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情浅奈何天  052 调戏不需要理由

章节字数:2710  更新时间:10-12-14 21: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己的事情需要通过别人的口述才能知道,实属可悲。

    明玉寒苦笑了笑,心中念道,“玉修,你为何要骗我。”

    原本没有留恋的脚步因为明玉寒这一句话而停了下来,墨惜缘心中顿时生出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难受的感觉。

    “你也不记得自己的事情了?”

    墨惜缘没有转身,只是背对着明玉寒,但是明玉寒似乎能够感觉的到墨惜缘的忧伤,那种情绪不应该在她身上出现才是。

    “也?那不成你也不记得自己的事情?”故意用调侃的语气说着,这样似乎气氛就要好一些了。

    “是啊,忘记了呢!虽然他们都告诉我没有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我忘记了很重要的一个人、一些事,每当想要去回忆那段空白的记忆的时候,心里都是空空的,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你怎么知道你忘记了,或许那只是你心中的感觉,也许并没有那个重要的人和重要的事。”

    “他们也是这样说的,不过只能骗骗你这个笨蛋罢了。无缘无故的一段空白记忆,前后所发生的事情根本无法联系到一起,中间差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只要找到这条线索就能够窜连起所有的事情,而这条线索丢失了,这段过程中有一个时间差,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就是我丢失的记忆。”鄙视的看了明玉寒一眼,墨惜缘侃侃道来。

    “女人,你也不笨么。”抿起嘴角,玩味的笑容浮现在脸上,明玉寒赞赏道。他倒是从没想过那段空白的记忆究竟是什么,或许是太相信明玉修了,所以才没有去怀疑过。

    “别这么夸我,否则……”

    墨惜缘突然的转身,让明玉寒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墨惜缘就直接栽进明玉寒的怀中,明玉寒顺势将墨惜缘圈在怀中,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否则怎样?”对上墨惜缘略带算计的眼睛,明玉寒没有回避,反而是迎上她的眼神,很是期待她的答案。

    对她,他并不想用法力去探知她的心意,没有原因,只是不想而已。

    “否则我会——”伏在他的怀中,墨惜缘用指尖戳着明玉寒的胸膛,似真似假的说着,“放不开你。”

    反握住墨惜缘惹火的小手,明玉寒伏在她的耳畔,似是调|情,似是勾|引,雄性的火热气息吹的墨惜缘浑身冒火,如魅如惑的声音听的墨惜缘舒服极了,“那便不放开可好?”

    巧妙的退出明玉寒的怀抱,墨惜缘若无若无的笑意更显得她的邪魅,挑衅的话语从她的樱桃小嘴中吐出,“我倒是不介意,这么个美人放在我面前,哪有不吃的道理?不过,你的惜若要怎么办?你舍得放开她了?我可是不喜欢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共同分享。”

    “彼此彼此,我的女人也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去染指,所以……”

    “所以我们是绝对不会走到一起的。”墨惜缘接过明玉寒说了一半的话,两人相视而笑。

    “女人,看来你挺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是事实而已。”墨惜缘收起笑意,忽然道,“说罢,这么深夜来访所谓何事?本公主可不相信你只是单纯的来找我调|情而已。”

    眉眼一挑,明玉寒笑的更欢了,“如果我说是呢?”

    双臂一拢,墨惜缘抬脚朝着寝宫的门走去,打了个哈欠道,“那么很抱歉,虽然与美人调|情赏月很不错,不过现在本公主更想要睡觉。是留下来还是走,你自己决定,反正没人留得住你。”

    “只要你开口,我便不走。”这一句是真心话,绝非调|情,不过他知道,墨惜缘一定是不会相信的。

    “还不说真话?那本公主走了。”墨惜缘已经没有耐心了,虽然这个人是美,不过对于心里有了别人的人,她墨惜缘绝对不会去碰,这是她的原则。

    “那句不走是真的。”背对着墨惜缘,明玉寒轻声道。

    “鬼才会信你。”

    “那我把你变成鬼,怎样?”

    “到底说不说,再不说,本公主便真的睡觉去了。”说罢,墨惜缘便再次迈步。

    “只要靠近你,我便觉得脑中有东西闪现,似乎靠近你能够恢复记忆。”

    闻言,墨惜缘心中一惊,原来那种心安的感觉不是自己才会有的,原来他也有,若是如此,这其中又有何关联?

    “所以便来找我?”墨惜缘故作镇定的问,她还不能让明玉寒看出她的心思。

    “我说了想见你的,你不信罢了。”说的好似很委屈一般,明玉寒倒也不觉得别扭。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情?”

    “本来没有的,不过现在有了。”

    “呃?”

    “调戏你。”明玉寒说着便从身后抱住了墨惜缘,“女人,我发现,调戏你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你似乎也很享受。”

    “哦?是吗?我的美人——”墨惜缘不服气的对上明玉寒,呵气如兰。

    一生以调|戏男人为荣,以被人调|戏为耻;以游戏花丛为荣,以专心痴情为耻;以惹事闹事为荣,以循规蹈矩为耻;以欺压美男为荣,与逼良为娼为耻的四荣四耻为人生目标的墨惜缘,被人调|戏是拍在第一耻,若是不调|戏回来,她的面子该往哪摆,她的人生目标该往哪放?

    于是,勾上明玉寒的脖子,红润的唇毫不客气的欺压上明玉寒的。

    秉着人调|戏我一下,我调|戏人十下的原则,墨惜缘狠狠的吮|吸起来。

    记忆中,似乎没有被人这么吻过,可是这种温度,这种感觉,甚至是这个丁香小舌都是如此的熟悉与诱人。

    慢慢的体验这种感觉,似飘飘欲仙,似置身火海。

    如此美妙令人回味无穷。

    渐渐的放松,随着心中的感觉,随着本能,明玉寒夺回了主动权,用力的吮|吸着墨惜缘诱人的相泽。

    被抢了主动权,墨惜缘心中恼火。

    然,这个吻却有令他的如此沉迷,从来只有她去吻别人的份,没有别人主动吻她的,主动权一直都是在她手里,这一次突然变得被动了有些不习惯。

    不过,这种美妙的感觉似乎比主动更舒服一些。

    沉迷了片刻,墨惜缘猛地推开明玉寒。

    不是她要调|戏回来的么?这样被的如此被动,她不变成了那个被调|戏的了?

    “女人,你真会煞风景。”美妙的感觉还没有体验够就突然的被强行打断,明玉寒有些不爽。

    “从来只有本公主调戏别人的份,今天被你调戏了这么多次,美人,你该知足了。”看在小小的惩罚了他一下,墨惜缘满足的压下心中的不满。罢了,让他调|戏一次就调|戏一次好了,反正也不能少块肉,谁让他不是人呢!人怎么能和一个不是人的东西去计较?大不了以后从别人那里再调|戏回来便是了。或者,明天去调|戏调|戏她的仕阳小美人也不错。

    “可是我还没有吻够。”舔了舔舌,明玉寒很直接的表达出自己的心意。

    “你没吻够关本公主什么事?找你的惜若去,你和她上|床都与本公主无关。”有些生气,有些不甘,同样是没有理由。

    “我与惜若之间什么都没有,惜若她不爱我。”至少前世的惜若不爱他,那是事实,他无法否认,也不想去否认。

    “那你便来找本公主?你把本公主当作什么了?本公主凭什么要被你调戏?”

    怒了,怒了,真的是怒了,想她墨惜缘何曾受过这种侮辱?被人调戏调一次对她来说已经是极大的侮辱了,这个明玉寒竟然三番五次的调戏她,叫她如何不恼火?

    “不凭什么。”霸道的语气,令墨惜缘感觉熟悉却又是陌生。

    “那你……”墨惜缘还没说完,便被明玉寒一张放大的脸给吓的说不出话来。

    邪魅的一笑,明玉寒刚毅的轮廓凑到墨惜缘面前,顿时一张放大的脸孔出现在墨惜缘的视线中,并不大的声音却是震的墨惜缘的耳膜生疼,“调戏你不需要理由,凭的就是这个。”

    【第二更稍后奉上,六千字绝对不会少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