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情浅奈何天  041 墨竹林中遇突变

章节字数:2867  更新时间:10-12-08 21: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陌璃宫中,铃儿一身素色的宫女服,不施粉黛,双手拖着下巴坐在宫门前的石阶上,双目空洞无神,对着院中一棵梧桐喃喃自语,“公主,铃儿好担心您,公主,求求您快点醒过来好不好……呜呜……公主,铃儿求您了……”说到最后,铃儿的低喃已经变成了小声的抽噎。

    太医的话还回荡在耳边,铃儿害怕的双手抱紧身体,把头埋在双腿上,拢了拢手臂,似乎这样便多了一些面对事实的勇气。

    “铃儿,不在房中照顾公主,一个人坐在这里做什么?”

    “凤后?”抬起头时,铃儿的眼眶已是通红,还有未干的眼珠挂在脸上,“铃儿给凤后请安……”没有想到凤后会在这个时候过来,甚至连一个通报的人都没有,铃儿一时没注意到,慌乱的跪在地上请安。

    见铃儿脸上有泪,眼眶通红,凤后心中生出一丝疼惜,心中道想,这个铃儿比缘儿还要小两岁,从小便跟在缘儿身边照顾,如今缘儿成了这般模样,铃儿这孩子也哭成了泪人,心中定是难过的吧,随即打断了铃儿,温和的笑道,“铃儿无需多礼了,快快起身吧,缘儿今个如何了?”

    “公主……公主她……”说着,铃儿又不争气的哭了出来,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而已。

    “缘儿怎么了?”趁着凤帝难得休息的时候,凤后心中放不下女儿,这才过来看看,没想到女儿还未见到便已见铃儿如此,心中隐隐觉得不安。“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公主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几日未曾进食,就算是有真气护住了心脉,身子也是吃不消的了,加之公主本身就是有伤在身,高烧一直不曾退下,恐怕是时日无多了。”哭着说着,铃儿总算是把太医的话转述完了。

    “缘儿——”听着铃儿的话,凤后早已是面如白纸,毫无血色,慌乱无章的疾步行至墨惜缘寝宫。

    床榻上,墨惜缘凤目紧闭,面如土灰,没有一丝生气,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就仿佛死去了一般。

    “缘儿——”凤后坐到墨惜缘的床畔,修长的手抚上墨惜缘的脸颊,眼中的疼惜直达凤眸深处。他的女儿,怎么落得如此?

    “铃儿,当日我见你有话要说,却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告诉我,缘儿受伤可是另有隐情?”当日的情形,凤后看的清清楚楚,只是碍于凤帝在场并未点破,今日趁着凤帝睡下了才过来便是要问清楚当日之事。

    “凤后——”铃儿声音哽咽,已是哭了出来,噗通一生跪在地上,连续叩了三个响头,这才直起身来,“凤后,请替公主做主,当日情况并不完全像惜尘公主所述一样。”

    “呵呵,果真是如此么?尘儿那孩子竟然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咦?凤后您?”铃儿不呆也不傻,听着凤后的话,好像完全知道一样,对于惜尘公主的做法竟是一点都不惊讶。

    “尘儿这孩子心计重,疑心大,这次对缘儿出手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凤后不忍心看她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然后这个伤害是在所难免的,身在皇室,身不由己的事情太多了。

    “铃儿,当日尘儿究竟是何故对缘儿出手的?就算是尘儿妒恨缘儿,当日是她母皇让她出去寻缘儿的,尘儿就算再想将缘儿处置而后快也不会在那日动手的,这其中可是有什么变故?”

    “回凤后,当日情形却是如惜尘公主所说,公主是为了救人才挡下惜尘公主那一掌的,不过公主所救之人并非是小倌,而是奴婢与公主前些时日救下的一名男子,公主只是将他寄宿在倌楼养伤罢了。”

    “那人可是尘儿说的兰墨第一公子?祁沣奕祁公子?”凤后虽久居深宫,但是宫外的一些事情还是会听宫女、太监提到的,所以对于祁沣奕虽未见过却也是听过。

    “是,祁公子正是奴婢与公主在墨竹林中救下的。”铃儿如实回答。

    “墨竹林?他如何会在墨竹林中?墨竹林除了流有兰墨皇室血脉的人才可进入,就连我都无法接近墨竹林,他是如何能进去的?”

    关于墨竹林的传闻凤后曾听凤帝提及过,据说两千年前,兰墨国当时国主墨昭然爱上了玉涔的王,而玉涔的王心中却只爱当时紫沧的王紫惜若,最终墨昭然为紫惜若所害,死于当时还不是墨竹林的竹林中,后来兰墨国被紫沧国攻陷,玉涔的王为了替墨昭然守护她的亲人,便在竹林中下了封印,从此绿竹林变成了墨竹林,除墨氏子孙,任何人不得进入。直到两百多年前,墨氏子孙才重新夺回政权,重建兰墨国,墨竹林便成了墨氏一族的守护林,守护着墨氏的江山不倒。

    一段恩怨纠葛的爱情塑造了今日墨竹林的神奇,至于民间的传闻,从来没有人去解释过。

    真亦假时假亦真。

    “祁公子好像是从空中掉下来的,直接掉进了墨竹林中,奴婢当日是与公主一同进的墨竹林,虽听说了墨竹林的神秘,但那日除了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后并没遇到什么大麻烦,奴婢与公主很顺利的通过了墨竹林。”

    于是,铃儿又不嫌浪费口舌的将当日的情形复述了一遍给凤后听。

    听完,凤后不禁咋舌,“竟有如此神奇之事?从天而降的异族男子?据传闻,这蒼傑大陆除了兰墨、紫沧,便只有一个神秘的玉涔国了,而自从两千年前玉涔当时的王被紫惜若一剑穿心后便从这蒼傑大陆消失了,两千年来都未曾有过音讯。”

    铃儿从来都不知道除了兰墨与紫沧,竟然还有一个国家存在,难道这个玉涔便是公主曾经提到过的特别的国家?

    消失了两千年后突然冒了出来的确是有些特别。

    “我怎么与你说这些了,这些都是兰墨国史册记载的,只有历代帝王才知道的,凤帝也只是与我提了点吧了,你一个小丫头如何会知道这些个事情。”

    “不,奴婢听公主提到过,公主曾说过蒼傑大陆上除了兰墨与紫沧,还有一个国家,只是这个国家比较特别,所以公主并未告诉奴婢是哪个国家,不过奴婢想公主说的那个国家便应该是玉涔了吧!”铃儿辨别道,虽不知公主说的是不是玉涔,不过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这些就连凤帝都知道的不太清楚,缘儿又是如何得知的?”凤后心头一紧,随即恢复平静,或许他的两个女儿他都应该好好的了解了解了。

    “听公主说是一位高僧告诉她的。”铃儿如实道来。

    “真没想到缘儿竟会有如此际遇。”感叹一声,凤后心中一片混乱,缘儿从出生时便异于常人,她的命数定是一生多舛的。

    随着心中的感觉,行至墨竹林深处,祁沣奕停下了脚步。

    四下寻找了一番,祁沣奕眉间紧蹙,心中的感觉竟然消失了。

    “王兄,可是找着了?”明玉修用千里传音之术从竹林外传话给祁沣奕,“王兄,有什么话你直说便是,我用了千里传音之术,能听的见你说话。”

    “我没有找到你所说的内丹,先前强烈的感觉突然消失了,现在我什么都感应不到。”右手抚上眉心,祁沣奕只觉得眉间隐隐作痛。

    “什么?感觉消失了?”明玉修惊叫着,“内丹与你的本尊应该是有感应的,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感应?”一边思索着,一边焦急的踱步,明玉修没有发现他竟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墨竹林中。“难道是出什么变故了?”自言自语的明玉修一直朝着墨竹林的深处前进着。

    据他所知,当年的明玉寒在墨竹林中下了结界,任何非人类都不得接近墨竹林,人类中,非墨氏血脉,就算是进的了墨竹林也出不了墨竹林。

    祁沣奕只觉得眉心的疼痛敢愈来愈强烈,已经不是他能够承受的了的了,有力的大手紧抓住竹子,硬生生的在竹子上留下了手指印,终于还是承受不住眉心的疼痛昏了过去。

    “王兄——”思维还停留在内丹上的明玉修突然看见昏倒在地的祁沣奕,这才惊觉,他竟在不知不觉间到了墨竹林的深处。

    猛然的抬头看向四周,明玉修的眼神不再如先前般的慵懒,明亮的双眸射出狼的警觉,沉声道,“结界竟然消失了。”

    【废话不多说了,亲们应该知道偶想要什么了,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