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章

章节字数:2167  更新时间:10-06-08 21: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32章

    但凡心中没有执着求生之念,皆是承受不住天一神功的开基之术。当年松尘老人的母亲冉清湘为了培植杀手用以报家仇、情仇,就捉了许多人修炼天一神功,直至最后也唯有姬全一人能成!那些个被扔下天池药潭里的人,皆都经受不住千奇百怪的苦痛折磨而纷纷咬舌自尽!

    ……

    第二日下午,松尘老人在司徒玺的催促下磨蹭着来到了天池洞口。

    “进去把人领出来还给玉儿,明日我带你出谷去漠北绿洲看沙簇花开!”司徒玺拾起松尘老人肩上的一缕雪白的发丝,拂到背后。

    松尘老人挑起眼帘看了司徒玺一眼,从袖中拿出一枚六指桑形的红色石刻按到了石门的凹槽之上,以极快的速度左右各旋转了六圈半,石门闷沉响着慢慢打开了。松尘老人拾步走了进去,司徒玺站在洞外等着。

    松尘老人入到洞的深处,看到潭里的朱财虽是垂着头,但胸膛轻微起伏着,显然仍有气在。

    “贱命一条……”松尘老人闷声,一拍洞壁的机关,锁在朱财身上的锁链层层解开缩回了潭底。

    用一大块青色麻布裹起昏迷的朱财,松尘老人粗手粗脚的把朱财带出了天池洞。

    ……

    天池林外,楼玉看到用麻布从头至脚牢牢裹着的朱财被姬全老人抱出来,急问,“姬爷爷,朱财?”

    “无事!当年我亦是如此!”姬全道。

    “大师祖他们呢?”柳书生看着姬全的背后。

    “他们已去漠北绿洲,一个月后方才回谷!”姬全抱着朱财向竹楼方向走去。

    楼玉心下担心朱财,忙跟了上去。

    柳书生抬头望天,喃喃道,“非要这么赶么?不妙!”

    ……

    回到竹楼,姬全把朱财放到竹榻之上,转身离开。

    楼玉深呼了口气,颤抖着手去解开了朱财身上裹着的麻布,纵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看到朱财当前的样子,心里还是蓦然一紧!

    嘴唇血肉模糊得已看不出原本的形状,手腕、脚腕处的烂肉中露出白骨森森……

    “还是快些给朱大哥换身衣服,给伤口上药包扎一下!”柳书生拍了拍楼玉微微颤抖的肩膀。

    楼玉点头应是。

    柳书生往门外走去,回头说道,“我在门外候着,需要帮忙就喊一声!”

    楼玉去梳洗的屏风之后端了一盘水出来,放到竹榻边的圆凳上。拿了把剪刀把朱财身上的衣服全都剪开来,用润湿的药布把朱财的全身擦拭了两三遍,这才给朱财的伤口细细的上了些生肌肉骨的灵效之药,跟着给朱财套上了短卦和短裤……

    弄好了一切,楼玉方对侯在门外的柳书生喊道,“柳师弟,帮我把朱财搬到床上!”

    “诶!”柳书生应着推门进来,抱起榻上的朱财,送至床上。

    因楼玉天生体寒,故而他所居住的竹楼里置了许多暖玉。现下朱财虽然穿着极少,但放于铺满了暖玉的大床上也只需盖着薄薄的被子即可。

    许是药效已起作用,外加处于舒适之地,朱财在被放到床上不久竟然半张开了眼睛。

    柳书生识趣的默默退到了屋外!

    “朱财!”楼玉的手轻摸着朱财的额头,俯身在朱财脸上轻声叫唤。

    “媳……妇……我……的……”朱财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已经上了药的双唇缝里飘出来。

    楼玉一愣,一滴泪无声的从美丽的眼眶里滑落下来,滴落在朱财的脸颊之上……

    朱财此时已把眼睛全打开了,神志也清醒了许多,看到楼玉在落泪,神情激动得就想把手从被子里拔出来……

    “别动!”楼玉忙按住了朱财的肩膀,“你的伤口刚上好药!”

    “不……哭……好……”

    “嗯!”楼玉把头轻轻依偎在朱财的胸膛之上,咽着嗓音闷闷的应道。

    朱财用尚且完好的下巴摩挲着楼玉的发顶,“想……你……”

    “我也想你!”

    朱财听得楼玉软软的声音传来,眼里光芒大增,就想咧开了嘴高兴的哈哈傻笑。只是嘴才微微张大了些,就被扯到的伤口痛得皱了脸!

    两人不再言语,彼此轻靠着,直到柳书生在门外敲门,楼玉这才起了身。

    “姬爷爷让我端上来给朱大哥的!”柳书生提了个竹篮子进来,里边瓶瓶罐罐的装着好些养身的药液。清早就被姬全拿了绳子绑去泡药的狐狸小白狗和土狗,跟着柳书生跑了进来。

    狐狸小白狗先是在楼玉脚旁蹭了蹭,紧接着就跃到了朱财躺着的床上,用脑袋蹭朱财的胸口。

    楼玉过来把狐狸小白狗提到了地上,用姬全送来的药液喂朱财。

    柳书生捉住还想再次蹦上床的狐狸小白狗,向门口走去,“真师兄养了只八哥,他今天出关我们正好去看看他,和他养的那只鸟儿!”

    狐狸小白狗从柳书生肩膀上探出小半个脑袋,看到楼玉和朱财正甜蜜的看着彼此。“呜”的一声缩回小脑袋:还是跟着柳书生一起去看鸟儿比较有趣。

    柳书生和卫真同为嘘袅先生的名下弟子。这嘘袅先生生平最爱养鸟,武功平平无奇、医术马马虎虎,唯有这养鸟之术精湛异常。柳书生和卫真至从入了医仙谷,一面跟着自己的挂名师父修习养鸟之术,一面跟着别的师伯师叔修习武功和医术。柳书生人懒,除了养鸟和他师父嘘鸟先生一样厉害之外,武功倒还尚可,就是医术奇差,比那些个赤脚郎中还不可靠。卫真养鸟虽不比柳书生,医术也和柳书生一般奇差,但武功倒是练得极好!

    一人两狗闲步来到了卫真居住的草庐,就见一只羽毛黑色发亮、喙足鲜黄的鸟儿单脚立在柴扉上梳理羽毛。

    那鸟儿见了柳书生,立刻放下另一只脚,一本正经的对着柳书生道,“用饭时刻,谢绝见客!”

    “哧!”柳书生拍着胸口,蹲在地上呼呼大笑,“哈哈……趣极!”

    “小四,吃饭了!”一个高大的年轻人从草庐里走出来,浓眉大眼的一看就是老实憨厚之人。他一出来就看到了院外的柳书生,走过来打开柴门,“柳师弟,你怎么来了?”

    “要饭!叫花子!”落到高大年轻人——卫真肩上的鸟儿,赶在柳书生回答之前就先鄙夷的开了口。

    “呃?”柳书生停了笑,从地上站起来,作势要去拔鸟毛。

    “柳师弟!”卫真忙伸出了手去挡柳书生,“小四只是一只鸟,你别和它一般计较!”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