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道似无情却有情  032 结果未知的赌局

章节字数:2761  更新时间:10-12-01 23: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怨愤的看了祁沣奕一样,墨惜缘恨的牙痒痒,这个祁沣奕,故意来找茬的。既然这样,那就别怪她了。

    一抹狐笑从嘴角漾开直达眼底,墨惜缘娇弱的道,“唉,都怨这鬼痨子天气,热得我胸闷,祁公子,你来帮人家揉揉好不好?”

    嗲声嗲气的语调与平日里的墨惜缘判若两人。

    呃?

    祁沣奕一时没有接受的了墨惜缘的改变,怔在原地一动不动。

    “女人,不要玩火。”回过神时,祁沣奕压低声音在墨惜缘耳畔低喃。

    知道自己的诡计得逞,墨惜缘故意靠近祁沣奕,贴上他的胸膛,脸上完全是刻意装出来的享受之色,外人看起来他们像是在耳鬓厮磨一般。

    “玩火么?本公主只是想玩你而已。”

    语毕,不给祁沣奕思考的时间,墨惜缘直接贴上祁沣奕的唇,堵回了他还没说出口的话。

    众目睽睽之下,祁沣奕被强吻了。

    “你……”

    趁着墨惜缘换气的间隙,祁沣奕刚吐出一个字又被墨惜缘堵上了嘴,这一次更是顺势将她的丁香小舌送进他的口中,与他的湿润纠缠在一起。

    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两人快要窒息的时候,墨惜缘终于是松开了祁沣奕。

    从头至尾,祁沣奕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他被墨惜缘给强吻了。

    “该死。”忿忿的咒骂一句,祁沣奕古铜色的肌肤变的有些不自然。若不是嘴唇现在还有肿胀的感觉,他会认为刚才都只是错觉,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他竟然是被强吻的那一个。

    意犹未尽的舔了舔红肿的唇,墨惜缘得意的看着祁沣奕,“美人的滋味就是不一样,虽然尝了那么多次,可总是让本公主难忘,甚至一次比一次沉迷。”刻意的自称公主暴露自己的身份,如果说当众强吻祁沣奕是墨惜缘制造的第一个震惊,那么这自曝身份便是墨惜缘要制造的第二震惊。

    纤手抚过祁沣奕愠怒的脸庞,墨惜缘倒像是得了什么宝贝般嬉笑,“美人这是在恼怒本公主没有继续下去么?”

    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花厅中众人的神色,墨惜缘满意的笑了。

    在她不在的这段时日里,祁沣奕的名字已经红遍了整个兰墨国,比无茗与无涧有过之而无不及,多少人一掷万金只为一睹祁沣奕的俊颜。祁沣奕倒也是不小气,不过是见一面而已,很大方的收了银子就见客,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给人看一下又不能掉块肉,说不定还能找到合适的猎物。虽然他们都不知道祁沣奕的猎物是什么。

    不过,她墨惜缘的人怎么能随便供人观赏?即使是有再多的银子也不行。他是她的,任何人都不能看了去,而眼下正是宣布她的所有权的好机会。

    据她所知,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得到过她的玩具,唯一一个紫絮烟在即将得到的时候被她给打断了。

    她的玩具仍然是完好无损的,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所以,即使是暴露出公主的身份也在所不惜,只要能保护她的玩具不被别人侵犯,一个身份而已,她不在乎。就算是全天下都知道惜缘公主独宠他祁沣奕一人又如何?她的意愿从来不用在乎别人如何去想。

    墨惜缘不知道的是,祁沣奕玩过的女人可能比她看上的男人还要多的多。

    “女人,你别得意的太早,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祁沣奕满不在乎的动了动唇。这个女人,真的以为自己不敢对她怎么样么?他不过是不想像对别的女人那般随着性|欲就要了她罢了,仅此而已。

    “原来是惜缘公主驾到,草民不知公主大驾,还望公主恕罪。”薇语也非平常人家,做事待人都还是有些分寸的。此刻听墨惜缘自曝身份,心里也多少明白了些她的意思。看来这几个绝色男子她不得不放弃了。跟公主争男人,她还没那么多小命给她浪费。

    “本公主微服私访,不知者不罪。”听了薇语的话,墨惜缘已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也不再与薇语多做纠缠,金玉满堂的三小姐,这个人她虽不认识,却也是知晓的,至少目前还动不得她。

    “死要面子活受罪。”祁沣奕淡然的看了墨惜缘一眼,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说出口的,还微服私访?有她这样被大的屁|股开花、翻墙而出的微服私访么?

    “美人,这样不听话可不好哦?小心本公主把你抛弃哦!”墨惜缘心里已经把祁沣奕咒骂了上千遍了,脸上却强装出笑意,挑起祁沣奕的下巴,含情脉脉的凝视着他。

    “你会吗?女人,我们要不要赌一把呢?”这个游戏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祁沣奕现在就已经对结果有了期待。

    他不会轻易交付他的心,即使她对于他是不同的;她亦不会轻易交出她的心,即使他已经在她的心上。

    两颗彼此紧闭的心,究竟是谁先打开谁的心房?究竟是谁先饮下谁的情殇?

    他们这种人,谁先爱上,谁先受伤,爱的越深,伤的越重。

    他们都是自私的人,没有人会为了谁让自己受伤。

    “赌什么?”回给祁沣奕一个微笑,倾城之色,倾国之颜。

    “就赌我们谁先爱上,如何?”

    祁沣奕太过自信,盲目的自信让他失去了戒心,一朝发现时却已是追悔莫及。

    原来,所谓的戒心不过是给自己以安慰的幌子而已,爱了便是爱了,不是不承认就可以不爱的。

    “这个听起来似乎很有意思,那我们就赌一把好了,赌注是什么?”除了男人,已经很少能够事情勾起她的兴趣了,现在这个赌局看起来似乎真的很不错,至少她很想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赌注就赌心如何?”从来都不相信自己会输,祁沣奕似是玩笑似是当真的说着。

    “心?”

    “是,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谁输了谁就把自己的心取出来双手奉上,如何?”勾动唇角,祁沣奕邪魅之气张扬尽显。

    “听起来好像很残忍,不过……”墨惜缘口中说着残忍,可表情却非如此,似乎更有一股嗜血般的兴奋。

    “不过很刺激,不是么?因为我们都相信自己不会输。”接过墨惜缘没有说出的话,祁沣奕知道她要说什么。

    “美人,你果然了解我。”玉手担上祁沣奕的肩膀,墨惜缘展开了一个蒙娜丽莎的微笑。

    “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过,女人,我们是同类人,要么相爱,要么伤害。”或许我们宁愿选择去伤害。因为我们这样的人不会有爱。

    扶着下巴,似是思考一般,墨惜缘缓缓的说,“应该还有第三种选择吧?”

    “有么?”

    “当然。”

    “是什么?”

    “你把自己的心送给我。”

    “女人,你好像很自信。”

    “你会给我么?”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定然不会抵赖。”

    “不知道美人的心会是怎样的呢?有没有美人这么美呢?我很期待呢!”

    “女人,赌局才刚刚开始,现在还不是说大话的时候。”

    “本公主从来不说大话。”

    “我们的惜缘公主向来一言九鼎,怎会说大话?”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进花厅里,顿时喧闹的花厅变得鸦雀无声。

    门外,除了来往的路人,什么人都没有。

    人未到,声先到,如此深厚的内力究竟会是什么人?

    无涧也暗自运足了内力将无茗拉在身后,护在了墨惜缘的身旁,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墨惜缘冷冷的勾起唇角,一丝冷笑挂在嘴角,与刚才的她判若两人,“哼,来了么?还真不是时候。”

    无茗神色不定的站在无涧的身后,眼神闪烁,神态不安。

    “谁来了?”从未见过墨惜缘如此神色,祁沣奕也跟着紧张起来。

    “自然是不该来的人来了,美人,看来我遇到麻烦了。”

    当墨惜缘再次看向祁沣奕时,那抹冷意完全已被无辜所取代,若不是墨惜缘的表情太过夸张的不自然,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伪装出来的,祁沣奕差点以为刚才是自己的错觉。

    不过来人究竟是谁?竟然可以让墨惜缘短时间内露出这么多表情?

    【求枝枝+收藏+票票+留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