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云母屏风烛影深 丧母之痛

章节字数:1395  更新时间:10-06-18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娘…”李风云推开房门,里面却空无一人,正纳闷,忽瞥见桌上的信,拾起一看,一种不好的感觉袭上心头。

    “蝉儿,你回来了?你…你没事吧?”李慕云看见李风云的刹那,眼里尽是掩不住的欣喜,自己去城东寻找蝉儿无果,本想回来告诉梅姨,却没想在房门口看见自己日夜担心的人竟已安然回来。

    “云哥哥,先别说这些,有人写信给我娘,约她去城西破庙,她可能有危险。”

    李风云发疯一般骑马朝城西赶去,一路上不停地夹紧马肚,用马鞭挥舞着马屁股,马儿因为她的粗暴发出一声声嘶鸣,李慕云紧随其后。

    在李风云踏进破庙之时,她堆积的勇气,突然在瞬间崩塌。

    想像是一回事,看见又是另一回事,李风云想象过她有危险,但从来不曾想象过她会——死。

    琵琶钩穿过她的琵琶骨,她整个人被钉在柱子上,琵琶钩还在滴答着殷红的血,手上细长而尖锐的钢钉,身上血迹斑驳的鞭痕,旁边的烙铁在铁盆里烧得劈啪作响,她的脸上,手臂上都是烙铁的烙印。

    李风云的身子没出息的开始发抖,牙关打着哆嗦,咯咯作响。

    她慢慢走向梅小青,她的心在跳,脸色煞白,她不敢置信得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喃喃念着:“不是真的,一定是在做梦,这不是真的,娘怎么可能会死…”

    地上的血,大片大片的晕开,就像无止尽的绝望冲击向她的脚边,染红她的白靴子。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李风云似乎在无意识的低语,一遍遍的声音,既像她的,又仿佛不是她的,“不可能,娘不会死,我们还要一起游遍好山好水,一起尝遍山珍海味,娘…你不能死,我们还没有去看‘风花雪月’,你不能死,你不能丢下蝉儿,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蝉儿,你别这样,先把梅姨放下来。”李慕云身体僵硬,脸色苍白。

    梅小青的琵琶钩被李慕云从柱子上拔出,她的身体快速无力的滑下,扯动肩膀上的琵琶勾,身上长长的琵琶链拖在地上,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李风云抱住她的身体,喃喃道:“娘…你会不会很疼?蝉儿给你吹吹。”李风云心疼的拉起梅小青血肉模糊的手,轻轻吹着气,“娘,蝉儿给你吹吹,吹吹就不会疼。娘…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你的蝉儿,我是蝉儿,娘,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娘…”

    梅小青的手上全是细长尖锐的钢钉,李风云疯狂的嘶吼:“还我娘亲,还我娘亲…”

    李慕云手指攥得泛青,狠狠砸向坑凹不平的墙面,愤声道:“到底是谁,竟如此狠心。”眼角却瞥见破庙角落里的那支发钗,惊得说不出话,竟…竟是母亲的发钗,是母亲生辰时,自己送予她的,李慕云身体一僵,皱眉思索——调虎离山,趁自己去城东寻找蝉儿之时,竟然诱骗梅姨来城西。

    李风云的眼中含着浓浓的嗜血光芒,咬破自己柔软的下唇,鲜血顺着唇角往下流,露出恐怖的笑容,阴森得让人骨头作响,誓言铮铮:“玉帝,你给我听着,就算你要我生生世世做畜生,我也要把害我娘之人削成人棍,我要——血染京都!”

    庙外瞬间闪电霍霍,雷声滚滚。

    破庙正中残破的——弥勒佛的头忽然断落在地,仿若被人一刀砍断,佛头顺势滚落在地上,发出咯咯的声音…

    李风云狠狠瞪着笑口常开的弥勒佛,冷冷道:“我的母亲在这破庙里被人虐待至死,而你却躺在这里大笑,你这算是哪一门的菩萨?”

    她一脚踢飞滚落至她脚边的佛头,梅小青的死几乎埋葬掉她对人世间所有美好的记忆。在那一刻,她几乎就要破茧成魔,成为真真正正的噬血修罗。

    在经历过如许的人生巨变之后,还要让她相信狗屁正义、狗屁公理,可能吗?

    从现在开始,在这世界上,她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只剩她自己一人。

    一个人。

    终究还是回到起点,终究还是剩她一个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