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章节字数:2317  更新时间:10-03-27 10: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诚斌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大笑起来:“天啊!真是太巧了!不行不行,今天我非得请客!你跟谁一起来的,朋友吗?”

    萧雨泽只是笑笑。

    许诚斌一开始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而随着目光流遍萧雨泽的全身,他的嘴难以控制地越张越大。

    “雨泽,你该不会是…”

    “是啊,”萧雨泽淡淡地打断,“我在这给你们称鱼呢。”

    许诚斌干笑了两声,似乎有点尴尬:“啊,哈哈。”又试探性地问,“你最近,嗯,一直在这吗?”

    萧雨泽点头,然后顺手帮许诚斌把装鱼的桶拎了起来:“走吧。再不送去,鱼要不新鲜了。”许诚斌张大了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只好把嘴又闭上,跟在萧雨泽后面走。

    很久,谁也没有说话。

    直到一阵风吹过,湖面漾起层层的波光,把白亮亮的太阳影子全映到了人的眼睛里去。许诚斌被晃得一时有些眼花,脚步一快,重重地踩了萧雨泽一脚。

    “啊!对不起雨泽…鞋掉了没有?”

    “没事。”萧雨泽只是把鞋在地上磕了磕,然后微微侧了一下头,算是回应。

    于是两个人继续走。

    萧雨泽听到,许诚斌叹了口气。

    “怎么了。”

    “啊,嘿嘿,没什么,”许诚斌苦笑了,似乎还有点不敢说,“忽然想起我们以前的时候了。”

    萧雨泽的脚步明显慢了下来:“啊。”

    “那时候,也是这样,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连路都看不见,可是觉得特安心,因为知道只要跟着你,怎么都不会走错。”

    “是么。”

    “雨泽,你好像…变了很多啊。”

    “呵,你也是。”

    “嗯,可能吧。”许诚斌挠了挠头,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我现在在一家报社混呢。”

    “猜到了。”萧雨泽忽然住了步,回头看着他。

    “啊…怎,怎么了?”许诚斌竟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等你一起走。”

    “哦。”

    许诚斌有些局促地上前了两步,跟萧雨泽并排了:“还真是…不太习惯,哈哈。”

    “你长高了不少。”萧雨泽的语气含着笑意,像在逗一个长大了些的小孩子。

    “哈哈,是啊!”许诚斌很夸张地在萧雨泽肩头比划了一下,“我好像才到你这!哈哈,现在没比你矮多少了!”

    “成家了么。”

    “啊…啊?我啊?还没…”提起这个话题,许诚斌似乎有点苦恼,“那个,我有看上的女孩了,可是人家好像不太爱搭理我。”

    萧雨泽笑了:“没关系,你要是追,没有追不到手的。”

    “啊?得了得了,那是你!”许诚斌又开始挠头,“我都追了一年了,还没什么效果呐!”嘴上只顾着说,脚下却没好好看路,一个凸出来的尖石头,险些把许诚斌绊个大马趴。

    当然了,他没有趴下,因为萧雨泽在他旁边。

    “啊…谢谢。”许诚斌有点不好意思地直起腰来,松开萧雨泽的胳膊,开始傻笑。

    萧雨泽也笑了:“看路。”

    “哦。”

    许诚斌继续走着,却忍不住侧过脸去,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人。

    过于明亮的阳光落在他俊拔的身形上,把他的侧影,幻化成一种单纯的轮廓。然而这轮廓却比清晰的图像更加迷人,因为萧雨泽身上的某种气质,只有在强光下,才能被清楚地感知。

    不变的高傲与淡漠,在任何情况下。

    哪怕是现在…

    许诚斌的心里七上八下,说不出是激动,惊讶,还是同情…想起这个词他不觉哆嗦了一下,同情…吗?他又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人,然后小心翼翼地咽下了一口唾沫。

    这个词对他来讲,真是一种亵渎。不是侮辱,是亵渎。

    萧雨泽就像一个年轻的,迷路的神,好像永远没有目的地,却永远不会害怕无路可走。

    雨泽啊…

    唉,我该怎么张口,怎么表达啊?!我怎么这么笨!雨泽啊,我想帮你,可是我开不了口啊…许诚斌苦恼地直抓自己的头发,头皮被抓得哗啦哗啦响,可是这时,萧雨泽站住了:“到了。”

    “哦。”

    果然到了。过了前面的小浮桥,就是一个立在湖边的小小的鱼馆,店面不大,但一看就知道生意不错,里里外外的全是人,不是挽着袖子就是拿着筷子——给客人抓鲜鱼的和来吃鲜鱼的。

    萧雨泽从许诚斌手里接过号码牌来,很熟路地走进了后厨。许诚斌只好戳在外面等着,同时止不住地胡思乱想,这一想,又想起自己刚才说要请客的事,忽然觉得很窘。

    这时萧雨泽从厨房出来了,却很自然地地拍了拍他的肩:“进屋吧,你说过要请客的啊,不能赖。”

    许诚斌有点傻眼:“啊…哈哈,好。”

    两人进了屋,选了一张靠里些的小桌子坐下了。许诚斌拿起茶壶,倒了两杯粗茶,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其中一杯推到了萧雨泽面前。

    “那个,雨泽…”

    “怎么了。”

    “嗯,我想问问,你这几年,都是怎么过的。”

    “啊。”萧雨泽端起茶杯,浅浅地尝了一口,“上了个大学,然后在杂志社找了份工作,后来辞了。”

    “为什么啊,条件不好?”

    “不是,”萧雨泽似乎在讲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身体的问题。”

    许诚斌恍然大悟:“啊呀!我就说嘛!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雨泽,这环境还真不错,甭管什么病,在这呆上个把月的,也就好了。啊,那个…没人在这照顾你吗?”

    “我有个表弟,”萧雨泽似乎有些迟疑,“陪我在这边呆着。”

    许诚斌一愣,继而拍着桌子大叫:“真够意思!他多大了啊?干什么的?”

    “20吧,没上学,也不愿意正经找点事做,”萧雨泽说得煞有介事,“他老妈实在受不了了,干脆让他来照顾我,顺便收收心,免得一天到晚闹事。”

    这时两碗米饭上来了,许诚斌便也没多问,只顾着回头吩咐服务员:“那个…小姐,麻烦催一催,这没有菜我们怎么吃啊。”然后回过头来,似乎也忘了萧雨泽刚才说什么了,大张着嘴傻笑了起来。

    “说说你吧。”萧雨泽故意岔开话题。

    “我?嗨,没什么好说的。就说现在这个报社吧,”许诚斌猛喝了一口茶,“咕咚”一声,“还是我三姨夫给联系的,要不人家都不要我,唉。不过吧,这两年混下来,也差不多有了底子,想想当初就后悔,怎么就没好好学学语文呢!要是有你那两把刷子,可妥了!”

    萧雨泽淡淡一笑,也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

    然而许诚斌的眼睛却发出光来,似乎想起了什么非常激动人心的事:“嗳?雨泽,你修养好了以后,打算干什么啊?”

    萧雨泽摇摇头:“还不知道。”

    “雨泽!”许诚斌激动地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你去我们报社好不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