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55 地狱少女

章节字数:3364  更新时间:12-07-07 11: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又睡着了,我想我应该是在梦境里面,因为我看到了阎魔爱,还看到普通的人类,但是他们看不到我。就如同我在失去光明失去声音的时候一样,我伸出手去触摸他们,却没有人能够给予我回应,我张开嘴说话,说出来的却是空洞的一无所有。

    阎魔爱望着眼前的男人,表情里尽是淡漠,她把这件事情完全当成了一项工作,没有任何的其他思想,或者说,从第一次遇见地狱少女阎魔爱的时候,我看到的她,就一直是这样淡淡的,观望着身边的一切。怨恨与不怨恨,在她看来,永远都只是淡漠。

    我从身后拥抱住阎魔爱的身体,阎魔爱依然没有感觉,可是,我却仿佛听到她的唇,一点一点的开启,“是你么,荼靡。”你看到了么,或者说,你感受到了么?我微笑的拥抱着阎魔爱,将自己的脑袋,安静的枕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安静的观望着属于阎魔爱的世界。

    阎魔爱递上了哪一个象征着契约的人偶,我看到面前的男人的脸色,动了两动。又是男人吗,又有怨念么?我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对于男人的怨恨,我有着莫名的讨厌。应该,是上次被怨恨过的关系吧。我看着阎魔爱嘴唇动了动,那不曾改变的话语,缓慢的流淌着。

    一旦解开了绳子,就等于和我正是定下契约,我会立即将你怨恨之人带入地狱。但是,要复仇的话,你自己也要付出代价。害人终害己,在你死后,你的灵魂也会落入地狱。无法升入极乐世界,你的灵魂将在无尽地痛苦中,永远地徘徊。不过这是死后的事了。你真的要复仇的话,解开那红线就可以了。之后的事就由你自己决定了。

    我忽然觉得,阎魔爱的生活很无趣,松开拥抱着她的双手,我淡淡的转身,选择了离开。一层不变的生活,一层不变的工作,一层不变的怨恨,以及不同面容的男人和女人。我忽然很好奇,阎魔爱,你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樱花何时开放,何时在小山村中开放,樱花何时放出香气,欢笑的七岁孩子玩耍时……”恍然之中,我听到这样一首淡淡的歌曲,在耳边响彻。漠然的回头,阎魔爱和那个接受了人偶的男人,已然不见,而面前的景色,仿佛是很久之前的时代。我看到阎魔爱,穿着白色的衣服,眼睛里依旧流着血泪,满目悲伤,她的嘴里,一直重复的唱着,那一首简单的歌曲。

    火光四起的燃烧,大人孩子们的哭喊声,我看到一个男孩子,望着阎魔爱,泪水涌动……

    “大小姐?”耳边传来赛巴斯的呼唤,我陡然的睁开了双眼。阳光有点刺痛,我的眼睛四周,湿润润的不知道为何。

    “大小姐,你怎么哭了?”耳边,赛巴斯的呼唤热切而忧伤,我转眼望去,他的目光里,淡淡的温柔夹杂着悲哀,是为我眼角的泪水悲哀,还是为了什么悲哀?我皱了皱眉头,坐起了身子,抬眼望向了赛巴斯,忽然有点不知今日何时的冲动。

    “我在……妖馆?”我的思绪有点短路,当我张开嘴说出话语的时候,赛巴斯的脸上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喜。他点了点头,“大小姐,您恢复了,眼睛看得见,也能说话了。”

    “恩。”我淡淡的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那个看上去如此真实地梦境,到底是什么?阎魔爱,她真的感受到我的存在了么?或者说,从根本上来说,我和她就是同样的存在?我摇晃摇晃脑袋,头有点疼。我皱着眉头眯着眼睛,望向了窗外的天空,明媚的阳光,很……刺眼。

    “大小姐,不舒服?”赛巴斯原本欣喜的脸上,瞬间又转变成了担忧。他伸出自己冰凉的双手,抚摸上我的太阳穴,轻柔的按摩着。那舒服的感觉,让我安静的再一次的闭上了眼睛,阎魔爱那悲伤的瞳孔,瞬间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好像看到阎魔爱了。”我淡淡的开口,仿若在梦中的她,一身白衣,满眼血泪,所到之处,一片杀戮,一片血腥,一片……火海。

    “哦~”赛巴斯淡淡的应了一声,“阎魔爱小姐确实是来过啊。”他的语气里,清凉的告诉我一个我知道的事实,“看了大小姐之后就走了。”

    “恩。”我点了点头,伸手握住了赛巴斯的手掌,阻止了他继续按摩的动作。我睁开双瞳,安静的看着赛巴斯,语气平淡,“我看到的阎魔爱,一身白衣,满眼血泪,她应该很痛苦。”

    “那么,大小姐,你呢?你的痛苦和无助的时候,有谁知道,有谁看到?”赛巴斯将我的手放在了他的唇边,落下轻吻。我挑眉,望向了赛巴斯,“我的痛苦和无助么?没感觉。”

    “大小姐。”赛巴斯十分无奈的望了我一眼,我却将目光收回,摊开了自己没有被握住的手,仿佛有什么从掌心流逝,我想握,却又握不住。

    “我想见她。”我淡淡的开口,目光里满满的都是疑惑。为什么,我看得见阎魔爱的过去,为什么,我看得到赛巴斯消灭嗜血鬼的过程。可是我明明在沉睡,明明在这座妖馆之内。

    “大小姐。”见我淡淡的语气和淡淡的容颜,赛巴斯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一言不发。倒是一直没有出声的锥生零,缓缓地开了口,“大小姐?要喝咖啡么?”

    “要~”我眼瞳瞬间闪亮,好久好久没有喝咖啡的感觉了,仿佛有几个世纪那么久远。赛巴斯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将目光望向了锥生零。锥生零淡漠的走到咖啡机旁,取下已经早就准备好的咖啡,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接过咖啡杯,大大的喝了一口,浓浓的黑咖啡的味道,在嘴里缓缓地蔓延开来。果然,还是黑咖啡比较适合我的口味啊,即使,他一直都苦涩的难以入口。

    “不哭么?”锥生零皱着眉头看着我喝光了所有的黑咖啡,他也曾经尝试过,但是喝下第一口之后就不愿意再喝第二口,所以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大小姐,总是喜欢喝这样苦涩的玩意。

    “习惯了吧。”我微笑的将咖啡杯递给了锥生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喝黑咖啡,也许和我的过去有关,谁知道呢?沉默的低下头,一瞬间整个房间之内,又陷入了死寂。赛巴斯的瞳孔,散发出红色的诡异光芒,我抬眼望去,阎魔爱安静的站在角落里,注视着赛巴斯怀里安静的我。

    “你来了。”我淡淡的开口,仿佛看到了一个很久不见的老朋友。阎魔爱点了点头,走到床边,坐下。她伸出手,抚摸上我的脚踝,“好了么?”

    “恩,大概吧。”我动了动脚,转了个圈,没有任何的不适,只是包扎着的伤口,让我看不清楚具体的恢复情况。赛巴斯安静的伸出手,小心的一圈一圈的解开了包扎好的绷带,那淡淡的红色的肉,在雪白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刺眼。

    “还好,及时的杀了嗜血鬼呢。”阎魔爱的眼睛里,淡淡的散发出了我从来都没有遇见过的温柔,我恍然的点了点头,“恩”了一声,我在恩什么,我自己却浑然不知。

    “阎魔爱大小姐,需要喝红茶么?”锥生零站在一边,将自己完全的看成了这个房间里的主人,他从小厨房里泡好红茶,连着盘子一起端到了我们的身边。阎魔爱对着锥生零淡淡一笑,伸手端起了一杯红茶,放在鼻子前淡淡的闻了一闻,微笑的入口。

    “有4杯哦一共~”我抬头奇怪的看着锥生零,锥生零却淡淡的看着我,“一个人一杯。”好吧,锥生零这孩子总结下来,也还是一个好孩子,就是某些时候,和曾经的赛巴斯一样喜欢装冷漠。我淡淡的伸出手,默默地拿过属于我的一杯红茶,瞟了赛巴斯一眼,闭着眼睛喝下。

    赛巴斯嘴角上翘的接过锥生零递过来的红茶,小小的喝了一口,“不错~技术有所提高~”然后将手里的红茶杯,又放回到了盘子里。锥生零淡淡的将盘子放在一边,自己也拿起了一杯红茶,淡漠的品尝着。“今夜我出去巡逻,总感觉最近又有吸血鬼在涌动了。”

    “哦。”我淡淡的应了一声,估计都是那该死的嗜血鬼还得,不过,我到底最初是为了什么原因才把锥生零这孩子留下的啊。我打量着锥生零的目光里,充满了思考。好像是为了让他更有能力……吧。

    “过两天我来接你。”阎魔爱一直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在我发呆的时候冷不丁的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我一愣,转头看着她,开始疑惑,“为什么?”

    “这两天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只是想带你,去看看我那边的世界。”阎魔爱的话语冷冷清清,她放下红茶杯,如同她来的时候一样,悄声无息的离去。我眨了眨眼睛,望向了赛巴斯,“她又要带我去参观地狱么?”我的问题,好像很白痴。

    “也许不是。”赛巴斯望着我,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或许,大小姐能从那里发现什么。”赛巴斯的下一句话,说的我不明不白~什么跟什么?

    “夏尔,赛巴斯在说什么?”我很没形象的拿脚踹了一下一直都保持着坐着姿势不动的夏尔,疑惑的询问着。

    “我在你的身体内,感觉不到你的过去。在你昏迷的时候,告诉了赛巴斯,就这么简单。”夏尔皱着眉头的看着我,说的清凉仔细,“倒是荼靡大小姐,你病一场之后真没礼貌也。”

    “好吧,我认错。”我举手投降,坐在了夏尔的身边,“我的过去……么?”赛巴斯的怀抱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猪一样的。”锥生零的声音,淡淡漠漠的,我却听得一清二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