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道似无情却有情  028 能碰你的只有我

章节字数:2854  更新时间:10-11-28 2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铃儿惊声尖叫。

    原来她所有的不安都不是偶然,公主真的出事了呢!

    地上一滩血迹一定是公主的伤口又裂开了,她就知道,公主怎么可能会没事,原来不过都是装出来的而已,伤口一定是一直都在痛的吧!

    痛成了这样,却仍然不忘记美人,公主啊公主,‘兰墨第一花’真是当之无愧呢!果然是个无比花心的风|流公主。

    想归想,铃儿还是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墨惜缘的面前,她的公主还在留着血,必须立刻止血才行。

    “铃儿,你来啦!”墨惜缘对着铃儿展开一个无比友好的笑容,声音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铃儿只觉得这是一个温柔陷阱,有种不妙的感觉,她的公主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

    “公,公主……”

    “好铃儿,你那是什么表情?有什么事情令你如此痛苦么?快,说出来,本公主帮你解决。”

    “没,没有。”

    “是吗?没有吗?”墨惜缘狡猾的笑容让铃儿觉得寒毛直竖,公主露出这样的笑容,通常都是没有好事的。“那我美丽善良的铃儿,现在就由你负责把公主扛回宫吧!”

    “扛,扛……扛您……回,回宫?”瞪着眼睛,张着嘴巴,铃儿惊呆了。她的公主在想什么?让她扛着?有没有搞错?她可不是公主,力能扛鼎,她哪里能扛得动。

    “是呀?我的好铃儿,难道你要让本公主拖着伤自己走回去么?铃儿,你如此善良,你能忍心么?”墨惜缘对着铃儿眨着她水汪汪的眼睛,魅力无限,迷惑众生。

    “公主,铃儿扛不动。”与其打肿脸充胖子倒不是大大方方的承认,总比扛了一会再把公主摔地上要好的多。

    “铃儿——”墨惜缘终于暴露出了本性,“本公主都伤成这样了,难道你要让本公主就这样回宫?”

    “那也是您自找的,明知道自己伤成这样了还偏要出宫,铃儿又阻止不了您。”铃儿低着头小心的嘀咕着,但是还是被祁沣奕听见了。

    “你的伤是之前就有的?”看着怀中要强的女人,排除那一抹无法言语的疼痛,祁沣奕只觉得心口有什么东西包围着,一直暖暖的,很舒服。

    “那又怎样?要不你真以为从上面摔下来就能把本公主给摔伤?本公主又不是泥做的。”白了祁沣奕一眼,墨惜缘说的理直气壮,大有一种‘我屁|股开花我光荣的架势’。

    “女人,你最好给我老实点。”皱着眉看着怀中乱动的墨惜缘,祁沣奕很不爽,这个女人知不知道照她这样动伤口是永远都好不了的,该死的,真是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

    “有没有金疮药?她的伤口需要立即止血。”祁沣奕小心的抱起墨惜缘直接走上搂上的厢房,边走边说。

    “有的,有的。”铃儿连忙从怀中掏出凤帝给的九转玉露膏,幸好她给带出来了,“这是凤帝赐给公主的宫廷秘药,对创伤有奇效。”

    “好。”祁沣奕一把夺下了铃儿手中的药瓶,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更令人惊叹的是他的怀中还抱着墨惜缘,这样也能夺下铃儿手中的药,这究竟得要怎样的速度?祁沣奕这个家伙是人么?

    因为,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能够做到的,即使是无涧也没有那样的速度。

    “喂,祁沣奕,你要做什么?”不明白祁沣奕想要做什么,墨惜缘趴在他的怀中看着他快要结冰的脸,这个人怎么这么善变?

    “替你上药。”脸不红,心不跳,祁沣奕说起来很正经。

    “喂,我可是伤在屁|股上,你要替我上药?”墨惜缘第一次惶恐了,她长这么大,虽然轻薄过的男人无数,可是真正肢体上的亲密还从未有过,亲吻已经是她的底线,更亲密的接触,她还做不到。她虽然风|流,却从不随便玩弄任何一个男人的身体,碰了就要负责到底,这是她一直坚持的观点。对祁沣奕她虽然有点特别,但是不代表着她就愿意对他负责。他只是她的玩具而已,还不能够让她对他动真格。

    “是,我会亲自替你上药,女人,这是你的荣幸。”邪魅的笑驱散了浑身的寒气,浑身罩上了一股邪气。

    “喂,祁沣奕,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这个男人怎么敢这么大胆?想趁她受伤的时候勾|引她吗?

    “是么?”祁沣奕笑的更邪魅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有这样的观念呢?女人,你的这招对我没用。被你玩弄的男人应该不少了,你还会在乎男女授受不亲?”

    想到墨惜缘与其他男人在一起亲密时的动作,祁沣奕的心中就仿佛有一把火在燃烧一般,烧的他浑身燥热,疼痛难耐。

    “祁沣奕!”墨惜缘对着祁沣奕怒吼,她要解释,她不想被他误会,“我虽然喜欢男人,但是我从来没有碰过任何一个男人,我是有自己的原则的,你真的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一个人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要解释,只是就不想被他这么误会,如此简单而已。

    “是么?”心突然明朗起来,因为她的解释而高兴么?虽然知道她一直都是处女,但是听到她的亲口解释心中好像更畅快了,“没有任何男人碰过你么?很好。”

    “呃?”为什么会很好?她碰没碰过其他男人关他什么事?墨惜缘不明白。

    “从前没有,以后更不许让其他男人碰你,就算是无涧与无茗也不行。”祁沣奕霸道的说着。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只要记住就好,能碰你的人只有我。”突然加重了胳膊上的力道,就好像是他的霸道一样,不允许人去反抗。

    他的话就是命令,任何人对都必须听从,不得反抗。

    “为什么?”只有他能碰她?这是什么理论?她墨惜缘还没说话,祁沣奕有什么资格替她妄下断论?他又不是她什么人。

    “没有为什么,只是我想。”没有任何的理由,只是心底最直接的声音。

    “浑蛋,只是你想?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你这个霸道的家伙。”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对她服从,除了母皇和父后,没有人可以命令她,这个该死的祁沣奕,才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几天,就敢这样命令她?真以为她宠着他,他就可以如此的肆意妄为爬到她的头上么?

    “只是对你而已。”祁沣奕淡淡的说着,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样。

    “什么?”

    “只有对你才会霸道,女人,你应该觉得高兴才对,如此殊荣,我只给了你。”温柔的将墨惜缘放到床上,背朝上,脸朝下。

    撕拉——

    褥库撕裂的声音,连皮带肉。

    “喂,你就不能温柔些?很痛的知不知道?”

    “不痛你就不会记住这次的教训。”

    祁沣奕没有感情的说着,可是看着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时,他的心再也无法抑制的疼痛,她究竟是如何受了这些伤?看起来好严重。受了这么重的伤,她还能保住一条小命,真是奇迹。

    “你看什么?还不快上药?”墨惜缘对着祁沣奕怒吼。

    不是害羞才会发怒,只是因为不想被他看见身上的伤口,她自己都知道一定是惨不忍睹的,不知道祁沣奕看见后会怎样?他会害怕么?

    “怎么弄伤的?”

    颤抖着手抚上伤口,不敢用一丝力气,生怕一点的动作就会弄痛她。

    “挨了板子而已,没什么。”

    似乎是感受到了祁沣奕的心情,墨惜缘心中不安的因素也随之烟消云散了,如实的说出。

    “谁打的?”

    一直都以为自己是残忍嗜血的祁沣奕在这一刻也怔住了。

    他虽然残酷无情,但他绝对不会弄出这么血腥的画面,他伤人从来不见血,虽然会比直接挨板子更痛苦,但是至少不会这么血腥的令人发止。

    “我母皇。”

    “母皇?”

    “就是我母亲。不过她只是下了命令而已,只是想给我一些惩罚,真正对我下手的人才是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

    那个背后的人她已经知道是谁,她绝对不过放过那个人,即使那个人是……

    墨惜缘不敢再想下去,人心隔肚皮,果然不会有错。

    无茗、无涧、铃儿此刻终于意识到祁沣奕把公主抗回了房间,这才发现事情不好了。

    公主的性格谁都知道,敢私自对她有不规矩的动作的男人没一个好下场,祁沣奕这次死定了。

    他们一致的在心中替祁沣奕默哀,祈祷公主这次可以手下留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