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情浅奈何天  045 戏耍朝臣秀威风

章节字数:3137  更新时间:10-12-10 21: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半阙皎月挂在空中,清风拂面,吹来阵阵冷意。

    前些日子,梧桐树上还有许多树叶,这才几日的光景,叶子便脱落的差不多了,仅剩的几片残叶挂在枝头上,徒添了一抹苍凉。

    初秋的夜已有了凉意,偌大的皇宫,除却白日的喧嚣,此刻也变得宁静起来。

    拢了拢衣襟,墨惜缘抬头看向天空,心中徒然生出一些悲凉,缺月、疏桐、人初静。

    忽然,在月光的隐射下,一抹精光在墨惜缘中的眸中闪现,似笑非笑般的勾起唇角,眼角微斜,看向房顶的某一处,心中似早已明了一般的道,“来了么?还真是迟呢!”

    “呦,戈小姐,您来啦,快快,里面请,我们这楼里呀今天可是新来了不少清倌,您呀随便挑随便选。”

    “呦,马夫人,好久不曾来了,今日怎有空过来了,可把我们弄玉给想死了。”

    “哎呀呀,这不是骆大人嘛,快快里面请,玄冥,骆大人来了,还不赶快出来招呼着。”

    素有兰墨第一楼的倌楼在前不久突然易主,原先的红姨突然暴毙,这新的老鸨据说是红姨以前的好姐妹,红姨去了后便由她接下了倌楼。多数人都以为这倌楼会就此散了去,不想在这个新来的老鸨手中生意却越来越好,比红姨在时还有过之无不及,新来的一批小倌更是让人看着都觉得心痒痒。

    无茗与无涧是墨惜缘的人,这已经是天下共知的了,来倌楼寻欢的人从没有人点过他们二人,久而久之,无茗与无涧就只在这楼里挂个名而已。继无茗与无涧之后,玄冥便成了楼里的新宠,当红的头牌。

    “妈妈,不是听说你这倌楼里有兰墨第一公子祁沣奕的么,今个本大人就要这位祁公子来伺候着。”无视站在身旁的玄冥,兵部侍郎骆艳秋财大气粗的扔了一把银票在桌子上,点名道姓的指出要祁沣奕伺候。

    “呀,这个不瞒大人,祁公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在这里了,更何况祁公子并非我这楼里的小倌,就算是在这里,他若是不愿,我也是强迫不来的。”老鸨抹了一把汗,差点把魂都给吓出来。

    这天下间众所周知祁沣奕早已是惜缘公主的人了,这骆艳秋竟然敢光明正大的点名要祁沣奕伺候,别说祁沣奕真的不在楼里,就算是在楼里,她也决计不敢让祁沣奕露面的,否则不被公主扒皮也得被抽筋。

    “惜缘公主身娇体贵,怎会看上这个烟花地里的人。我说妈妈,你是不是嫌本大人的银子给少了?”说着,骆艳秋又从怀中掏出几张一千两的银票。“妈妈,这里是八千两银票,不知这八千两能不能得见第一公子一面?”

    老鸨为难的看着桌上的银票,动了动唇,还是将银票还回到骆艳秋的手中,“大人来了,殷娘我岂有嫌银子少的话,骆大人能来都已经能够是给足了我殷娘的面子了,只是这祁公子着实是不在楼中,若是在,叫他见上大人一面也不是不可的,哪里还需要什么银子。”

    “如此说来,这第一公子是真的不在楼中了?”收回银票,骆艳秋重新放回怀中,佯作起身,“既如此,那本官今日还有要事在身,便不做多留了,妈妈还请留步吧。”

    “骆大人这就要走了?不多留一会?”

    在骆艳秋刚迈进倌楼的时候便有人通知了墨惜缘,这一会功夫,墨惜缘已经从‘茗涧居’行至了花厅中。

    无茗与无涧跟在墨惜缘的身后,看着眼前的骆艳秋,心中各做计较。

    殷娘见墨惜缘已经出面,便不在多说话,而是站到了墨惜缘的身后。

    “微臣骆艳秋参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岁千岁。”骆艳秋心中暗叫不好,今日是奉了惜尘公主之命前来的,岂会料到墨惜缘也在这里,惜尘公主不是说惜缘公主今日陪凤后狩猎去了么,怎会在这里?

    “骆大人,这秋高气爽的,来了这里若是就这样便走掉多不痛快?不是今日本公主做东,请骆大人快活一番可好?”墨惜缘说话间手也不曾离开无涧与无茗的腰身,一手搂着一个,好一个风|流非凡的潇洒公主。

    骆艳秋好歹也是在官场上打滚了那么长时间的人,墨惜缘说的话是真是假哪有分辨不出的道理?

    “微臣岂敢让公主殿下做东,微臣只是忽然想起尚有要事要做,这才着急的离开的。”骆艳秋跪在地上,汗珠已经布满了额头,此刻若不是跪在地上,她肯定已经站不住的倒下了。

    “我看骆大人好像很热的样子,流了这么多的汗一定渴了,茗美人,劳烦你替本公主倒杯水替骆大人解渴。”

    “是,公主。”说着,无茗走向桌台。

    “公主,这如何使得,微臣自己来就好了。”说着,骆艳秋便要起身自己动手,刚动了了下身子,便想起,墨惜缘似乎并未让她起身,遂又停下了动作,惶恐道,“那就劳烦无茗公子了。”

    说话间,无茗已经递上了茶水,“骆大人请用茶。”

    “多……多谢无茗公子。”颤抖着结果茶水,骆艳秋不管茶水是冷的还是热的一饮而尽。

    滚烫的茶水烫的骆艳秋嗓子冒烟生疼,却不敢吱声一句。

    “咦?骆大人,这茶水明明是本公主赐给你的,你怎么只谢茗美人不谢本公主?”单手重新扣上无茗的腰肢,墨惜缘故作惊讶的问道,却比严肃起来更要让人浑身打颤。

    骆艳秋浑身哆嗦着跪在墨惜缘面前,心中一千个一万个后悔,她今天出门一定是没看黄历。当初朝中大臣都道,惜缘公主贪恋美色,无心政事,反倒是惜尘公主在国事上表现出非凡的才能,她便当机立断的投靠了惜尘公主,以便将来能谋取到更多的好处。

    传闻惜缘公主一向不与朝中大臣为难,反倒是相处甚欢,怎么今日到了她这里就变得百般为难了?难不成惜缘公主已经知道她是惜尘公主的人,帮着惜尘公主暗地里对付她?就连这次来倌楼找祁沣奕都是受了惜尘公主的指使,否则,她一个兵部侍郎哪里来的那么多银票逛倌楼。

    嗓子被热茶烫的生疼,如果感觉没有错,嘴里那咸咸的味道一定是血。

    嘴痛的说不出一个字来,骆艳秋只有不停的磕头哼唧。

    “骆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屑于本公主的问话么?”突然见提高了声音,吓得骆艳秋连忙开口解释。

    一开口,嗓子有如火燎一般的疼痛,口腔更是刀刮一般,忍下剧痛,骆艳秋艰难的开口,“微臣不敢。”

    “罢了罢了,本公主也不是那么计较的人,既然骆大人有要事处理,本公主也不好再多留骆大人了,骆大人还是处理事情去吧。”墨惜缘挥挥手,表现出一副大度的样子,让骆艳秋感激涕零。

    “微臣多谢公主,公主宽宏大量,实乃我兰墨之福。”说着一番恭维的话,骆艳秋一颗起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是平和了一点了。“微臣告退。”

    “去吧。”墨惜缘看都没看骆艳秋一眼,似是无意的道,“唉,殷娘,这天气渐凉了,本公主今日来手头有些紧,身上的银子都不够替两位美人添置些信棉衣了,不知殷娘可否暂时宽带一些给两位美人,等本公主从母皇那里讨些赏赐来再还给殷娘?”

    墨惜缘说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骆艳秋听的真切。

    堂堂一国的公主,手头有些紧,就连添置两件棉衣的银子都没有,这话说出来谁信?

    墨惜缘再明显不过的意思骆艳秋怎么会听不懂?

    随即,咬了咬牙,退回到墨惜缘面前,掏出怀中墨惜尘给的一万两银票,“微臣这里赏有些小钱,公主若是不嫌少,便请收下给两位公子添置些棉衣。”

    墨惜缘故作惊讶的看着骆艳秋,推辞道,“骆大人,这如何使得,这钱我是万万不能收的。”

    “公主若是看的起微臣便请收下吧,这不过是微臣的一点心意罢了,当然,微臣的这点小钱在公主眼中算不得什么,不过暂时给两位公子添置些棉衣还是够的。”

    “既然骆大人这么有诚意,本公主若是再拒绝便是瞧不起骆大人了,也罢,骆大人的一片心意本公主收下了。”接过骆艳秋手中的银票,墨惜缘随意的看了一眼,随即叹息道,“唉,殷娘,瞧见没,这念头公主难当呀!瞧瞧,我这个公主都穷到借钱的地步了,这大臣们可是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一万两的小钱。”

    墨惜缘似是无意的话语听在骆艳秋的耳中已经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了,这个地方是个是非之地,还是不要久留的好。

    “骆大人,多谢你的慷慨解囊了,两位美人的棉衣有着落了。”

    “公主严重了,能为公主尽些绵薄之力是做臣子的福气。”

    “嗯,骆大人这句话听的真是舒服。”墨惜缘点头称赞,随即想起什么似的道,“骆大人不是还有要事在身么?怎么还没走?事情不着急了?”

    “微臣这就去,微臣告退。”

    抹了一把汗,骆艳秋哆哆嗦嗦的离开。

    这一万两的银票就这么没了,回头该怎么向惜尘公主交代才好。

    【明天发枝枝了,看在偶努力更文的份上,亲们若是有枝枝给偶一些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