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情浅奈何天  064 薄冰中的墨惜缘

章节字数:2763  更新时间:10-12-20 22: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东赤焰赞同的点头,王的心思他们都知道,只有王自己不知道。

    真的是爱惜若小姐么?

    呆在被寒气侵蚀的阮秋阁太久了,一股股寒气正沁入冥夜的身体中,很不舒服,只能微微用法力筑起一层结界抵御着寒气。

    “这里寒气太重了,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怕是整个兰墨都要提前过冬了。”冥夜无奈的叹气,这究竟是兰墨的劫还是小公主的劫?亦或是明玉寒与小公主之间的劫?

    明玉寒,还真是个悲剧的人物,一场劫渡了两千年都没过去,法力再高也没用,还是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东赤焰,你的属性是火,你可不可以救小公主?”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冥夜觉得自己特别聪明,笨蛋明玉寒怎么就没有想到他身边就有一个火属性的东赤焰的呢!

    岂料,东赤焰的一番话完全打碎了他的幻想,原来他才是自作聪明的那个人。

    “我虽是火属性,却对王的寒气无用,王的寒气是采集了天地之寒之气提炼了千年才练成的,加之王本身的属性便是冰,又是我们狼族中最纯种的雪狼,所以,王的寒气并不是我的火属性能够化解的了的。”东赤焰如实的说着,若是他的烈火丹便能将王的寒气化解了,那王也就不是他们的王了。

    “原来是这样,那现在你把小公主带出去吧!我在这里重新布下结界,防止寒气继续扩散出去。”

    “是,太子殿下。”

    触手的冰冷即使是东赤焰也感觉到了凉意,不愧是王的至纯寒气。

    稍微的运起法力抵御寒气,东赤焰抱起墨惜缘已经被寒冰包裹的身体朝外走去。

    凤后一行人在阮秋阁外面焦急的等待着,东赤焰已经进去许久了,一直没有出来,也听不见里面有动静,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时,见了东赤焰抱着墨惜缘出来,全都迎了上去。

    “缘儿。”凤后最先冲到东赤焰的面前,见到如此的墨惜缘,心仿若被人生生的捏碎了一般。

    这个人还是他的女儿么?是他那个活蹦乱跳、惹事生非的女儿么?

    薄薄的冰片覆盖在她的身体上,整个人已经变得僵硬,紧闭的双眼看不出她的痛苦,只有紧蹙在一起的眉梢表明了在此之前她是承受着怎样的剧痛。

    凤后颤抖着手抚上墨惜缘的脸颊,然而触手的却只有那层冰块。

    刺骨,极冷。

    “缘儿——”双唇哆嗦着,凤后哽咽的声音已经听的不太真切,双手在被寒冰包裹着的墨惜缘身上游走,只是触手的仍然只有薄冰,完全感受不到女人的一点气息。

    凤帝被这一幕惊怔到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来了。

    她的女儿怎会变得如此模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墨惜尘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幕发生,是天都在帮助她灭掉墨惜缘么?此刻她想要仰天长笑。

    “墨惜缘,你也会有这一天么?你终于是死了么?可惜呀,可惜你没有死在我的手里,一定是老天都在帮我了,墨惜缘,你斗不过我的,你斗不过我的……”一抹狠意自墨惜尘的眼中一闪而过,随之取代的是傲然天下的得意之色,这个天下终于是属于她的了,再也不会有人与她争夺了。

    “公主——”

    铃儿和如新见墨惜缘如此,已经完全的傻掉了,此刻方才回过神来,扑到墨惜缘的身边号啕大哭。

    “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害的朕的女儿变得如此?”缓过神的凤帝怒吼着,王者的威慑之力压制的众人不敢做任何的声响,即使是东赤焰也被这股王者之气震慑住了。

    俞仕阳看着第二次见面的墨惜缘,此刻她已被覆在冰中。

    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还是历历在目,她调|戏他,用计摘下他的面纱,她的风流无暇,她的放荡不羁,她的随心所欲……如今,被束缚在薄冰中的人真的是她么?

    双眼紧闭,眉间紧蹙的她卸下平日里的喧嚣竟也是如此的令人心驰么?

    心驰?

    随即的,俞仕阳否掉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却不知为何心中多了一分悸动。

    惜缘公主当着天下人的面前调戏与他,这事已传入凤帝的耳中去。不知为何,凤帝却突然派人去家中与父母商讨,惜缘公主愿娶他为妃。

    他与父母的心中都是清楚的,凡是被惜缘公主看上的人天下间怕是再也没有人敢要了,若是他不嫁于惜缘公主,怕是此生也嫁不出去了。

    他从未想过嫁人之事,若是嫁不出去更遂了他的心愿。只是兰墨俞家是大户人家,名声往往比他个人的幸福要重要的多,为了家族的名望,他不能做一辈子的老姑男。

    况且,墨惜缘是揭下他面纱的人,更是应了自己的誓言,如今,凤帝亲自上门提亲,这嫁也不是,不嫁也不是了。

    与父母商讨了一番,俞仕阳点头答应了,自己曾经的那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梦想从此便只能埋没于尘土之下了。

    尘归尘,土归土。

    今日,凤帝派去的人接他入宫,要做一些太子妃的调教,不巧在宫门前遇见了紫絮烟。

    这算是缘分么?

    俞仕阳自嘲一番。

    芳心暗许的人是别国的公主,自己现在却要嫁与本国的公主,这究竟算什么?如果只是偶遇,为何偏偏要在这个时辰,这个地点偶遇?

    感觉到有人靠近了,俞仕阳猛然的收回思绪,这才发觉自己失神了。

    不是一直想要离开的么?今天入宫也只是想要劝说公主,让墨惜缘拒绝娶他的事情的么?如今看见墨惜缘如此便不能娶他了,他不应该高兴的么?怎么此刻却忽然的伤感起来,甚至是希望墨惜缘能够醒过来呢?

    只要她醒过来,他便嫁她。

    这样的念头究竟是什么时候进入大脑的,是自己太善良了么?所以看到墨惜缘如此便心软了?

    “俞公子,看见惜缘如此是不是有些心动了?”紫絮烟不知何时站在了俞仕阳的身边,与他相挨着,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着。

    原本就已经有些摇摆不定的心在紫絮烟这一声调侃下变得更加的慌乱、六神无主了,脸颊瞬间变得通红。

    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让俞仕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紧张,这样陌生的感觉让他很不自在。

    “呵呵……”见到俞仕阳如此,紫絮烟心中已经了然了,“这样的惜缘公主真的很动人呢!凡是看到的人都会心动吧!”看着薄冰中的墨惜缘,紫絮烟感慨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浮上心头,熟悉却又是那般的心痛。

    以前虽见过墨惜缘的容颜,却从未细细的观察过,如今细看下来,竟是越看越沉迷,她一个女子都尚且如此,何况是男子呢?

    祁沣奕定然也是如此的吧!

    “凤帝,现在还是先想着如何救她才是最重要的。”没有解释凤帝的疑惑,东赤焰看着怀中的墨惜缘皱眉叹道。

    王的寒气如此厉害,他也不知道能够化掉多少,甚至都不知道能不能将表面的浮冰化掉。

    “把缘儿给我。”凤帝伸手去抱东赤焰怀中的墨惜缘却被东赤焰闪开了。

    离凤后一步之遥,东赤焰解释道,“她身上的寒气极重,你们若是不小心沾了便会与她一样,在她体内的寒气未解之前你们谁都不可以碰她,除非你们想与她变得一样。”

    “为什么我们碰不得你却碰的?你究竟什么人?缘儿又是怎么回事?朕不相信缘儿会无故变成这样。”

    如果是换做别人询问,东赤焰或许还可以继续无视下去,只是凤帝从体内发出的那股王者之气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继续无视了。

    无视,有了一次便够了。

    “她是如何变成这样的我不知道,我只是奉我王之命留在絮烟小姐身边保护的絮烟小姐的。至于你们为什么碰不得因为这并不是普通的寒气,至纯的千年寒气,没有法力护体,你们肉体凡胎的承受不了,至于我,我不是人类。”

    “不是人类?”

    “我乃玉涔国的东护法东赤焰。”

    东赤焰没有隐瞒的悉数说出,真是奇怪了,不过是一个人类的皇帝罢了,还是个女人,他怎么就被她震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