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章

章节字数:2126  更新时间:10-05-19 23: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27章

    京隼十岁那年就随他师父到了塞外学武,接着就混到了军队里,平日里会回百花都全是为了探望双亲,自打他24岁那年双亲相继逝去,他就搁了五年之多都未回来过。现下见京肃回百花都已然不适,就打了主意带着京肃一道离开。

    “我会带二弟回老家,这里的事要瞒着他很容易。”京隼道。

    楼玉点头,站起来,拉了朱财往外走去。

    司马听风眼巴巴的看着楼玉的背影……

    “你已是我的人,记着不要乱跑!”京隼箍在司马听风腰上的手紧了紧,又道,“我现在给你把穴道解开!”

    包文彪和李逵见势头不对,忙借着扶京肃下去休息,急急往外跑。两人出了帐篷就听到篷里传出一声大吼,“你个大猩猩去死……”

    ……

    用过午饭,楼玉和朱财要继续上路往医仙谷而去,京隼等人也要离开往乔山都——京隼老家而去。

    楼玉正在马车旁边和着前来送别的张贵说着话,转身就见司马听风两手搀扶着腰一步三挪的向他走来。

    “公子,路上保重!”张贵对着楼玉行了个大礼,转身离开。

    “你给他什么了?”司马听风来到楼玉跟前问道,他刚刚和张贵擦身而过时见着张贵把一个蓝瓷瓶子塞进了袖兜里。

    “京二公子的药!”楼玉道。

    “那个倒霉鬼瘦不拉几的是要补补了!”司马听风一边说着,就要手脚并用的往楼玉的马车上爬。

    “听风,上错车了!”呲牙咧嘴的爬上了马车前踏板的司马听风,被后脚就跟着赶过来的京隼横腰抱了下来。

    司马听风皱眉咬牙,伸手暗暗的往京隼身上的穴道点去:我就不信邪了!

    “还不死心?”京隼把司马听风抱到兵士牵过来的马车上,马车里铺着虎皮褥子,又软又暖。

    司马听风一见那个虎皮褥子,身上就不自禁的有点发抖,昨晚被大猩猩猛压在上边颠鸾倒鸾的事儿一下子皆都涌出来了。

    “脸红了?”京隼捏着司马听风的下巴,左看右看道,“想什么?”

    司马听风扭头不理睬京隼。

    “下次不要再试着点我的穴,你点不中的!”京隼的手移到了司马听风纤细的脖颈上。

    “你是个怪物!”司马听风脸上红晕未散,怒道:哪有人的穴位能随意移动?

    司马听风所学武功属于轻柔绵长型,而京隼修习的却是霸气豪天的塞外之术,再加上京隼自身的内力深厚和应敌经验丰富,克住司马听风是游刃有余。

    “你喜欢就成!”京隼用手摩擦着司马听风的背脊。

    “我喜欢香喷喷软绵绵的女人!”司马听风撩开京隼的手,回眼道。

    “以前的事我管不着,往后你只能乖乖待在我身边,敢乱跑就把你绑起来!”京隼两手抓着司马听风的肩膀,把人拉到眼前,面贴面的正色道。

    ……

    “看好夫人!”京隼放下车帘,对着马车边的几个兵士道。

    “是,将军!”几个兵士应着,快速的散开来把马车团团围在中间,形成插翅难飞的阵式。

    马车里,司马听风再次被点了穴。

    司马听风躺在他痛恨的虎皮褥子上嘟着红肿的双唇,在心里把京隼骂了个狗血淋头,心里恨恨道:等老子好了,一定跑得远远的,看你大猩猩抓个鸟去……

    京隼走向楼玉,道,“我想向你讨些用于行房的药。”

    “你进去之前先在司马听风那里涂抹些药膏做润滑。”楼玉从装药的包袱里拿出了两盒药膏,递给京隼。

    京隼打开其中一盒随即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用手沾了一些两指摩擦——确实滑腻异常。

    “多谢!”京隼把药膏塞进怀里,对着不远处背着包袱的魏中臣大声喊道,“魏先生,你过来!”

    “将军,有何事?”魏中臣跑过来,问京隼。

    “你把做这药膏的事和魏先生说说,让他以后好给我做!我和听风用这东西肯定用得快,没了要找你也赶不及,憋着也难受!”京隼对着楼玉理所当然的道。

    “好!”楼玉应着,就把做药膏的事和魏中臣细细的说了一遍。

    和包文彪等人道完别回来的朱财,坐在马车前边擦着刀,等楼玉上车。

    ……

    楼玉拿了一瓶雪山露给京隼,摆手上车,和朱财赶车离去。

    ……

    朱财很是喜欢和楼玉两人的相处,少了司马听风他心里舒坦,没事就吆喝着他们家乡那些纯朴的小调山里行来路里去。

    辞别京隼等人的第二日,朱财和楼玉来到了百花都和水都交壤的三不管地带——湿林谷。

    湿林谷里各种古老树木参天齐高,林下长着密集的阴生软骨草类。整个谷里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显着浓浓的阴森之气。

    楼玉进入湿林谷不久,就觉得胃里翻腾得厉害,拿了帕子捂着嘴干呕。

    朱财停了车,爬进车里搂着楼玉紧张的问道,“媳妇,你怎么了?”

    “没事!”楼玉靠在朱财怀里,干呕慢慢停止了。

    “你喝口水压压胃!”朱财拿了挂在马车壁上的水囊,拔开盖子,小心的喂楼玉喝水。

    楼玉喝完水,眉头微不可觉的蹙了起来:还不死心吗?

    “朱财……”楼玉抬手摸朱财因为担心而紧绷着的大脸。

    “媳妇,你要好好的!”朱财把楼玉搂紧在怀里,脸贴在楼玉脸上磨蹭。

    “嗯!”楼玉摆正朱财的脸,伸出粉嫩舌头细细的舔着朱财的厚唇。

    “媳妇,你身子?”朱财的喉结上下颤动着,强忍着已经烧上身的热火,担心的问楼玉。

    “已经好了!我们来做吧!”楼玉勾着朱财的脖子,把唇压了上去,探舌进朱财嘴里。

    “媳妇,等你身子好了我们再做!”朱财把楼玉扶躺下,盖好被子,慌慌忙忙的爬出了马车。

    马车外狐狸小白狗见朱财出来了,甩着尾巴对着深林的东北方向刨爪子。

    朱财把狐狸小白狗塞进马车里,“进去陪着媳妇!”

    摸了摸背后的杀猪刀,朱财拉开嗓子喝着小调,赶车而行,只是神色间对着周周的林木多多留意起来。

    不远处,一颗树冠茂密的大树上,一个身披靛青斗篷脸带白色面具之人,趴在黑褐的树干上两眼盯着楼玉和朱财的马车。

    马车里,楼玉捏着狐狸小白狗毛茸茸的耳朵,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