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章节字数:2625  更新时间:10-03-09 20: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已经决定了。

    夜风带来阵阵的凉,而这凉里似乎夹杂了些许香水的味道。他茫然地扬起脸,看到头上是一片被光雾笼罩着的星空,然而那星是暗淡的,因为地上有了太多的灯,灯光填满了身边的每一个角落,满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又看看下面,好高好高,似乎是两条灿烂的银河,一条是红的,一条是银的,向着两个方向,浩浩荡荡地流淌着,一直流淌到天的那头去。

    他就这么站在天桥上,手扶着栏杆,呆呆地,像一座石像。周围是冷漠的、川流不息的人群,他偶尔瞥上一眼,只觉得那些面孔都惊人的相似——刻板的,没有表情的脸。

    他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又犯病了,他想,自己又犯病了。

    置身在人群中,竟然有一种奇异的恐惧,抑或是不安。他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病了,还是因为害怕被人抓住。

    他是个逃犯。

    确切地说,是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囚徒。

    他低下头,第十八次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很好,很得体,这是他唯一的一件正装,黑色西服,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他记得这是自己上大学时,梁教授买给自己的礼物,用来庆祝他得了一等奖学金。

    想到这他的嘴角抽动了,好像要笑出来,然而终究没有笑。

    他想起自己是来自杀的。

    没错,自杀。从这里跳下去,一切都结束了。他兴奋地搓了搓手,像一个跃跃欲试的小学生。

    两条河,在下面自顾自地流淌着,好像根本不在乎会有人跳进它们的身体里。他想象着自己砸在某辆车上血肉模糊的情景,忽然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愉快,然后他在脑海里权衡了一下,是砸在私家车上还是出租车上好,要不然,选一辆大客?

    对,大客。他陶醉了,想到一车的人将尖叫,然后痛苦,或许会失眠,像他一样。啊,让他们都尝尝失眠的滋味吧!

    他想着,身体向前倾,像一只鹰准备起飞的姿势。

    然而他被某些东西打扰了。

    是的,打扰。那是一辆不怎么守规矩的摩托车,红色,很旧,它的骑手似乎与底下的一小群人发生了一点摩擦。

    他看了一会,咧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生活处处都有喜剧,而这一出,显然很无聊。

    貌似是一个开着摩托的无业小青年,擦到了一个胖得要滴水的大婶,众人围观。大婶似乎没受伤,因为骂得非常之精神,一头拖布似的的卷发不知烫了多久,总之有点粘糊糊的,穿着拖鞋,碎花睡衣。他眯起眼来,冷笑了。

    不需要靠近,就能够很容易地看清一件事,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他知道,这是一个作家的基本天赋。

    小青年也不回嘴,就听着她骂,似乎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虽然远得看不清模样,听不到交谈,他依然可以断定,那小子喝多了。

    喝完酒,骑着摩托在道上发疯,也是个找死的。

    他忽然想下去看看。

    好奇,是所有作家致命的弱点,哪怕是个不入流的无名小卒。

    于是他下去了。

    鬼使神差地从上面下来了,忽然觉得背后是冰凉的,不用摸,他知道全都是汗,只要是人,就不会心甘情愿地去死的。

    他竟然很庆幸。

    站在地上,有一种说不出得塌实,虽然很乱,人乱,车乱,心也乱。从天桥的这一侧走下来,才发现自己走反了,于是又绕到了另一侧去。

    他来晚了。

    骂人的大婶已经走了,看客们都散了,只剩下一辆息了火的破摩托车,和一个嘴里喷出酒气的小混混。

    他也不避讳,就抱着胳膊站在那混混身边,饶有兴趣地看着。那混混也没注意他,骂咧了几句,踢了那破车一脚,然后干脆在马路牙子上坐了。

    夜风里,好像又增添了酒的气味。

    他欠揍似的走上去,在离那混混几尺的地方坐了下去。

    两个陌生人就这么坐着,好像谁都没看见谁,又好像因为身边有了个伴,感觉安心了很多。

    终于,那混混拿了根烟出来,自己点了,又往他这边看了一眼,似乎在问他要不要。他有一种感觉,似乎只要他一开口,那混混就会立刻再掏出一根来,送到自己嘴边。

    喝多的人,总是比平常人少了些戒心,想自杀的人也一样。

    可惜他是不抽烟的。他想起自己十四岁那年,第一次背着妈偷着抽烟,就被邻居的大婶逮了个正着,然后拎着他的耳朵,就去见他的妈了。

    妈狠狠地抽了他几耳刮子,然后自己点了根烟,疯狂地抽起来。

    从此以后他再没有碰过烟。

    他还在娘胎里的时候,那个不负责任的爸,就不知溜到哪去了。想来人家到哪去都不关他们娘俩的事,因为毕竟没有那个证,没有那个傻兮兮的大红章。

    从他懂事的时候起,他就有一个愿望,走,离家越远越好。确切地说,离他的妈越远越好。

    在他离开家上大学的那个夜晚,妈喝了好多酒,因为她高兴,她打心眼里高兴:从卖自己的肉到只能拉皮条,这二十来年,算是没白活。

    那些天,妈第一次穿得像个正经人,逢人就讲,见人就说,我儿子考上大学啦!我儿子,我儿子要上大学啦!他那时极不以为然,觉得妈在炫耀,到了后来才知道,妈在到处借钱。

    在他大二的那个冬天,忽然接到了多年失去联系的老姨的电话,就说了几句,他便把电话挂上了。

    妈死了,肺病。那个冬天,他一滴眼泪也没有掉。

    眼前忽然飘过了一阵浓郁的白烟,他抬头,便看见那混混不知何时挪到了自己身边。

    “抽一口?”那混混竟把自己嘴边的烟递了过来。

    他没有犹豫,伸手接了下来,放进嘴里,抽了一口,然后把烟递回到混混手上,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

    这小混混,也就二十上下,留着长长的头发,有几绺染成了黄的,细细的眼睛,尖脸,乍一看像个女的,还是个挺好看的女的,不过脸色却黄,黄得吓人,不知得了什么病。

    他基本上猜得出来。

    果然,那混混的手溜到了他的肩膀上,很亲昵似的轻捏着:“你多大?”

    “二十四。”他答得不冷不淡。

    那混混带着醉意笑起来,笑得还挺好看:“老子看上你了。”

    他全身忽然一个颤栗。本以为自己豁出去了,可是却克制不了身体本能的反感…

    “你钓错人了。”

    “你就装吧,”混混竟然把另一只手也搭到了他的脖子上,醉眼迷蒙看着他笑,“你可真好看。”

    他的眼前,又开始出现跳动的模糊光影…像一个人,又像一群人,叫嚣着哭喊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头疼得像要炸开…他开始不安。他想咬人,或者,杀人?用力地摇头,想让这些可恶的幻视和幻听消失,可是没用,它们愈发真切地在眼前,在耳边上演了,一遍又一遍…

    “怎么样?跟哥走吧。”

    跟哥走吧…

    是幻像还是真实?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蟑螂,还是,蚂蚁…

    该死。他知道,自己兴奋了。

    他深知自己没有这个癖好,但,他被刺激了。

    危险,疼痛,或者死亡…对他而言,是某种愉悦的刺激,能让他精神紧张,乃至崩溃…但是他喜欢。每到这个时候,他就渴望自己被强暴,或强暴别人,再或者,让他写,写出来就好了…

    “上车。”

    他真的…要跟这个人走?

    “我有病。”他忽然说,觉得自己很无力。

    那混混似乎一愣,然后笑嘻嘻地在他腰上摸了一把:“我病得绝对比你重。”

    我在找死…可是,我不是本来就想死么?他想着,忽然觉得很好笑,于是就笑了。

    “美人儿,上车吧。”

    他迷迷糊糊地坐了上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