遍!”楼玉食指尖儿在朱财厚厚的大唇上点了点,眼眸儿似水如雾的看着朱财的大眼软声道。

    “媳妇你勾我!”朱财哑着声音道,把楼玉压倒到床上就猛亲起来,一双大手在楼玉身上摸索着要宽衣解带。

    “高兴了?”楼玉推开了朱财,整着被拉扯凌乱的衣服,扬眼看着被推到一边的朱财。

    “我练刀!”朱财站起来,拿刀在狭窄的帐篷里简单的比划了一遍十八个刀式。

    楼玉在一边看着朱财耍刀,心说道:这套刀法倒是很合适朱财,就是刀法的威力小了些,朱财又没有内力相辅佐光凭一身蛮力就更逊了……

    待得朱财刀法耍完,楼玉也已想好了如何改进那十八个刀式。至于增加朱财的内力,对楼玉这个全身宝物的神医来说就更简单了。楼玉年纪轻轻就能武功惊人,除了他天生的根骨筋肌奇特之外,也脱不了他师父上官闲有事没事就给他灌那些个增加内力的丹丹药药。

    “怎么样?”朱财收好了刀,跑到床边高兴的问楼玉。

    “嗯!”楼玉点头。

    “我去打水给媳妇洗脸!”朱财在楼玉脸上吧唧了一个,跑出帐篷给楼玉打水去了。

    “女孩子长得像朱财,一辈子都嫁不出去!”楼玉摸着已然有些显形的肚子,担心的说道。

    ……

    楼玉洗漱完,换穿好了衣服,用过饭食,和朱财收拾好了包袱等物,准备和京隼等人辞别。

    包文彪派人把营地附近里里外外的地儿都寻了个遍,就是没见楼玉要他寻找的司马听风。

    “司马公子是否不辞而别了?”张贵听说楼玉打算离开,就侯在了楼玉身边,寻人的经过他是从旁一直看着的,这会见是真找不到人了才把心中的怀疑说了出来。

    朱财也在一旁点头应和张贵的说法。

    楼玉拍了拍正趴在木桩上懒洋洋晒太阳的狐狸小白狗,道,“一棵千年灵芝!”

    旁边的张贵、包文彪等人都诧异的看着楼玉:什么意思?

    众人接着就见狐狸小白狗爬了起来,伸了舌头舔了舔嘴巴,紧跟着就溜下了木桩在营地里窜来窜去,最后停在了一个大帐篷外摇着尾巴。

    “这帐篷何人居住?”楼玉走到狐狸小白狗呆着不走的帐篷外,问旁边的包文彪。

    “呃?我们元帅。”包文彪脸色有点僵的回道。

    一旁的张贵心里无端就打了个冷颤!

    楼玉此时心里已有了些眉目,这司马听风真不是个省事的,这京大将军的元帅篷也是能睡的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