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一卷  第四章 云母屏风烛影深 晋王提亲

章节字数:3951  更新时间:10-06-24 18: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武帝十五年,李风云刚十五岁及笄。

    温暖如春的屋内,燃着冉冉升起的熏香,她悠哉悠哉地坐在椅子上,正用最舒服的姿势看着一本古籍。

    正在绣花的梅小青眼瞥见李风云的坐姿,摇头无奈道:“蝉儿,古人教导我们女人,穿衣裳旧如新,凡笑语莫高声,夫君话要顺应,坐起时要端正,客进门要缓行,见生人急转身…”

    梅小青刚想继续说下去,却被李风云打断:“娘,你明知道我最讨厌世俗的礼法教条。”她最不屑传统礼教和社会对女人的种种禁锢,仅一本《女儿经》就把女人包裹得严严实实。

    “达官贵人有权有势,所娶的夫人无不知书达理,美貌如花、贤淑端庄。蝉儿,你听娘的劝,今后好好学习规矩,他日也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梅小青希望她做一个温文知礼的大家闺秀,吟诗作画,等着嫁个好儿郎。

    人间,总有白头。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梅小青自知年纪渐长、身体渐弱,离开李风云是迟早的事情,只有看见她得到幸福,梅小青才死得眼闭。

    闻言,李风云道:“娘,你知道蝉儿永远也做不到像你那样贤淑端庄、柔情似水的。”李风云瞥一眼梅小青,见她端庄的像一尊神,矜持得像块冰,典型的古代女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老来从子的心态。

    忽见外面人影绰绰,侯府总管李荣吩咐道:“大门口的灯笼不够大,不够红火,得换,快去!这盆白花别搁这儿,触霉头,要是惹到老爷不高兴,小心我要你的脑袋!”

    狗仗人势的东西,李风云暗骂一句,换一个姿势坐在椅子上,不予理会,继续攻读她的古籍。

    “这次是哪个女人这么倒霉?怎么没听见老太婆的嚎声?”她问道。

    “蝉儿,女儿家讲话怎可如此粗鲁,这次不是老爷纳妾,是你二哥要回来参加——百花宴。”

    原来是他——李慕云,李正寰的独子,亦是大夫人的第二子,大儿子李慕风早夭,忽略不计。

    那一年,她五岁,李慕云六岁,她把老鼠夹塞进大夫人的被窝,被李慕云瞧个正着,她就恐吓他:“小家伙,你要是敢告诉别人,我就把你的肋骨打断!”

    “我…我…我不会说的。”李慕云捂着半边被她掐红的脸,忙摇头表示立场。

    “蝉儿,你能不能,不叫我小家伙?我…我叫李慕云,你应该叫我云哥哥。”

    十岁那年,李慕云为了不去西山习武,还没出息的哭过,扯住李风云的手不走,大夫人就给了他一巴掌,当时李慕云右眼正长着一个熟透的针眼,那一巴掌下去,针眼崩溃了,他的右眼皮就此留下一只小疤。

    李慕云去西山以后,每年也只回来两次,每每回来,他也不顾男女大防,动辄跑来找李风云,她与他之间,并不陌生。

    李风云暗自感叹着,啧啧,还以为可以趁着李正寰纳妾,在喜宴上顺手牵羊一把呢,真扫兴!

    忽听外面一阵脚步杂乱,丫头婆子纷纷请安:“大夫人好,大小姐好!”

    一只绿色的绣花小鞋率先从那掀开一角的帘子下闯入李风云的眼帘,细长眉梢,瓜子脸形,丰翘的朱唇樱桃颜色,一双凤眼生得狐媚多情。

    正是长李风云三岁的侯府大小姐——李慕雪。李正寰给她请最好的夫子,京都第一的教坊乐师,教授她女红针莆、琴棋书画。京都名媛的各式聚会也常看到她的芳影莅临,被称为——大齐第一美人。

    李正寰的其他几房妾侍所生的皆为女儿,难怪大夫人侍宠而骄,水涨船高,母凭子贵嘛!

    “姐姐,莅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梅小青放下手中的针线,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慌乱。

    “妹妹,晋王今天派人来提亲,老爷和本夫人都觉得蝉儿与晋王年龄相当,已答应这门亲事!”大夫人凤目扫李风云一下,眼里尽是嘲讽。

    李风云四仰八叉地继续攻读她的古籍,不予理会。在大夫人眼里,李风云此等粗鲁行为,毫无大家闺秀的风范,却也更加衬托出侯府大小姐——她的宝贝女儿的知书答礼,她乐见其成。

    “姐姐,蝉儿刚及笄,我不想…”梅小青话未说完已被打断。

    “妹妹放心,晋王美姿仪,且乃当今圣上的胞弟,蝉儿嫁予他,贵为堂堂——晋王妃,荣华富贵自是享之不尽!”尽是不容抗拒的语气。

    “姐姐,蝉儿还小,我想多留她几年,所以…”

    “怎么,连老爷的命令,你也不听?”大夫人摆出当家主母的架式。

    “姐姐,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就行。慕雪,你挑几套自己不穿的衣服给蝉儿,你看她总穿着白衣,你们不嫌晦气,本夫人还怕触眉头。”大夫人挑眉看向李风云,却见她唇角上仰,一脸的云淡风轻,最讨厌这个孽种,自己费尽心机挖苦她,贬低她,她却总是毫不在意,一脸的冷冷淡淡,让人恨得牙痒痒。

    “妹妹,好好准备一下,等请示圣上以后,就择日替蝉儿和晋王完婚。”大夫人说完,携着李慕雪转身离开。

    李风云一声冷哼,黄鼠狼给鸡拜年,整个侯府谁不知道大夫人最恨的就是二夫人,丈夫爱上自己最好的朋友,丈夫和朋友她都失去了,她能不恨?怕是恨不得噬其肉,饮其血,啃其骨。

    开玩笑,叫她嫁人?她如果不想在这里,不知有多少方法可以走出这个侯府,上天入地、天涯海角,谁能拦得住她?

    李风云冷冷微笑,人心都是冷的,老太婆会炽热心肠的替她择良婿?她不信,她当然不信。

    “蝉儿,订亲——怕是没面上那么简单,她恁样恨我,怎会如此好心,这…这如何是好?”梅小青陡然心惊,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椅子上,蝉儿是自己的至宝,为她,可不要一切,亦可做到一切。看着她清丽绝俗的脸,黑的发,白的衣,玉的颜,不似自己年轻时的我见犹怜,亦不似慕雪的狐媚多情,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灵与妖,洒脱不羁,恣笑恣乐。

    “娘,你可愿意放弃侯府的锦衣玉食?跟蝉儿去吴国看下关的风、上关的花、苍山的雪、洱海的月?”她向往大漠的日出,巫山的云,西域的黄沙,北疆的雪,而不是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年华生生被辜负,可等的人终究还是没遇上。

    “娘愿意,只要有蝉儿的地方,即使是地狱,亦是乐土!”多少年的心心相偎,梅小青问自己如何将她舍离?

    李风云的唇角,因为梅小青的话而泛起难得的真正的微笑,后又想起她的便宜老爹——云伯侯李正寰,她冷冷一笑,失去一个不受宠的女儿和一个不得宠的侍妾,李正寰应该不会在意的吧?

    “娘,你可曾恨他?这些年,他侍妾一个接着一个纳,对我们母女不闻不问、不管不顾,害得娘常常被老太婆欺负。”若非娘,她定将李正寰千刀万剐,他是她这一世的父亲又如何,伤害到她在意的人,他就该死,她早已罪孽深重、万劫不复,不在乎多添一笔。

    “我不恨他,这些年,我常常想起那段日子,我弹琴他作诗,琴瑟合鸣,我恨不得就此终老,与他一同骑鹤西归…”妇人回忆着,眼中闪着泪光。

    “娘,你舍得放下他,与我一道离开大齐?”

    “无所谓放不放得下。因为,我不管身处何地,他一直都活在我的心里,如影随形、刻骨铭心,躲不过、逃不掉。”梅小青叹息一声,已经过去十五年,他一直毫无音信,怕是已经忘记她的存在吧?她一直不肯离开大齐,无非是怕他回来找不到自己。可,已经过去十五年,他有回来过吗?没有,一次也没有。她也曾想过,也许他已经娶妻生子、成家立业,早已将她们母女忘记得一干二净。可,她却无法停止这颗等待他的心,她爱他,竟爱得如此卑微、低下。

    “娘,告诉蝉儿,在娘心中,情为何物?”

    妇人沉思良久,怅然道:“情是一种毒药,它让你无可奈何,却又甘之如饴。”她叹气,“欢尽夜,别经年,别多欢少奈何天!”无可奈何这四字看来虽平淡,其实却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蝉儿,告诉娘,在你的心中,情——又为何物?”

    李风云沉思片刻,淡道:“情是海市蜃楼,只是虚构。”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爱情就如传说中的鬼怪,听说过,没见过。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于李风云眼中,情之一字,应该爱的痴迷,去的潇洒,爱要拿得起,放得下。但显然,梅小青——爱的够痴迷,去的不够潇洒,拿得起,放不下。若换成李风云,早已抽身离去,海阔天空,自由翱翔。

    李风云轻轻趴在妇人膝上,昂头看着妇人虽有些见老,却还是如此风华绝代的脸。

    妇人微笑,宠溺道:“傻孩子,娘无能,这些年,什么也没有给你,娘唯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对你好!”

    李风云笑起来:“娘对蝉儿的爱胜过这世间的一切,待我们离开侯府,蝉儿陪娘看遍世间风景,吃遍人间美味,天天陪着娘,让娘不再寂寞!”

    梅小青细细抚摸着李风云的发丝,宠溺道:“恩,娘等着。”

    ————————————————请叫我分割线大人!

    侯府后花园,大夫人携着李慕雪正在品茗、赏花,园中樱花满树怒放,一只彩色大凤蝶翩翩而至,轻盈落在一朵樱花花蕊之上,柔软地晃动着它纤细的足。

    李慕雪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小声道:“娘,这样会不会太造孽?晋王他…”

    “你心软?哼,梅小青这个贱人,当初勾引你父亲的时候,她有为我心软过吗?她有为我想过吗?”大夫人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梅小青,我会让你哭着求我。十五天后的百花宴,待嫁之身的李慕蝉自是无缘参加,到时就看你表现。”若李慕蝉稍微逊色一点,她也许还不会这么狠心,但就因为李慕蝉太出色,出色到才五岁已经让她心惊肉跳,这样的清丽绝俗,这样的风华绝代,总有一日会让慕雪——黯然无光,有她一日,慕雪永无出头之日。她不能忍受,可又不能不忍,云伯侯府,京都豪门,家规森严,她无法赶走已被李正寰认可的女儿。若有意外,自己第一个会被怀疑,她只能假借‘婚嫁’之名,打发李慕蝉。

    “娘,你放心,有义父在,王后之位非我莫属。纵观大齐,容貌比我好的没有我的才情,才情胜过我的,却没有我的容貌,有谁比的过我?即使是李慕蝉,她亦无法跟我相提并论,她没有我的身份,她是庶出,一个妾侍所生的贱种妄想跟我争——简直做梦!”李慕雪眉毛高挑,一脸得意,古代封建社会有一整套嫡庶分明、贵贱分明、主仆分明的多妻制度。于古代,纳妾是合法的、必要的,妻妾之分是主仆之分,庶出的子女都以嫡母为正式的合法母亲。侍妾应该自守本分,对正室尊敬顺从,因为,妾——首先是妻的奴隶。

    “恩,你义父最近修书说,圣上有意亲政,圣上立后之日,即是他亲政之日。你必须为后,而且要尽早怀上龙裔,万一将来朝堂有变,你义父亦好早做打算。”

    “慕雪知道,娘请放心!”

    谁都不曾注意到躲在樱花树后面的那抹纤细的白色身影,黑的发,白的衣,玉的颜。

    李风云唇角上仰成好看的弧度,淡淡的笑容,冷冷的表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