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情浅奈何天  075 人生若只如初见

章节字数:2758  更新时间:10-12-26 21: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窗外的雨淅沥沥的下着,如丝如线,如烟如雾。苍竹劲柏在雨水的冲刷下更加的苍翠盎然,空气中充斥着芳草竹叶的气息,与泥土混杂在一起,在雨中散发出一股新鲜的气味。

    玉涔很少有雨水的,今日这是怎的了?

    明玉寒站在床前,凝视着玉涔难得一见雨天,心也仿若被雨水搅乱了一般。透过雨幕,仿佛能看见更远一般,那里有一个让他不知该如何对待的人,每每念及,心若神伤。

    收回远眺的视线,凝眸低视,鸡蛋大小的琉璃珠发出炫目的色彩,七种颜色交错相映,如梦如幻。

    修长的手拿起琉璃珠,一抹笑意敛上嘴角,初识的一幕猛然的跃上心头,原来是这般么?

    芳草幽竹碧云天,嫣花绿柳清水边。琉璃相约三世缘,佳人凝眸笑语连。

    竹林幽径处,优美的琴声如潺潺流水般倾泻入耳,时而如游龙跃于九天,时而如骏马驰骋疆场,时而又若闺阁画眉镜前……

    好一曲多番意境的杂曲。

    能奏出如此琴音之人究竟当是怎样的一个人?

    心中好奇着,明玉寒抽出腰间的玉笛,忍不住随声附奏。

    幽径中的妙人好似听到了笛声一般,不停的变化着音律,也耐得持笛附奏的人能够跟得上她的曲风。

    不知合奏了多久,只听‘铮’的一声,幽径中传来一声收尾音,持笛之人也紧随其后的收了音节。

    “阁下既随我合奏这许久,可否入林相见?”幽径深处,空灵的声音传入明玉寒的耳中,一句话便好似抓住了他的心一般,有如此声音的人又有如此高超的琴技,定是个玲珑剔透的玉人。

    “在下明玉寒,闻的姑娘的曲风独特,琴艺高超,遂不才的附奏,冒昧打扰,得罪之处还望姑娘海涵。”玉笛在手,明玉寒语态谦卑,虽是狼王,却对这琴棋书画也是通晓的。

    “明月有时尽,玉照寒暄来。”墨昭然默默的念叨着,如此的名字,不知道该配上怎样的一个男子。

    收到邀请,明玉寒朝着幽径走去,狼族的嗅觉天生灵敏,他早已知道幽竹妙人身在何方。

    行不多时,只见一粉色蝶衣的女子坐在琴案前,三千青丝垂落胸前,翡翠玲珑簪斜插在发梢中,淡雅、丽质却不失高贵。

    “姑娘便是刚才的抚琴之人吧!”眼前之人果然如他想象一般的优雅不俗,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弹奏出那般动人心弦的曲子。

    “如此,公子便是那合奏之人了,幸会幸会。”墨昭然起身,绕过琴案,双手抱拳完全不失男儿之风的女子让明玉寒眼前一亮,“在下墨昭然,今日有幸结识公子真乃人生一大幸事。”

    “墨姑娘客气了,玉寒冒昧打扰,能结识墨姑娘才是玉寒人生中的幸事。”明玉寒抱拳回礼。

    “罢了罢了,这番客气倒是叫我不自在了。”墨昭然摆摆手,扭扭捏捏可不是她的作风,生为女儿,岂可如男儿般忸怩?“我叫你玉寒便好,如若你不介意,叫我昭然即可。”

    听墨昭然如此说,明玉寒也是笑意浮上脸颊,这个女人真是有意思,“如此甚好,只是直呼姑娘的名讳怕是会遭人误会,平白的坏了姑娘的名声。”

    明玉寒一直生活在玉涔,从未踏足过兰墨,偶尔的几次出了玉涔也不过是去其他二王那里会友罢了,哪里会知道这兰墨是什么样的国家。

    “啥?坏了我名声?”从小到大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墨昭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从来只有她坏了良家妇男的名声的,什么时候轮到男人坏女人的名声了?莫不是这人看似风流倜傥,实则二傻子一个?

    “昭然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女子的闺名可以随便让男人唤的么?”明玉寒见墨昭然那般奇怪的表情,硬生生的把没说完的话给咽了下去,心中念叨,莫不是他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否则墨昭然怎会那般看稀有物种一样的看着他?

    “玉寒,你是哪里人士?见明玉寒真的不知道,其表情也丝毫不像是作假的样子,墨惜缘觉得还是把事情先说清楚更重要一些。”

    “玉寒乃玉涔人士,第一次到兰墨国来。”玉涔一直隐匿于蒼傑大陆,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也并不是没有人知道。

    “玉涔?”墨昭然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她只是在古书上见过这个国家,难道蒼傑大陆真的有玉涔,既如此,那眼前的男子并非人类?莫不是世上真的有妖物?

    “昭然可是知道玉涔?在这蒼傑大陆上,知道玉涔存在的人并不多。”玉涔在很久很久以前,在现在的蒼傑大陆还没有形成的时候便已经存在了,兰墨和紫沧相对于玉涔来说不过都是微不足道的小国而已。

    “我曾在古书上见过,不过是以为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竟不想这世间真有玉涔。”

    “如此说来,昭然应该已经知晓了我并非人类。”

    “嗯,古书云,玉涔,妖之国也,其主雪之狼王,一统妖界而天下生。”多年前读过的书,原本并未太记得,如今倒是猛然间全记了起来,墨昭然心中不由觉得好笑,这算是什么?

    “实不相瞒,玉寒正是玉涔的王,雪狼族明玉寒。”从没对人说起过身份,想不到第一次说起竟是对一个女人,还是一个知道他的身份后哦完全不害怕的女人。

    “玉寒,幸会幸会。想不到我运气这般好,竟然能让我遇见传说中的人物。”墨昭然奸笑着,这个狼王似乎比他本国的男子要有男子气概的多,这个调戏起来感觉应该会很不一样才对。

    “玉寒初到兰墨,许多地方还不熟稔,若有得罪之处还请昭然谅解。”

    “客气客气,我向来随和,目前得罪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墨昭然毫不在意的说道,随即又想起什么一般,奸诈的笑容让明玉寒心里一阵恶寒,“玉寒,你们国家的男人是不是都像你这么有味道?”

    “味道?什么味道?我一直以为只有我们狼族才能闻到独属于我们族人的味道,昭然怎的也能闻见?”第一次接触到外界的女人,明玉寒还不太懂这女人口中的男人味是什么意思,很真心的一个问题硬是带出了喜剧的色彩。

    “哈哈哈哈,玉寒,你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如此可爱的男人本公主一定要调戏个够本才行。”一时间得意忘形,平时调戏人的话语很顺口的就说了出来,自然也是自曝了身份。

    “你是公主?兰墨的公主?”

    “嗯啊?玉寒不知道?还是我忘记说了?”一直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也没有打算隐瞒,公主的身份于她来说顶多就是调戏人的时候用起来方便一些。

    “你要调戏我?”第一次有人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明玉寒一头黑线,他一个狼王,甘愿为他宽衣解带的女人数不胜数,只是他全然无意罢了,如今这个刚相识的女人竟然要调戏他?这个女人先前那般抚琴奏乐的样子难不成全是假象?可是怎么看也不像是假的,她更不像是那种不懂得矜持的人,怎的说话如此的伤风败俗、不知检点?一个女孩子光天化日之下说出这种话,不担心被人耻笑么?虽然他没有半点耻笑她的意思,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如他这般的。

    “本公主生平以调戏众美男为乐,玉寒如此有魅力的男人在我兰墨国可是找不出第二个来了,本公主自然是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的。”邪笑着看着明玉寒,舔了舔唇角,墨昭然一脸贪婪的样子,“难道玉寒介意被我调戏?”

    明玉寒此时的脸变得更黑了,心中说不出来的憋屈,不是生气,就是不舒服,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来,“没有哪一个男人愿意被女人调戏的,不仅是我而已。”

    “嗯?是这样么?”墨昭然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以前那些被她调戏过的男人,那些男人似乎都是很享受一般呀,“没有呀,以前被我调戏过的男人都很高兴的,他们都以被我调戏为荣呢!有的那些长的对不起百姓的男人都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去调戏他们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