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情浅奈何天  080 对你并不是利用

章节字数:2837  更新时间:10-12-31 18: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见墨惜缘瞬间的失神,无涧无力的闭上眼,心中那抹痛意正一点一点的吞噬着灵魂。

    深呼吸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睛时,无涧的眼神已变的明亮,所有的爱意被隐藏到了眼底,留下的只有一片坦然。

    “无涧不敢奢求公主的爱,无涧只想知道公主是否真的无爱,若是无爱,公主为何会对祁公子那般,难道那不是爱么?”

    “祁沣奕与我究竟有何过往?为何你们总是提起他?这一次别再随便用一个理由来糊弄我,我不信。”

    “无涧不会欺瞒公主,只是公主与祁公子的事情只有公主自己心中才明白,若是公主无法记起,就算是别人说破了嘴皮子也是无用的。”

    “既如此,那不说也罢,徒增烦恼。”每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心里都是隐约的不安与烦躁,而在这个多事的时候,这种情绪是绝对不能有的。

    听墨惜缘这么一说,无涧怔住了,这不是公主的性子才对,是出了什么事了么?看公主的神情也不似过去那般轻浮。

    “前些日子传闻公主您……如今您没事了?”看着眼前的墨惜缘是真实的,不是他的幻觉。

    “嗯,没事了,不过母皇却出事了。”被无涧这么一说,墨惜缘方才想起来这里的目的,随即拉过无涧朝着里屋走去。

    关紧门窗,墨惜缘脸上终于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无涧,你一直负责收集朝廷的情报,近日来紫沧可有何动静?”

    “在宫主出事的那段时间,紫沧国突然召回太公主紫絮烟,对外宣称女皇病重,而据我们传回来的消息却并非那样。”

    “果然是假的么?怎么这么偏巧不巧的这个时候病重了,是为了降低我们的戒心罢了。”

    “是的,女皇虽对外宣称病重,实际上只是在宫中静养罢了,这个消息怕是紫絮烟也不晓得。”

    “连紫絮烟都隐瞒了?紫沧女皇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手指敲打着桌台,墨惜缘陷入了沉思。

    “女皇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尚且不知,不过据我们的人回报,曾经在紫沧见过浮香阁的人,所以我们目前正在紧盯着大公主。”

    “浮香阁的人一直在兰墨活动,这个时候去了紫沧,而女皇又突然病重,怕是有什么阴谋。”

    “是的,属下也是这么怀疑的,但是现在苦无证据无法证实,不过我们的人正在极力搜寻证据,只要有了把柄便可以将大公主一网打尽;若是真的找不到证据,我们也可以制造出一些证据出来。”身为无涧的时候他可以千般娇,百般媚,但是身为幻无的时候,无涧亦是一个不留情的人。

    只有将一切危险扼杀在摇篮中,他才能够保护好他心爱的人。

    “罢了,只要她不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能饶她性命的时候便饶了她的性命,父后再三叮嘱我,让我留她一命,我不想让父后伤心。”想起凤后的交代,墨惜缘便狠不下心来,也罢,毕竟那人也是她的亲姐姐,她可以对她无情,但是她却不能无意。

    “是,属下明白。”

    “无茗尚未回来,等无茗回来的时候再说罢。”说着,墨惜缘突然的揽上无涧的腰,拉过无涧到自己的怀中,“多日不曾见着美人了,美人可有想念本公主?”

    被墨惜缘这么一调戏,无涧又想起了先前的事。

    黯淡的双眸没有神色,只有如似死水一般的心跳动着。

    不想么?说不想是假的。

    可是想又有何用?一个工具而已,有想念的资格么?

    “无涧只是小倌,没有想念的资格。”背过脸去,无涧闪躲着视线。

    听无涧这么说,墨惜缘知道他还在介怀于先前的事。

    原本是不想解释的,毕竟已经发生的事情,再解释也是多余,不可能当作没有发生过。不过,既然无涧想要一个解释,那么她可以解释。

    笑着转过无涧的脸,墨惜缘亲吻上无涧的额头。

    轻轻的吻有如花瓣一样落在额前,没有力量,却让人心安。

    “我可以解释。”

    轻柔的话语在无涧的耳边化作最犀利的暖剑,刺入心脏,疼痛却带着暖意。

    “呃?”显然没有想到墨惜缘会突然这么说,无涧还没有回过神。

    “最初救下你与无茗之时我并未想过要利用你们,救下你们也纯属偶然,当日送你剑也只是让你留作防身只用。毕竟这天下之大,谁又能够知道以后会怎样?谁又能说以后还会再见?所以,我并不知道以后我们还能再次相遇。后来在倌楼中,我初见你们时只是觉得心里喜欢,觉得你们这样的人不该是供人玩乐的工具,所以才会高价的拍下你们,当日,我也并未认出你就是我曾救下的人。后来,在你的房中见到了那柄剑,这时我才想起你们。”看着无涧眼中露出的惊讶,墨惜缘知道他还不能完全相信,但是那有有什么关系?只要她的确这么做了就不怕被他知道。

    “起初我也没有想过要利用你,只是那时候西罗宫正好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才意识到准确的情报对一个暗组织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而倌楼无非就是收集情报最好的地方。只是,西罗宫女子居多,要进入倌楼非常不容易,这时我才想到你,所以便用了幻落的身份接近你,让你加入西罗宫,并教你武功。”像是怕无涧误会什么一般,墨惜缘又连忙解释道,“不过这只是一开始而已,后来随着我们的相处,我便没有将你当作是幻无看过,我只当你是无涧,我没有让你再继续搜集情报,因为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涉足江湖官场太浅,我不想让你卷入到这场纷争中来。”

    “无涧,不管你是怎么看我,怎么想我的,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利用你的意思,即使一开始是的,但那也不是纯粹的利用。”

    “公主,无涧明白的。当日加入西罗宫是无涧自己的意愿,公主并没有强迫无涧。”回想起当初,的确是自己的意愿,公主只是引导了一下而已。

    再想着方才自己的言行,无涧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不该做的事情。公主于他不仅是主子,更是恩人,他怎么可以那么对自己的主子和恩人,即使是爱,他也不应该。

    “公主,方才是无涧不懂事了,冒犯了公主,还请公主惩罚。”说罢,无涧单膝跪在地上,低着头。

    见无涧如此,墨惜缘一阵心疼。

    “傻无涧,我怎么会怪你。”弯腰,双手扶起无涧,墨惜缘宠溺的道。

    玉手无意间碰到无涧的腰间。

    一声脆响,有什么东西掉落在了地上。

    听见响声,无涧连忙的弯腰拾起,只见一块雕刻着凤纹的玉佩被无涧呵护如至宝一般握在手中。

    这玉,似曾相识。

    墨惜缘使劲的想着在什么地方见过,却终究是想不起来。

    “这块玉雕刻的很精美,玉也是上等的好玉,想是无涧以前家中之物吧。”见无涧那般的爱惜,再联想起无涧的身世,墨惜缘很轻易的便猜了出来这玉的来历。

    “嗯,这涅槃是我爹留下的,是爹生前最心爱的东西。”

    “涅槃?是这块玉的名字?”墨惜缘第一次听到有玉叫这种名字,不过见其玉身是一只凤凰后便也猜到了其意思。

    “凤凰涅槃,而这块玉便是以凤凰为其原型雕刻,所以才有了涅槃这个名字。”

    “真是难得那位起名字的有心人了。”一块玉也能弄出这么多名堂出来,定是个风雅之士了,反正她是没这个雅兴。

    “这玉的名字是我娘起的,也是我娘送与我爹的,所以我爹才会将这块玉视为珍宝,直至临终才交给我。”涅槃在手,无涧似是陷入以前的回忆,皱着眉,似乎是很痛苦一般。

    “一直都不曾问过无涧的家世,只道家道中落,无涧的爹娘都去世了么?”忽然的,墨惜缘很想要去了解无涧,或许是被他身上那种浓烈的忧伤感染了吧。

    “我爹去世了,至于我娘——”停顿了一下,无涧摇着头无奈的道,“我从未见过我娘,只是听我爹说过我娘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

    “无涧似乎从未对公主说过无涧的事情,公主有兴趣知道么?”

    “无涧若是愿意说,惜缘自是洗耳恭听。”

    此刻,他们不是主子与下属,不是恩客与小倌,不是公主与平民……此刻,他们只是朋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