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酒肆

章节字数:1806  更新时间:10-03-20 15: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雨不停下,外面的世界很吵杂,里面的世界却很安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寂静。

     桌上已经杯倾壶倒,水酒残横,狼藉一片。明珠求瑕一口接一口地喝酒,说他是喝酒倒不如说他是在机械的把一瓶瓶的酒灌进肚里。

     向来潇洒绝代的他此刻落在花衣向晚的眼里除了颓废还是颓废。但他即使颓废也掩不住自身不染尘华的光芒,就像一个被埋在沙砾中的珍珠也有着自身灼人眼球的璀璨。他在这简陋的酒肆里,洁白衬托着昏暗,一切显得那般格格不入。

     一个不该存在这里人硬是要让自己留在这里,周遭就因他的闯入而显得分外的不协调,分外的压抑。压抑的不止是环境,还有人心。

     他果真在这里。花衣向晚轻叹了口气,收起湿漉漉的油纸伞走进酒肆。

     这里是他和刀剑无名以前经常喝酒的地方。酒,明珠求瑕一般是不喝的,所以他们在一起都是明珠求瑕喝茶、刀剑无名喝酒。

     花衣向晚目光甫一接触到明珠求瑕,她的柳眉不由紧蹙起来。他喝酒了?!而且喝得很凶。从他的神情看来已有七八分的醉意。

     很少沾酒、即使喝酒都是很浅的人,今日竟喝得酩酊大醉?明珠,你的心痛得这般厉害吗?

     看着明珠求瑕这般模样,花衣向晚的心里也很是不好受。

     明珠求瑕沉寂而猛烈的喝着酒,浑然没有察觉离自己不远处有道安静而心疼的目光在悲悯的注视着。

     他想灌醉自己,灌醉了就什么都可以不去想,什么样的伤痛都可以不去理会,可他喝得越多,刀剑无名受伤的眼神就越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无声的责问一直在他耳畔徘徊。那心中的痛越是沉痛,沉得要把他孤独的肩膀压垮,痛得他忍不住想下一秒狂啸出声。

     越是想醉却越醉不了,越是想避却怎么也逃不离,沉沦在浓烈的酒香之中,沉沦在自己为自己塑起的黑暗之中,无法自拔。

     惯性的抄手倒了倒酒,倒不出一滴,摇了摇,原来酒壶早已空无。

     没酒了。

     明珠求瑕顺手把空酒壶往一旁一甩,撑着摇晃不稳的身子头也不抬的说道:“小二,拿酒来。”

     一壶酒轻轻的搁在明珠求瑕的面前,他看也不看伸手拿过往者杯中倒去,接着仰面饮尽。

     酒一入喉,明珠求瑕才感觉不对。

     这不是酒!这分明就是茶。

     “小二,我要的是酒不是茶。”‘砰’的声,明珠求瑕很不悦的将酒杯重重的砸在桌上。

     “酒没了,要喝就只有喝茶了。”一道清幽的嗓音在头顶上方传来,明珠求瑕心中微一咯噔,抬起头来,醉眼朦胧之间,他看到一张清秀灵犀的面孔。还有那双清澈得可以照透人心的眼眸。幽幽的目光,一翦秋泓,沉沉浮浮似那浪眉山的溪泉。

     醉意霎那间消退了几分。

     在这一时刻,明珠求瑕忽然觉得自己无法直视她的双眼,于是他撤回头避开她的目光说道:

    “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在,我自然得来。”花衣向晚很自然的在他右手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安静的回道。

     明珠求瑕没有看她,只是朝小二喊道:“小二,我的酒呢?”

     “大爷,酒没了。”小二走上前来有些惧意的说道。做生意的人向来眼力好,虽然眼前的人是个俊雅倜傥的公子,但小二明显可以感觉到这个人吃罪不起。

     “恩?”明珠求瑕眼波横去,有道极淡的血气在眼底一闪而过。

     “公子,是真的,”眼见不对,小二连忙指着花衣向晚说道,“这位姑娘给我一锭银子要我把剩余的酒全拿出去扔了,所以。。。。。。所以。。。。。。”

     “花衣向晚,你好大的手笔。”明珠求瑕恨恨的说道。他想喝酒喝醉,为何这么简单的要求都无法满足?

     “你,不能再喝了。”

     “我的事不要你管。”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即使让你喝醉,事情它依旧存在,明朝醒来你还是痛苦。”看着明珠求瑕沉默不搭理自己,花衣向晚继续柔和的说道,“我问你,这件事情,你后悔吗?”

     后悔?为她做任何事情他都心甘情愿,何来后悔?

     “我不后悔。”明珠求瑕回头看向花衣向晚,坚决的说道。

     “既然不后悔,那你就坦然无视它,不要再在这里借酒消愁了。”

     看见明珠求瑕几欲说话,花衣向晚知道他想说什么,接着说道:“刀剑无名死了,我知道你的心有多难过,但是逝者已矣,你的生活还在继续。你要是觉得对不住他,那就替他好好的活下去。对于刀剑无名来说,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对他们两人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明珠求瑕坐在那里像是入定一般,一动不动,不知话听进了多少。花衣向晚不得不再给他打一记强心针:“你这副样子要是让女帝长心看见了,你想她会作何想象?”

     女帝长心四个字,让明珠求瑕醍醐灌顶,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

     是啊,她知道了一定会很不高兴的。为了她,他将将这一切填埋在心底那寸遗弃的角落。

     “恩,我知道了。我们走吧。”

     唉。花衣向晚沉沉的叹了口气,叹不尽心中无限凄凉。说了那么多话,依旧抵不过织语长心这短短四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