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章节字数:2031  更新时间:10-06-05 22: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31章

    夜月小楼,流光辉映,拂风翠竹,清雅悠远!

    楼玉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绣着竹叶图的帐顶。伸手轻抚肚腹,轻轻的呼了一口气!

    一直守在门外竹廊上的狐狸小白狗听到了屋里的动静跑进了屋,跳到床沿边上用小脑袋蹭着楼玉的肩膀,“呜呜”叫唤!

    楼玉从床上坐起来,抱起狐狸小白狗,摸着狐狸小白狗的小脑袋关心的轻问,“回谷里被谁欺负了?”

    狐狸小白狗听得楼玉的问话,眼珠子一下子湿润起来,扭着头不敢和楼玉对视!

    以前呆在谷里,狐狸小白狗最爱胡作非为,常跑去其他师兄弟的药庐捣腾药材,每每惹来师兄弟们的追打。回回受了委屈,狐狸小白狗都会理直气壮的跑回来找楼玉寻求安慰,紧跟着唆使楼玉去给他报仇雪恨!

    眼下见着狐狸小白狗竟然一反常态,楼玉心里莫名感到了一阵恐慌,凝神四顾,心头一紧:朱财呢?

    “朱财去哪了?”楼玉把狐狸小白狗举起来,眯着眼睛看着狐狸小白狗。

    “呜……”狐狸小白狗身子突然一扭身子,挣开了楼玉窜溜下地,闪身钻进了床底,趴在角落里不肯出来。

    土狗也跟着钻了进去,挨趴在狐狸小白狗身边,伸出舌头舔着狐狸小白狗忧郁的小脸,安慰泫然欲泣的狐狸小白狗!

    楼玉凝眉,手抚在腹上,慢慢沉下了怒气!举手拉了拉垂在床柱边的绿色长绳!

    “玉公子,你醒了!这是小主人吩咐给你准备的炖鸡药膳,快趁热喝了!”楼玉拉完绳没一会,一个满头白发身穿灰色袍衣的老人端着一盅煲汤走了进来。

    “姬全爷爷,二师祖现在何处?”楼玉问。

    “司徒玺刚刚回谷了,小主人现下正陪着他呆在桑楼里尝用带回的点心!”姬全掀开汤盅盖子,把汤盅放到楼玉手里。

    楼玉取勺尝了一小口,汤汁清淡含香!

    “玉师兄!”在楼玉喝第二口汤时,柳书生一边理着凌乱的发丝,一边快步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屋里的姬全之时,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戒备之色。

    姬全是松尘老人的心腹仆人,对松尘老人的所作所为不论过错是非他皆一心助之。谷里能让他和颜相向的除了他一心效忠的松尘老人,余下的也就讨松尘老人喜欢的上官闲和楼玉。

    姬全见柳书生进屋,眼神冷然的扫了过去。

    “柳师弟,你刚刚练功了?”楼玉问走到床边的柳书生。

    “呃?呵呵!是啊!”柳书生干笑着点头。

    “玉公子,汤凉了!”姬全出声。

    楼玉垂下头专心的喝汤。

    待得楼玉喝完汤,姬全收了汤盅,向一旁欲对楼玉开口的柳书生冷然道,“时候不早了,玉公子要早些休息,你有事就先留到明日再说,莫扰了玉公子养病。”

    柳书生看着对他满是敌意的姬全,抬手摸了摸鼻子,对楼玉道,“那我先走了,明日再过来和你商量该如何处置今日带回之人!我今天也累了一整天了,先到鹿池泡泡温泉再回去好好睡一休!哈呼……”

    柳书生打着哈欠,倦意十足的出了屋!

    姬全出去把门带上,下了竹楼。

    站在通往竹楼的笔直小径上,看着柳书生离开了竹林拐上了去鹿池的石子小路,姬全这才端着空汤盅往桑楼的方向离去。

    屋里,楼玉待到姬全已经远去,屈指敲了敲床板。

    狐狸小白狗从床底钻了出来,仰着小脑袋看着楼玉。

    “去鹿池找柳师弟!”楼玉低声道。

    楼玉话一落,狐狸小白狗已同离弦之箭一般从窗口窜了出去,土狗尾随而去。

    ……

    楼玉靠坐在床上等着狐狸小白狗回来,未等到狐狸小白狗倒是等来了司徒玺和松尘老人。

    司徒玺一头白发,身着青衣,虽已是耄耋之年却身板结实挺直,两眼炯炯有神,神采奕奕。他拉着冷着脸的松尘老人进屋,对着欲下床来的楼玉摆手道,“你身体多有不适,不必下来了!”

    “是!”楼玉依言,靠回了床上。

    司徒玺拂袖,搬了两把竹凳子到楼玉床前,拉着松尘老人落座,“朱财现下被桑儿安置在天池洞里夯固天一神功的习武根基,明日下午出洞再把人带回还你!你今夜且安心歇着,不必顾念太多!”

    “可……”楼玉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司徒玺旁边依然冷着脸的松尘老人。

    “天一神功是桑儿家的家传武学,他虽未亲自修习,但也对之知之甚细!姬全的天一神功就是桑儿指点的,你尽可放心!”司徒玺宽慰道。

    “一个不会武功的废人,如何护着你?你会动了胎气难不成皆与他无关么?”松尘老人撇嘴道,眼底里满是冷霜之气。

    “桑儿!”司徒玺拉了拉松尘老人的手。

    “只要他对你是真心的,我明日就把他带来还你!往后让姬全教他练功!”松尘老人不情愿道,说罢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欲往外走。

    “朱财会些武功也是好的!我听桑儿说,你已经给朱财打通了周身穴脉,也给他服用了增加内力的昙仙丹,如今给他夯固天一神功的根基正是合适!”司徒玺站起来,一手拉住松尘老人,一边对着楼玉道,“夜也深了,我们先走了,你也快些歇下!”

    “是!”楼玉应道,目送着司徒玺和松尘老人出了屋,关上了屋门。

    ……

    司徒玺和松尘老人走后不久,狐狸小白狗嘴上叼着一封信从先前钻出的窗口跳了进来。

    楼玉取下信,心下忐忑,聚神细看!

    柳书生在信中委婉的把朱财被松尘老人带走之事和把司徒玺请回谷之事皆细细说了一遍,信后又劝慰了楼玉一番,让楼玉莫过担心,养好身体最是重要!万不能让回来的朱财看着楼玉还未好而伤心!

    楼玉把信折好塞到枕头底下,看着白色的纱帐无声叹了口气,躺下歇着……

    此刻,被浸泡在天池洞潭水里的朱财,已经被私心慎重的松尘老人所特意加重的药量给折磨得生不如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