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情浅奈何天  078 一生一世一双人

章节字数:2791  更新时间:10-12-29 21: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嬉笑着看着凤后,听着他打趣的话语,墨惜缘揽住凤后的脖子,伏身在凤后的背上,“父后,您说母皇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昏迷了呢?母皇以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么?”

    “你母皇身子一向健朗,这一次不知是怎的了,突然之间就晕眩,还会呕吐不止。”

    “那御医是如何说的?”

    “御医查不出任何的病因,为父已经下了后谕,遍寻天下名医。”凤后的眼中满满的全是担忧,一丝痛苦浮上眉梢,若是凤帝如此去了,他亦会随她而去。

    “父后,您什么时候下的后谕?”隐约间总觉得有些不妥,至于是哪里不妥却说不出是为何。

    “后谕已在昨日下了,却仍无揭榜之人,难道我泱泱大国竟寻不出一个能治愈好你母皇病的神医么?”

    “父后,不该下那道后谕的。”墨惜缘怔怔的说着,心中强烈的不安。

    “缘儿你这是怎的了?”

    忽然见墨惜缘如此,凤后心中竟也有些隐隐的不安起来,难道那道后谕有什么问题么?

    听见凤后问话,墨惜缘压下心中的不安,正色道,“父后,请允许儿臣出宫几日,儿臣有要事要处理。”

    “缘儿,出什么事了?你这个样子父后有些担心。”拉过墨惜缘的手,凤后看着墨惜缘的眼中全是担忧,一个做父亲的对女儿的担忧。

    “父皇且放心,缘儿不会有事的,缘儿去去便回,这期间还请父后寸步不离的照顾母皇,任何人都不得接近母皇,就连皇姐都不可以,父后,可以么?”

    反握住凤后的手,墨惜缘十分严肃的说着,坚定的神色让人无法拒绝。

    “缘儿你是何意?难道你怀疑是尘儿?”凤后蕙质兰心,墨惜缘弦外之音岂有听不懂的道理,他的心中何尝未怀疑过?只不过那是他的女儿,他又怎的可以去怀疑?

    婉转一笑,娇颜上划过一丝无奈之色,墨惜缘宽慰着凤后,“父后这是想多了,皇姐怎会害的母皇,缘儿不过是想让母皇安静的休息罢了,母皇登基二十余载一日都未得清闲,这些年来许是累坏了,正好有个机会,须得让母皇好好休息一番才好,父后您说呢?”清澈的眼神,让人看不出一点的虚假。

    若为戏子,墨惜缘无疑是最好的演员。

    “缘儿说的有理。”思量着墨惜缘的话,凤后觉得虽是安慰却也有一番的道理,只怕是那个大女儿是真的不能让她再接近钰璇宫了。

    纵使是怀疑,他也绝对不会凤帝有任何的危险,即使是自己的亲身女儿,亦不可以。

    “儿臣在宫外有一个知己,名唤无茗,也是倌楼里的无茗公子,虽是小倌却在初夜时被儿臣拍下,还是个清倌,此人久病成医,且医术精湛,儿臣此次会让他进宫与母皇诊断,儿臣相信这世间若是他也诊不好的病怕是无人能治了。”

    “这宫外之人怕是进不了皇宫的,更别说进的了钰璇宫了。”凤后叹了一口气,这个缘儿真是大意了。随即,从身上解下一块玉佩递于墨惜缘。“缘儿,这个你暂且拿着,有了它那神医进宫便会少了些阻碍。”

    接过凤后手中的玉佩,墨惜缘有些不解,这块玉佩是父后的随身物,她虽是见过,却不知这玉佩何时有了这番用途,况且守门的侍卫又如何识得这块玉。

    “父后,这玉佩有何用途?缘儿虽是识得,那些个侍卫远离父后,怕是不识得父后的贴身物。”

    凤后笑着摇摇头,关于这个玉佩的秘密,他若是不说出,怕是这个女儿永远也不会知道吧。

    随即拿过玉佩,娓娓道来。

    “这玉佩是为父与你母皇初识的时候你母皇赠予为父的定情信物。当时为父并不知晓你母皇便是当今的陛下,且又与你母皇两情相悦,便手下了这玉佩。”

    墨惜缘看着玉佩,虽是上等玉佩,然而在皇家却也不是什么稀罕物。

    “关于父后与母皇的相识、定情到母皇独宠父后这些个过程儿臣也曾有所耳闻,这玉佩儿臣也是知晓的。”

    “缘儿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哦?难不成还有什么是儿臣不知的?”

    “是呀,为父当年也是不知的,若是知道了,便不会向你母皇要下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了,为了那誓言,为父至今心中有愧,不知你那两位皇兄如今可安好了。”低头,凝眉,一丝愧疚在凤后的心中漾开。

    若不是为了他也不会牵连那两个无辜的孩儿吧,只是不知他们如今身在何妨。

    逸臣君呢?他是否又安好?

    若不是当初逸臣君误信了奸人的谗言,事情又岂会闹到这般。

    他一辈子的心结怕是永远也打不开的了。

    见凤后自责的神色,墨惜缘心疼的拉起凤后的手,“父后,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逸臣君与两位皇兄吉人自有天相,自是不会有事的,逸臣君若是知道了真相,想必也不会再怪与父后了。”

    “父后这么多年一直未放弃寻找逸臣君与你两位皇兄,只是这么多年来始终是音讯全无,怕是……”凤后闭上眼睛,不敢再想下去。

    “父后且安心,儿臣不会放弃寻找逸臣君与两位皇兄的,以后便由缘儿来寻找好了。”拍着凤后的手,墨惜缘给了凤后一个安心的眼神,凤后这才安下心来。

    “瞧父后又扯远了,还是先与缘儿说着玉佩的事情吧。”

    “嗯。”

    “这玉佩虽是你母皇赠予我的信物,却也是墨氏皇族每一代凤后的象征,与你母皇的军符有着同等的效力,亦可以称之为皇符,得了这玉佩便可任意的调兵遣将,不受阻挠。不过知晓此事的人除了几位将军便无其他人了,而恰巧守门的侍卫曾经都是将军的亲信,故而也是知道此事的。”

    “原来这玉佩竟是皇族中一直传闻的皇符,母皇待父后可是真好,连儿臣都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个秘密。”

    “你这丫头,就会打趣父后,你不是还有事么,还不快去办?”

    被墨惜缘说的脸上泛起红晕,凤后催促着墨惜缘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父后这般催儿臣走是害羞了不是?”墨惜缘一直以调戏美男为趣,这会难得见凤后如此美男羞涩,不好好的打趣一番岂能对得起自己的名号。

    “你这丫头,看来真的得替你娶妃了,连父后都来调侃,还真是没大没小的。”

    “母皇不是已经替儿臣相中了一个妃子么?难不成不满意?那等母皇醒来父后去与母皇说了可好?缘儿还小,不想这么早便娶妃。”墨惜缘撒娇的抱住凤后的胳膊,只希望凤后能站在她这一边。

    “父后听闻我儿当众挑下了仕阳的面纱,仕阳更是在之前便发誓,今生只嫁与第一个挑下他面纱的男子,更何况我儿先前不是对仕阳也喜欢的紧么?怎的这般后悔了?”难得抓住一个能够调侃墨惜缘的机会,凤后又岂能放过?“为父见着仕阳就挺喜欢的,才貌双全,在你昏迷的那段时间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你,连父后都是自愧不如,有此等男子嫁与我儿,为父才能放心。”

    “父后,您怎的也变成这般了?你不是最疼缘儿的么?怎么也会不顾缘儿的意愿逼缘儿娶妃呢?”见撒娇这一招不好用,墨惜缘干脆死缠烂打缠着凤后。

    “为父正是疼爱缘儿才会同意你母皇的抉择的,那般的好男儿父后此生还是第一次见到,也只有如此佳人才配得上我的缘儿。”

    “父后,您也拿儿臣寻开心。”

    “难道是缘儿当真不喜欢仕阳?”

    “父后,您应该知道的,缘儿无心,或者可以说缘儿的心不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至少那人现在还未出现,所以缘儿断然是不会去伤了别人的。一个人伤了身易治,可是若是伤了心却是再难治愈了,缘儿此生不求后宫佳丽三千人,弱水三千,缘儿只取一瓢足矣,一生一世一双人才是缘儿追与的,儿臣虽流连于花丛,却是留意不留情,父后您也应该知道的才是。”

    坚定的看着凤后,墨惜缘的话语不容人有一丝的怀疑。

    【这几天一直发烧咳嗽,所以文文没更,抱歉了,至于章节名大家别在意呀,实在是想不到怎么起了,浮云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