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一卷  第五章 云母屏风烛影深 夜探王府

章节字数:3034  更新时间:10-05-11 11: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晋王府内。

    李风云用黑巾蒙住下半部分脸,着一身黑衣,两只眼睛瞪得贼亮,她叹道:“哇…这珍珠项链,颗颗如拇指般大小,晶莹瑰丽,便宜老妈戴上肯定能迷死不少男人,说不定还能给我找个便宜老爹!”

    她摊开包袱,把那些珠宝首饰、古玩字画…统统塞进去。

    “晋王,是你害得我和我老妈要跑路的哦,这路费肯定要你出的嘛!”最后又顺走N件玉器。

    忽听外面一阵脚步声,人声渐近,她抬头看一眼梁上,真TMD的高,李风云确定自己飞不上去以后,忙‘哧溜’一声,钻到——床底下,捡钱捡地太高兴,她差点忘记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李风云却由于角度问题,看不见来人的相貌,只能看见地上的那双白靴子,靴子上的腿修长而健美。

    “王爷,今晚要谁伺候?汉成王的属下——又给您送来几个,那些个少年唇红齿白,而且绝对是处儿,就连后庭都没有开发过!”

    靠,什…什么?后庭?

    “你今后且记得,帝焚天送来的东西一律退回去!”

    “可…可您不是与汉成王有盟约吗?他不是允诺,将来等圣上一死就助你登上帝位,成就大业吗?”

    “本王当初也想过夺得大权,成就大业,可圣上毕竟是本王的亲兄弟,且待本王不薄,你叫本王如何下的去手?”

    “可是,汉成王素有杀神之称,且他向来手段毒辣,奴才怕他不肯善罢甘休。”

    “他想刺杀我的王兄,待王兄一死,他就扶植本王上位,借控制本王达到控制整个大齐的目的。届时,我父王打下的天下就落入他的手中,本王若答应他,就等于亲手把整个大齐送到他的手中。百年之后,我有何面目见我的父王?本王已经和帝焚天解除盟约,你把他送来的几个男宠统统退回去。”

    “是,王爷。”

    “上次我在奴仆市场买的奴隶,调教的如何?”

    “王爷,那人拗的狠,简直是条疯狗。”

    “就凭你治人的手段,也无法对付那只疯狗?”

    “他一逮到机会就反抗,我一靠近他,他就发疯似的咬我。上次还…还差点咬掉我的耳朵。”

    “还真是会咬人的疯狗,今晚我就亲自调教,把那条疯狗给本王提上来。”

    “是。”

    不多时,一个血肉横飞的人被‘砰’的一声扔在地上,染红的白衣如此触目惊心。全身上下除却那张脸,无一不是血肉模糊,估计是不想打花脸,就专往身上招呼。

    血人突然睁开眼睛,幽深的黑瞳仿若死水一般,无半点波澜,李风云心底却是一惊,萧衍?不对,萧衍应该在地府勾魂,那他是谁???

    “你们都出去,不用伺候。”

    “是,王爷。”

    “听说你野性难驯,今天本王就看看,你到底如何难驯。”晋王挥舞着手中的长鞭。

    地上的血人仿佛已经习惯这样的虐待,只是淡淡的瞥晋王一眼,冷道:“我若不死——血洗大齐。”说完,他又轻轻将眼睛闭上。

    “我替你杀了他,可好?”李风云冰冷的声音响起,瞬间一柄泛着清冷光芒的短刃——逼在晋王的脖子上。

    “你…你是谁?”晋王惶恐道。

    这晋王长得倒真像大夫人说的——美姿仪,可这心,怕是毒如蛇、狠如蝎。

    “请王爷不要轻举妄动,毕竟本公子很久不拿刀子,手上会没些分寸,这万一不小心拿歪,可是会把王爷你直接弄死的。”语毕,李风云直接短刃一横,晋王的脸上赫然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痕,殷红的鲜血沿着割开的刀缝缓缓流出来,晋王倒吸一口凉气,慌张道:“你…你拿好你的刀子。”

    李风云冷笑一声,道:“你若配合得本公子开心,本公子就勉为其难拿好——刀子。”

    “你到底是谁?本王与你无冤无仇,你夜闯我晋王府到底所为何事?”

    “本公子乃江湖窃贼,区区名字不敢劳王爷挂齿。只是现今手头有些紧,本想进你的王府‘借’些银子就走。可,我看到一些我不该看的,而那些不该看的,偏偏为我所不齿,王爷,你说我该如何呢?”

    话音刚落,李风云手起刀落,晋王的耳朵瞬间掉在地上,一股殷红的鲜血带着热度直接喷射到李风云的脸上。

    晋王疼得一抖,身体僵硬如石,被李风云的短刃逼得只能一动不动站在地上,李风云在他被割的耳朵处,轻轻用短刃刮着,鲜血从耳廓缓缓流出,顺着脖子滴下来,李风云温柔道:“疼吗?王爷。”

    晋王牙关打着哆嗦,忍着痛,结巴道:“你…你到底要如何才肯放过我?”

    李风云温温一笑,道:“记住哦,以后千万别做这淫人子女之事,今天割你一只猪耳朵,算是告戒,若再犯,下次取的就是这猪头。”

    “我…我以后再也不敢。”

    “答应的如此爽快?”李风云眼神一暗,挑眉看向晋王,“王爷,你莫不是敷衍我,才说不敢的吧?”

    “我真的不敢,你相信我。”晋王哆嗦道。

    “本公子如何才能相信你?”

    听罢,晋王吓得一抖,求饶道:“我…我发誓,我真的再也不敢。”

    李风云嗤之以鼻:“发誓有用的话,还需要订契约吗?”李风云不怀好意得瞥一眼晋王的胯下,笑道:“除非…”

    晋王立时明白她的意图,李风云的短刃在晋王面前不停晃来晃去,晋王一脸惶恐,他结巴道:“别…别…大侠,手下留情…”

    李风云一声冷笑,在短刃上轻轻吹出一口气,她冷道:“杀人不眨眼,手下不留情——是我的十字箴言。”

    闻言,晋王一怔,他两眼一翻,晃晃悠悠地直接晕倒在地上。

    李风云一脚踹在晋王身上,冷道:“本公子还没玩够,你敢给我晕?”

    李风云连着又踹出去几脚,地上的晋王一直没有反应。

    李风云眼神一转,为防晋王装晕,她顺手拿起书桌上的砚台,照着晋王的脑袋狠狠砸下去,看着地上的晋王仿若死狗般躺在自己的血泊中,她才满意收手。

    “若非本公子不想做不赚钱的买卖,你以为你的小命还能保?”(作者:你是怕下一世做猪八戒…啊…。作者被PIA飞!)

    李风云慢慢转过头,发现地上的血人睁着深邃的黑眸一眨不眨得注视着她,李风云走至血人的身旁,扯下脸上的黑布巾,朝他微微一笑,手指轻挑起他的下巴,心底一惊,这张脸为何如此像萧衍?

    李风云扫视晋王的房间,看看自己是否还遗忘什么值钱的东西,忽见书桌正上方有一副字联,上联是:「睡草屋闭户演字」,下联是:「卧脚塌弄笛声腾」,横批:「甘从天命」,一看落款,居然出自明成帝之手,想必是他为发奋读书以自励的。

    她拿起毛笔在字联上挥洒起来,歪七扭八的毛笔字赫然呈现在联上,她边写边念:“上联是:「谁操我屁股眼子」,下联是:「我叫他弄得生疼」,呦!差点忘记横批,这横批得反着念,「~~明~~天~~重~~干!」,呵…明成帝真是有先见之明,这副字联送予晋王——真正的合适!”

    ————————————————请叫我分割线大人!

    一番折腾后,李风云带着地上的血人离开晋王府。若非萧衍,这一世,她还不知道在哪个猪圈里打滚呢,实在不忍心让他受肛裂之苦。

    把血人安置在林伯的屋舍,李风云扫视一眼林伯的破烂小屋,掏出银票交给林伯,道:“林伯,你去给他请个大夫,再给他买些营养品,他失血过多,得补血,剩下的银两,你拿去修修房子,再添置添置新家具。”

    “公子,你上次给的银两还够用呢。公子,这…这‘营养品’为何物?老奴不曾听闻。”

    “何物啊?额,这,大概也许可能就是——鸡鸭鱼肉那些吧!”汗,是这么形容的吧。

    “哦,鸡鸭鱼肉原来叫‘营养品’,这定是京都的时兴话儿!”公子真是好人,那年大旱,农产绝收,田园荒芜,饿殍载途,白骨盈野。老奴看着嗷嗷待养的妻子儿女,羞愧难当,欲寻短刀,若非公子,老奴早已是坟里的一堆白骨,坟上的草怕都有一人高咯。

    李风云趁夜回到侯府,褪下身上的黑衣男装,神不知,鬼不觉,却是一夜无眠,心头思绪万千。

    死老太婆,这么造孽的事情也做得出,难怪你大儿子死那么早。

    晋王好男风,娶她怕是为传宗接代。她倒不是排斥同性之爱,简单点说,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前提是双方你情我愿。晋王不顾他人意愿,用那么肮脏的方式污辱那些少年,她只割他一只耳朵算是客气。

    李风云在床上辗转反侧,老觉得天朦胧亮,凌晨才迷迷糊糊睡着,梦见一个面目不清得男人非常呜咽的问:式微,式微,胡不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