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吞噬执事

章节字数:3203  更新时间:12-05-26 2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走在繁华的街道,我的思绪在飘荡。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大家都有点精神不足,唯有赛巴斯像没事人一般,依然精神依旧。我无言的望了他一眼,眼尖的看到马路边有长凳,直接跑过去休息。立夏他们看着我,然后也一步一步的跟着我,坐在了长凳上。

    每个人的姿势都不一样,我仰着头,望着天空飘浮的云彩,把思绪放空。余光里,立夏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唯子从草灯那里拿过了相机,继续表情丰富的观看着今天的照片。弥生眯着眼睛,学着我仰着脑袋靠在长登上。

    最有坐像的是我妻草灯,翘着二郎腿,转头望着立夏的目光里,满是温柔。那么赛巴斯呢?我在意的转过头,赛巴斯站在一边,笔直的像一个人偶,见我转头望他,对着我微微一笑,动了动嘴巴。我听到他在呼唤我,“大小姐。有事么?”

    “想喝咖啡。”我动了动嘴唇,也只是说说而已。赛巴斯听完,却转身离去。我忽然在思考,他这样安静的遵从我的不算是命令的命令,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冷着脸,望着赛巴斯的方向。耳边,草灯的声音缓缓的传入,“你,在意什么?”

    我转头,看了草灯一眼,他的目光,依然停留在立夏的身上,但是我却分明的感觉到,他的那句话,是针对我而说的。我不言语的伸出手,放在了立夏的头上。立夏惊讶的抬起头,望着我,满眼睛的不解,“荼靡,你怎么了?”

    “没事。”我淡淡的摇了摇头,揉了揉立夏温柔的头发,顺手抽回,抚摸了一把他的耳垂,软软的,柔柔的。我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同样的触感,却发现摸上去的心境,是完全的不相同。我别过头去,“你的耳洞,是谁打的?”

    “立夏。”草灯回答的爽快,没有任何的隐瞒,立夏的脸,一下子红透,望了一眼草灯,又低下了头去,仿佛在回忆什么,又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大小姐,咖啡。”这一次的赛巴斯,并没有阻止我继续喝咖啡,看着他递过来的咖啡,我却没有动手,只是望着他,“黑咖啡。”

    “是的,大小姐,黑咖啡。”望着眼前简陋的包装瓶,在望一眼赛巴斯,我接过咖啡,揭开盖子喝了起来。赛巴斯从随手的袋子里,拿出了其他的饮料,一个一个的递到了其他人的手中,我的目光,却没有停留。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又一股想打耳洞的冲动。

    掏出手机,我无聊的翻看着里面我存放的东西,唯子却在身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好困啊,今天好累,我们回去吧。”弥生在恭维,在符合,我却没有回答。立夏点点头,我却依然没有动。所有的人都站起了身,见我不动,全部不解。赛巴斯冷漠微笑,“大小姐就由我送回家,你们先回去吧。”

    “好的。那赛巴斯拜拜~”唯子和弥生,立夏和草灯,三三两两的走向了回家的路。太阳渐渐西下,我看着自己被灯光改变的影子,很疲惫。赛巴斯仿佛看穿我一般,一个公主抱的将我抱在了怀中,我也懒得去思考,就那么安静的躺在他的臂弯里,想沉沦。

    “大小姐,回家?”赛巴斯的语气里,小心翼翼的问询。我点点头,仰起脖子,没有精神的眼睛却对上了赛巴斯深沉的目光。我眯着眼睛,无力的将脑袋靠在了赛巴斯的胸膛,由他一步一步的抱着我,走向回家的路。

    “我想打耳洞了。”我低着头,眯着眼睛轻轻的开口,我不知道我何来的想法,也不知道是否是想让赛巴斯来实现我的这个想法,我只是淡淡的,将这句话说出了口。赛巴斯良久没有回答,等他站立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们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寂寞的感觉瞬间将我吞噬,这偌大的房间,出了一个恶魔,什么都不存在。我站立着不动,赛巴斯也没有动弹。“我想打耳洞了。”我再一次的重复,期盼着什么。

    “是,大小姐。”赛巴斯没有再一次的抱起我,而是牵过我的手,一步一步的带着我,离开了这个空荡荡的地方。我们从繁华的马路走到寂寞的房屋,又从寂寞的房屋再一次的走到繁华的马路。那紫醉金迷的灯红酒绿,把这个世界照耀的无比腐朽。

    “老板,打耳洞。”赛巴斯的声音里充满了冷漠。饰品店的老板见来了和人,满脸堆笑的走了出来,手里,各种的银针耳钉闪耀着独特的光芒。我望了一眼赛巴斯,又望了一眼老板,“用这个就可以了么?”我指了指面前玲琅满目的耳钉。

    “是啊。又有耳洞又有耳钉。”老板回答的信心满满,“老头子我可是技术不错哦,绝对不疼,也不会流血。”

    看着那老板满脸堆笑的样子,我却只是拿起一朵蔷薇耳钉,递到了赛巴斯的手上,我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感色彩。我撩起长长的头发,露出耳朵,眯着眼睛自言自语,“除了我家赛巴斯,谁的技术我都不相信。”

    我可以想象到那老板脸上的铁青,我也可以想象到赛巴斯的表情,纠结一团的样子。睁眼,我望着赛巴斯,“你,害怕?”

    “不是,大小姐。”赛巴斯摇了摇头,手拿着蔷薇耳钉靠近了我的耳垂,我闭上眼睛,安静的如同一个瓷娃娃。耳垂瞬间被刺痛,我皱起眉头,睁眼,赛巴斯满脸的歉意,我放下头发,冷漠的一笑,“原来我家执事也有失手的时候。”不用看,我知道那朵蔷薇耳钉已经在我的耳朵上,开始闪耀出属于他自己的光芒。

    “抱歉,大小姐。”赛巴斯回答的淡然,牵起我的手,如同我们进入这家店铺一般的走出了店铺。我望着赛巴斯的背影,“传说,一起打耳洞的人,下辈子也会在一起。”我看到赛巴斯的背影,僵直了一下。赛巴斯回头站立,半跪在了我的面前,他猩红的眼睛,血色目光,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赛巴斯,永远跟随荼靡大小姐,身为您的执事,一直,在一起。”

    夏尔的灵魂又开始在我的体内不安分,我却微笑的张开了嘴,这算是一个恶魔的承诺么?我望着眼前跪着的赛巴斯,目光闪烁。四周,三三两两路过的人群,议论声,拍照声,不绝于耳。赛巴斯如没听见一般,我也如没看见一般。

    “赛巴斯,有些话语,说过后是永远不能更改的。”我伸出手,抚摸着赛巴斯绝艳的脸庞,没有微笑,也没有表情。我从赛巴斯的瞳孔里,看到了冷漠的自己,还有冰凉的赛巴斯。

    “是。大小姐。”赛巴斯牵过我的手,吻上了手背。四周一片尖叫,我和赛巴斯却依然不理睬。赛巴斯缓慢的站起了身,靠近我的脸庞,在他为我刚刚打的耳洞那里,落下了他冰凉的唇,“赛巴斯以自己的灵魂起誓,永远追随荼靡大小姐。”

    那普通的蔷薇耳钉,瞬间发出耀眼的光芒。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理,凉凉的眼泪滑落。夏尔在哭泣么,是因为赛巴斯背叛了他还是因为赛巴斯跟随了我?我来不及思考,拉着赛巴斯的手,再一次的望那个寂寞的房屋走去。

    掏出手机,我给立夏发了一条短信,“立夏,我打了新的耳洞,你要试试么?那一针穿透的滋味,是痛苦还是幸福?”

    立夏的短信回的很快,打开,却是另一种说词,“荼靡,你怎么还没有回家。你和赛巴斯在马路上做什么,网络里全部是你们的照片。他向你求婚么?太早了吧。”

    来不及回复,又一条短信直接跳了出来,唯子的样子,浮现在眼前,“荼靡,赛巴斯跪着在做什么呀?你终于打耳洞了吗,我看好像是蔷薇的耳环哦,很适合你呢,不早了,记得早点回家哦。”

    最后一条短信,来的很意外,打开,是我妻草灯发过来的。我想了想,我的号码,他是从立夏那里等到的吧,“不同于我们的你,终于看上去不寂寞了。”

    寂寞么,还是不寂寞呢?我关上手机,没有给他们任何一个人回复。赛巴斯打开房门,给我冲上一杯牛奶,安静的递给我,站在我的身边。我起身,将牛奶放在了桌子上,将自己狠狠的甩到了床上,那柔软的床,瞬间包围我,及时我依然感觉寂寞。

    我忽然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很混乱,也很迷茫。我依然还在思考,我的存在,到底是什么。我不是对夏尔说要帮他找出他的身体的么,可为什么到最后,我却背叛了夏尔,占据了他的赛巴斯?

    “大小姐?”赛巴斯站在门口,看着我在自己的房间里沉沦。我抬眼,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蔷薇耳钉,“赛巴斯,你这样,算是背叛么?”

    “……”赛巴斯没有回答,我对着他勾了勾指头,一阵妖孽的风吹过,将他吹到了我的身边,我反身压在赛巴斯的身体,冷漠的盯着他,“你这样,算是对夏尔的背叛么?”我的语气,有一丝自己尚未发掘的死气。

    “我和夏尔少爷的契约,已经消失。”赛巴斯安静的望着我,说出了一个事实。

    “是么?”我冷笑,邪恶的勾起嘴角,“那就让我吞噬掉你的灵魂吧。”我笑的冷漠,笑的邪恶,我的唇,冰凉的落在了赛巴斯的脖子上,一路的游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