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云母屏风烛影深 百花盛宴

章节字数:2608  更新时间:10-04-19 08: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暮去朝来,朝朝暮暮,逝如流水。

    夜。月夜。百花宴。

    朝中大臣的公子千金,只要已及笄未婚配的都会参加。

    晋王与李风云的婚事还来不及请示圣上,他就暴毙而亡,现今仍为自由身的李风云自然是要参加的。

    晋王刚死不久,作为晋王亲兄弟的圣上竟然大张旗鼓的选妃,这种荒唐事怕也只有皇家才做的出。

    百花宴,用现代话就是——集体相亲宴。也好比上菜场买菜,看到中意的就买回家,李风云现在就是那待卖的——菜。

    李风云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脸上未施半点脂粉,可是眉目如昼,比之任何浓妆艳抹都要好看上千百倍,一拢白衣胜雪,髻上简单一枝银钗,随意挽起头上的秀发,小巧的瓜子脸,略嫌清冷的眼神,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不经意间流露出放任自然的美态。

    清风掠过她的发梢,不言不语的时候,她的脸上总是蒙着一层冰霜,冷漠绝尘,若冰雕的仙子,令人望而惊叹,纯净美洁得令人心醉。

    李慕云一身淡色华服,清眉细目,温润如玉,雪莲般飘然的气质,孤高绝傲,卓而不群。

    李慕雪身穿锦服,头饰缤纷,金线坠裙,一双凤眼狐媚多情,顾盼流连地闪亮登场。

    席间众千金众王孙公子花团锦簇,一阵莺声燕语,空气中都充满柔媚无比的脂粉香味,一各个争奇斗艳,百花怒放。

    看与被看,挑逗与被挑逗,于李风云眼中,无非一场无聊的消遣,席间的欢宴于她仿佛千里之外。

    正在这时,殿外传来一声唱诺之声:“圣上驾到!太后驾到!”

    众人忙起身,跪立两旁。圣上扶着太后,身后跟着一人,缓缓而来。帝王依次坐定,太后方道:“都起来吧。”

    李风云看到李慕雪和众千金脸上同时僵硬一下,但马上堆上笑容,这脸变得真TMD的快!

    皇上二十来岁,苍白瘦弱的身体,好像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走,勉强算是清秀的脸庞,多出一屡病态。

    二十来岁的人,还不能亲政,这傀儡皇帝当的,一个字——苦。

    太后倒是雍容华贵,隐约可见其年轻时亦是颠倒众生的尤物。

    圣上身后的是一个四五十岁光景的男人,眼睛里射出两道凶光,冷森森寒气逼人如同尖刀利刃,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就觉着发毛,正是那九千岁——郭开。

    如绸乐音行云流水在席间流淌,圣上抬眼看向她们,含笑道:“在座各位美人皆是名仕之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以大齐第一美人——李慕雪为甚,不知李小姐可否为在座的各位弹奏一曲?”

    李慕雪羞涩一笑,道:“圣上过赞,慕雪恭敬不如从命。”

    李风云在心里暗自翻一个白眼,靠,就这病秧子皇帝也值得你羞涩?

    百花宴——虽名为帝王的选妃宴,其实这妃早已是内定的,明武帝为能够早日亲政,也惧怕九千岁的势力,定会立他的义女——李慕雪为后,而朝中一干支持圣上的大臣之女亦会同时被封为贵妃,再下来才是圣上自己中意的女子。

    书上常说:自古帝王无真情!不是帝王无真情,是帝王不能有真情,帝王的姻缘注定是政治的牺牲品。

    音乐渐变,曲风一转,是欢快的江南采莲曲: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

    彩绸绣衣的舞者,水袖扶摇,踏歌曼舞。

    李慕雪坐在正中,浅弹浅唱,如斯花容月貌,肤如凝脂,面如白玉,看得台下的王孙公子各个惊叹连连!

    席间各千金皆是细心打扮,争奇斗艳,施展浑身解数,以求吸引圣上的目光。

    惟独李风云一如既往的一身雪色白衣,并没有因为百花宴而特意装扮,她是飞于九天之外的——鸿雁,这‘黄金坟场’怎能禁锢她,如何禁锢得住她?

    前一世,她杀想杀的人,偷想偷的东西,做想做的事,随心所欲,潇洒恣意,全凭她的心情。她偷博物馆的文物,那一堆‘破铜烂铁’,却被世人当成至宝——呵护备至,待她玩腻以后,她悄无声息的送回去,神不知、鬼不觉,另外附加几个大字:一堆破铜烂铁,实在无可用之处!

    她偷腻那些所谓的世间珍宝,钻石于她眼中不过是比石头好看点的玻璃。她只想证明,这世间,上至玛瑙,下至人心,没有她偷不到的东西,没有她杀不死的人。

    她对世间所有一切都弃若敝屣,更不是一个可以为情之一字生死的女子,她参加——百花宴,无非是例行公事。

    待李慕雪一曲弹罢,在座的众人连连拍掌称好,李慕雪一脸得意,狐媚多情的凤眼瞥向圣上,眼中尽是爱慕,她羞涩道:“慕雪献丑,请圣上责罚!”

    圣上点头,赞道:“大齐第一美人,李慕雪——当之无愧。”

    太后亦连连赞叹:“不愧是云伯侯的女儿,果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后又想到些什么,浅笑一声,“有歌无舞,不成双,本宫听闻张丞相之女——张媚儿,能歌擅舞,圣上,不如请她为在座的各位舞一曲,如何?”

    “母后的提议甚好!”

    闻言,张媚儿从座上起身,轻启莲步,微垂螓首,含笑道:“媚儿遵命!”

    音乐奏起,张媚儿开始旋转,她双袖举起,轻如雪花飘摇,又像蓬草迎风转舞,她的旋转,时而左,时而右,好像永不知疲劳,在千万个旋转动作中,都难以分辨出脸面和身体。

    “有刺客!”石破天惊。

    “护驾!”太监阴柔的声音响起。

    席间刹时骚动,隐隐刀剑鸣声,众千金混乱拥挤着往外奔。

    一怔之下,李风云拼命向里挤去。

    只见李慕云淡色华服,与扮作舞者的刺客游斗。紧接着,从暗处涌出数十名黑衣蒙面的刺客。蒙面的黑衣刺客开始布阵,他们分作若干鱼鳞状的小方阵,按梯次配置,前端微凸场中,竟是——鱼磷阵。

    鱼磷阵属于进攻阵形,战术思想是中央突破。集中兵力对敌阵中央发起猛攻,但阵形的弱点在于尾侧。

    李慕云不熟悉此种阵法,束手束脚,银色的剑光忽明忽暗,总是被此阵的蒙面人缚住一般,展露不出光华。

    “云哥哥,攻击阵形尾侧。”此言一出,刺客齐刷刷把眼睛看向李风云,鱼磷阵是日本战国名将——武田信玄所编,属于武田八阵之一,若非她前一世是杀手,熟读各种阵法兵书又怎会知道,这个时代编出这个阵法的人,不容小觑。

    一片血雾喷薄漫天,李慕云剑上光华愈来愈胜,如浪涛拍岸,又如惊雷震空,层层斩断黑衣人的包裹。

    黑衣刺客如破布般的身体一个一个飞离直坠在地,刺客和杀手的本质是一样的,擅长的是暗杀而非群殴,一但错失暗杀的最好时机,铁定没戏。况且此阵已被李风云所破,她定定心,打算悄悄退出。

    哪知,扮作舞者的刺客瞅准时机,迅速窜起,一柄长剑抵在李风云的脖子处,刺客大喝一声:“别动,我的剑可不长眼睛。”

    “我敢动吗?我的脑袋还在你手上。”李风云轻道。

    扮作舞者的刺客看她一眼,然后张狂地咧着臭嘴,对着李慕云粗声笑道:“再过来,我一剑杀死她。”

    李慕云瞬间戒备,狠狠注视着刺客的一举一动,字字阴森道:“放、开、她。”

    这是李风云第一次看到如此阴狠的李慕云,平时的他一直是谦谦有礼,风度翩翩的贵公子。

    刺客冷哼一声,没有理会,道:“都给我退下,谁要是敢上来一步,我就跟她同归于尽。”

    “退下。”李慕云一声冷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