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56 欲望思念

章节字数:3202  更新时间:12-07-13 22: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沿路都是红色的彼岸之花,开在一片空寂的地方里,红艳艳的印上了我的眼瞳。我望着这随着风摇摆的地狱之花,嘴角的微笑,淡淡的勾起。彼岸花么,花开不见叶。我伸出手,想要抚摸这一片的通红,却在伸手之处,什么都不曾触碰到。

    是虚幻的么,或者这不现实的存在,点点滴滴的刺激着我的神经刺激着我的视觉,让我想去看到什么,或者回忆起什么?我勾住嘴角,淡淡的坐在了这一片红色的彼岸花丛之中,仰头望着昏暗的天空,发呆。

    “在看什么?”身边阎魔爱的声音,轻柔的传入,我没有转头,依然看着那昏暗的天空。余光之中,阎魔爱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坐在了我的身边,和我一样的躺在了彼岸花丛之中,学着我的样子,将目光投向了那一片昏暗的空旷天空。

    “天很宽广。”我淡淡的吐纳呼吸,眼睛慢慢的眯成了一条线,“心情不好或者孤独一个人的时候,这样子仰望天空的感觉,挺好的。”我淡淡的声音,缓慢的说出,传达到了阎魔爱的耳朵里,不知道她听进去了多少。

    “海也很空旷。去看过么?”阎魔爱的呼吸,淡淡的传达到了我的手臂之上,我转头,对上了阎魔爱红色的瞳孔,很漂亮也很妖艳。只是阎魔爱的脸上,淡淡的没有表情,这一点却让我觉得很悲伤。

    “不记得了呢。对于过去,我全然不记得。”我语气淡淡的摇了摇头,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又将视线望向了那昏暗的天空,“我在想,每一个人都有他存在的意义,可是我的呢?我连过去是什么样子的都记不起来,又为何要存在?”

    “也许,你只是不想记起来。”阎魔爱坐起身,安静的望着我。我疑惑的将目光又一次的移到了阎魔爱的身上,“比如说?”我试探的说出了三个字。

    “比如?”阎魔爱歪着头想了想,微风轻轻一吹,她黑色的长发随着风舞蹈着,很漂亮。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不知道是梦还是甚么的场景,阎魔爱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流着血泪,跳着最凄凉的舞蹈。

    “恩,比如。比如,小爱是甚么样的存在?”我懒得动身,就一直躺在那里,安静的望着阎魔爱,她洁白的肌肤上,细腻的反射出了精致的光芒。我吞了吞口水,伸手抹上了自己的脸庞,心里暗自感慨,要是我也有那么细腻的肌肤,该有多好啊?

    “我的存在,也只是为了让那些有怨念的人类,消除怨念而已吧。”阎魔爱的眼神黯淡了些许,我看到了许多的不情愿,还有更多的却是了然于心的顺其自然。很多的事情,既然改变不了其最初的选择,那么,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淡然接受。

    “那小爱觉得我的存在是什么呢?”我微笑的望向了阎魔爱,怎么说呢,我不太喜欢她这样的表情,我宁愿她一直安静的不说话,也不希望她的神情里,落入落寞。

    “大概,是思念之类的东西吧。”阎魔爱望着我的目光闪烁了一会,伸出手支撑在地面仰起头,“思念这个东西,和欲望纠结在一起,好则好,不好则会陷入无限的堕落。”

    “好像,是的吧。”我想了想,绕了绕自己的头发。那一票的黑色,长长短短的,应该是需要去修理修理了才好。阎魔爱的一句话,仿佛点醒了我一般,我也仿佛明白了为什么,赛巴斯一直会存在于我的身边。不是因为我诱惑着他签订了契约,而是因为夏尔,一直在我的身体之内。

    “夏尔,果然是因为你呢。”我站在夏尔的面前,面无表情。我不知道我应该高兴,还是不高兴,只觉得有一抹淡淡的思绪离愁,在我的心头围绕。

    “我怎么了?”夏尔露出他蓝色的眼睛望着我,不明不白。我淡淡的勾起嘴角,坐在了夏尔的身边,“夏尔,你还记得什么么?”

    “你指什么?”夏尔皱着眉头看着我的一系列动作,有点点愤怒的感觉,“为什么我觉得今天的你,那么奇怪?”

    “我哪一天,又不奇怪了呢?”我挑眉勾起嘴角望着夏尔,眼睛里,却是无尽的冷漠,“我只知道,如果我有方法让你存在于我的体内,那么我就一定有办法找到你的躯体将你赶出我的体内。”

    “为什么。不是……挺好的么。”听我说出如此决绝的话,夏尔的表情明显一愣,他满脸的不明白,看着我,我却头也不回的选择了离开。也许很多的时候,不是没有分别,而是我们的内心深处,抵抗着这最决绝的离别,但是既然如此又能如何?

    没有谁能够在彼此的生命力永恒,除非死亡。既然知道只有死亡的结局才能永恒,又为何,要去制造这最残酷的结局呢。我摇了摇头,睁开了双瞳,双眼,淡淡的望着天空中看不见的深处,我开始微笑,“也许,我真的是欲望和思念的代名词,也说不定呢。”

    “什么?”阎魔爱不明所以的转头看着我,见我的脸上露出了释然的微笑,淡淡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你的路,是你自己选择的,不论你记得还是不记得,那也是你,自己的路。”阎魔爱说完,站起身,走向了远处的小屋,“我要……去工作了。”

    又是,将自私的人类,流放到那无尽的地狱之中吗?我伸出手,将头埋进了臂弯之中,淡淡的微风吹过,有什么在我的面前飘然流逝,我抓不住也看不清,仿佛是关于我自己的,又仿佛不是关于我自己的。

    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原谅吗?想起那一抹苍白的阎魔爱,想起那流着血泪吟唱的阎魔爱,我的心,没由来的一阵撕裂,我痛的皱眉,昏昏沉沉的缓慢而决绝的闭上了双瞳。我的黑色羽翼,在瞬间展开,安静的覆盖住我的身体,诡异而闪耀。我那瞳孔的血色,一抹一抹的,缓慢消失。

    “大小姐……”赛巴斯淡淡的担忧声,在我的耳边轻柔的响起。我皱着眉头,不太想睁开双瞳。我应该是和阎魔爱在一起的,那满地的红色妖艳彼岸花,曾狠狠的刺痛我的双瞳,可是为什么,身边会有赛巴斯的声音?疑惑着半眯起双眼,赛巴斯和锥生零的双瞳,担忧的看着我。

    “恩?”我一个挺身的从床上坐起,我记得我的思绪在飘荡;我记得,阎魔爱看着我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落寞;我记得,我们两个人躺在地上看天空的场景,安静,沉默并且遥远;我还记得,在我的思绪消失的前一刻,我的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撕裂,望向四周的瞳色,瞬间血红。

    “大小姐,你脸色不太好。”锥生零望着我,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我点了点头,抚摸上自己的额头,有那么一点点汗珠的感觉,赛巴斯见状,从荷包里拿出手帕,小心的擦拭着我的额头,“大小姐,您做噩梦了么?”

    “也许吧。”我淡淡的望向了窗户外的昏暗天空,果然也和那个时候与阎魔爱在一起的时候看到的天空颜色是一样的么?我冷漠着自己的情绪,避开了赛巴斯和锥生零的关注,光着脚丫,走在冰凉的地板之上,走到了窗户旁边。

    窗外的天空很阴霾,乌云沉沉叠叠的落在天空,偶尔一道闪电,寂寞的划过。我又想到了那个时候的阎魔爱,一身苍白,满眼血泪,安静寂寞的吟唱。我伸出手,抚摸上窗户透明的玻璃,“你寂寞么?”我提问出来的话语,不知道问谁。

    雨点一点一滴的落下,从小到大。敲打着玻璃窗户的雨滴,最后变成了倾盆的水流,顺着玻璃的岩壁,滑落在地面之上。我转头,望向了赛巴斯,“我想出去走走。”

    “遵命,大小姐。”看出我的心情不佳,赛巴斯并没有过问具体的原因,而是安静的走到了我的身边,温柔的一把将我抱进了他的怀抱之中。我光着的脚丫,随着小腿,在空中晃荡了两晃,赛巴斯还没有迈出脚步,锥生零已经拎着我的鞋子走了过来,替我穿上,“小心着凉。”那淡淡的语气里的关怀,我淡淡的忽略掉。

    赛巴斯推开门,打开伞,抱着我走出了妖馆。倾盆的大雨滴落在雨伞之上,仿佛凶猛野兽发出的猛烈攻击。我淡淡的伸手环抱住了赛巴斯的脖子,将目光望向了他的身后,我眼里流露出来的思念,谁都不曾看见。

    “放我下来吧。”我淡淡的开口。赛巴斯依言,小心的将我放在了地上。双脚接触到地面,那湿漉漉的青草感受,让我安心的微微一笑。我抬头望着被雨伞遮挡住的天空,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大雨之中。“大小姐,会感冒的。”赛巴斯紧张的开口,我却单单的摇了摇头。

    “大小姐?”赛巴斯温柔的声音,如春风一般。我抬眼望向了他,黑色的羽翼无声的悄然展开,“总有一天,我还是要习惯自己一个人生活。总有一天,你也还是会离开我。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学习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一切。明天,我们去寻找夏尔吧。该是去找他的时候了,并且寻找,属于我自己的回忆。”

    赛巴斯并没有说话,只是望着我,眼瞳里的忧伤一闪而过。我故意忽略,不想去在意。我喜欢你啊,赛巴斯,我们生活在一起这么久,你发现了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