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五十四章 惊雷

章节字数:2186  更新时间:11-03-02 15: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成亲后的子衿,仍然住在翠竹轩,慕容奕的饮食起居仍然由她亲自打理,一切仿佛没有变化。唯一不同的是,成亲后,慕容奕倒很少再回到天墨阁,一下朝,他便朝翠竹轩里来了。他们沉浸在柔情蜜意的情话里,忽略了眼前所有的人,幻想着像世间所有平凡的夫妻一样相亲相爱地生活着。

    这样的日子,是快乐的,是充实的,也是安逸的。这让子衿很是满足,偶尔闲暇想起悠扬,想起与悠扬的约定,觉得恍若前世。然而,有时,她又很不安,觉得是自己的心正一点儿一点儿地背离了悠扬,背叛了与悠扬之间的约定。

    日子便在她的满足与不安的纠结中一天天溜走了。

    时已暮春。这年的天气很是怪异,整个春季,太阳都虔诚地每天清晨从东方升起,傍晚从西方坠落,竟是连一丝儿雨也没下。空气干燥得连屋外植物新长的枝叶儿也失了光彩,蔫巴巴地垂着,像个垂死的老人。

    各地不断有传言流入京城,说大历王气将尽,所以天气这般怪异,春天将雨不雨;朝堂之上,不断有各地官员呈上的折子,禀报所辖之处的旱情;皇帝也很急切,不断地设台祈雨,每次祈雨完毕,官员百姓都满怀希望地等待着甘霖降落,然而每日望着阳光炙烈地照下,又都丧气懊恼,然后再一次努力地蓄积希望准备着下一次的祈雨……

    大历王朝急需要天降甘霖。

    终于,这一日,太阳升了半日,天空中刮起了一阵猛烈的风,乌云被急急地召来,深深地埋没了太阳的影子。突然,一声惊雷在天空中炸开,人们却异常兴奋起来,或坐在屋里,或立于街头,莫不是殷切地仰头望向天空。

    豆大的雨点儿就在人们的这种殷殷期望中急切地下了起来。然而,这一下,天空便好像破了个洞似的,一连下了半月,那雨仿佛还没有终结似的,一直下着,没完没了。坊间关于大历王气将尽的传言更甚,几乎成了真理,人人自危。

    是以,慕容奕近些日子总是很忙。然而,再忙,每晚都不忘做着他新婚夜承诺的事情——睡前总是温柔地吻着子衿的眼睑、鼻翼、脸颊,轻轻地搂着她入睡。

    这日,傍晚时分,慕容奕还没回来。子衿不免暗暗担忧起来,端坐在木屋前面的廊下,不停地透过雨帘张望着竹林夹着的那条小径。突然,一个披簑戴笠的身影急急地出现在雨幕中。子衿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立起身缓缓地迎了上去。

    那个身影走至廊上,跺了跺脚,卸下了全副武装,却是慕容奕的侍卫。他见了子衿,毕恭毕敬地施了一礼:“娘娘。”

    “太子殿下呢?”

    “皇上染恙,殿下今日可能不会回府了,特意让小的来禀报娘娘,让娘娘不要担心。”那侍卫说完,又施了一礼,重新穿戴上御雨的装备,步入雨幕中。

    子衿望着他的身影,若有所失。她缓缓地踱回自己的房内,坐在榻前愣愣地出神——皇上染恙?那一定是极严重了,不然,慕容奕不会留在宫中过夜。这样看来,坊间的传言竟要变成真实了,悠扬的目标很快便能实现了。然而,想到此处,她的心却像被刀绞了一般,狠狠地疼了一下。若悠扬真的胜了,她该拿慕容奕怎么办呢?想着想着,她的心更是不安起来,不由得皱了眉头,双手死死地抓住了衣襟揉搓着。

    “小姐,小姐。”

    墨香挑帘而入,连唤两声,却见子衿仍然怔怔地,并未应声,不由得提高声音,凑到她耳边唤道:“小姐!”

    子衿似刚从梦中被惊醒了一般,茫然地望向她。半晌,才出言:“有事儿么?”

    “小姐,你在想什么呀?是不是殿下没回来,担心了?”墨香嘻嘻笑道。

    子衿被说中心事,不由脸一红,嗔道:“你胡说什么!”

    望了墨香一眼,又喃喃解释道:“皇上染恙,他今儿不回来了。”

    “皇上病了?那定是很严重了吧?皇上年迈,身子一直不好,但殿下从来不曾在宫中过夜的啊。”墨香听了,也惊愕起来,“小姐,你说,外边的传言会不会变成真的呀?难道,咱们的皇上,真的活不过今春?”

    “你别胡说八道!”子衿的眼突然冷冷地瞟向她,带着警告的意味。蓦地,又叹了一口气,低低地说了一句:“墨香,如果是真的,我该怎么办?”

    “小姐,这么简单的问题,值得你这样发愁?如果是真的,太子殿下便是皇上了,你当然会成为宫中的娘娘啦!”墨香见子衿一脸的凝重,不得要领,只觉得子衿有些太杞人忧天了。

    “哦——”子衿闻言,向墨香展颜一笑,心道:也是,即使皇上当真过不了今春,悠扬也不一定会如愿以偿。一切都还是未知数,自己凭白操什么心,横竖到时候会想出个万全的法子的。心里虽这样想着,然而,到底是一颗石子儿掉落到了心里,更是忐忑起来。

    她定了定神,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我今儿听说,太子妃娘娘病了有半月了,一直不见好。小姐,你要不要去瞧瞧她?”

    “她病了这样久了?有没有请太医去瞧?殿下知道不知道呢?怎么才说?她屋里的那些侍女都做什么了?”子衿闻言又是吃了一惊。

    “听说,是太子妃娘娘不让告诉太子殿下的,就请了一个太医瞧着。说来也怪,太子妃娘娘那病按说也是极普通的伤寒,然而却是反反复复,好两天儿坏两天的,竟不见断根儿。太医也束手无策,只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墨香索性把听来的一股脑儿全都倒了出来。

    子衿皱眉望了望外边儿的天,沉吟了片刻:“墨香,咱们去瞧瞧她罢。”

    “现在?小姐,现在天都快黑了,雨又这样大,咱们还是明天再去吧。”墨香劝道。

    正说着,小莲从外边挑帘进来:“娘娘,不好了!说是太子妃娘娘不行了,请您快些过去呢!”

    “别着急,慢慢儿说,是听谁说的?”

    “太子妃娘娘屋里的侍女刚来找太子殿下时说的。”

    “墨香,咱们快走!”子衿听罢,抬脚便往屋外走去,墨香也赶紧跟在她的身后。

    小莲怔怔地望着她们的身影发呆,半晌才想起什么似地,跑到屋里取下雨披追了出去:“娘娘,您穿上雨披再去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