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四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东颐指环(二)

章节字数:3817  更新时间:10-06-23 1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萧衍一拢淡色青衣,如丝的长发,随意而散漫的披散在肩上,一如既往的冷面如冰,清雅俊秀。

    “木头,你怎会在此?”李风云问道。

    “我一直跟着你。”萧衍万年不变的脸,却明显得涌起一丝涟漪,泛起红晕。

    李风云一怔,他自她出别苑就一直跟着她?而她一直沉溺在自己的情绪之中,竟没有察觉。

    李风云微微一动,萧衍其实有一颗非常细腻的心,总是无微不至的关心着她,却又从来不会说出口。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先送你上路。”霍子祁长剑指向萧衍,大喝一声,“看剑。”

    萧衍抽出手中的青剑,开始与霍子祁游斗。

    李风云在旁边静静观战,趁此机会,看看他的剑法到底练的如何。

    霍子祁对着萧衍一剑当头直劈,萧衍斜身闪开,两人激烈地打斗着。

    霍子祁的剑法算二流,出招时,姿势虽不雅观,长剑大开大阖,但胜在剑招古朴雄浑,根基深厚。

    而萧衍的太极剑虽精妙绝伦,变化莫测,但显然不够火候。

    霍子祁圈转长剑,拦腰横削,虽被萧衍避开,但剑尾划破萧衍胸口的衣服。

    李风云隐约瞥见他胸口有古怪的图腾,类似现代的刺青,上面纹的似乎是一条龙。

    霍子祁见萧衍避开他的剑招,气得两眼射出森寒杀机,纵身从剑上跃过,长剑反撩,欲疾刺萧衍后心。

    “木头,小心后背。”萧衍经李风云提醒,顺利化解霍子祁夺命的这一剑,若对方背后不生眼睛,势难躲避霍子祁这一剑。

    萧衍的太极剑虽精妙绝伦、变化莫测,但根基不够,且毫无实战经验,遂一直缚手缚脚,难以发挥太极剑真正的威力!刚才霍子祁这一剑,他若能使出‘御剑式’,霍子祁定会败于他剑下。

    霍子祁纵身一跃,长剑直刺向萧衍的心脏。

    李风云大叫一声:“木头,破剑式!”

    闻言,萧衍腾空跃起一剑,刺向霍子祁,凌厉无比,有种像千军万马,厮杀于战场之上的惨烈效果。

    霍子祁虎囗剧震,不得不后退两步,舍攻为守,狂暴不休的攻势终于土崩瓦解,嘴角逸出鲜血,萧衍一剑抵在霍子祁的咽喉,胜负已分。

    旁边的百姓看得如痴如醉,轰然叫好!

    “你们耍诈,若非那小子提点,你根本不会赢我,真是卑鄙!”霍子祁一脸的不甘。

    李风云淡道:“你逼我交出戒指就不卑鄙?”

    “哼,你们以多欺少,不公平。”

    李风云反问道:“公平?这个世界有公平的吗?如果真有公平,为什么有些人一出生就享尽荣华富贵,而有些人一出生就要沿街乞讨?”

    “你…”霍子祁气结,“你不守江湖规矩,胜之不武。”

    李风云一声冷笑,淡淡道:“我从来不会讲什么江湖规矩,谁要是惹到本公子,我必是不择手段令他横尸街头。”

    “你…”霍子祁满面通红,气得说不出话来。

    李风云淡淡看他一眼,手中的折扇轻摇,她问道:“喂,过期月使,你练了几年的剑法?”

    “不多不少——十年。”战败的霍子祁一脸颓丧,没想到今日,会败在这个毛头小子的手上,这一剑之辱,不报——誓不为人。

    “那你可知他练了多久?”李风云扇子一指萧衍。

    萧衍仍旧面无表情,他的眼里只有李风云和自己,剩下的人,他根本就看不见。

    “告诉你哦,他只练了——四个月。”

    霍子祁愕然,不可思议的注视着萧衍,可萧衍楞是没看他一眼,仿若霍子祁是死的。

    “今日你败在他的手上,也不算可耻。”萧衍的确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不出一年,他定会成为威震江湖的英雄少年。

    “霍子祁,你真没用。”丞相爱女见霍子祁败在萧衍的剑下,急着叫嚣着。

    她看萧衍一眼,估计是自知不是他的对手,又把手指向李风云,突然大喝道:“我要和你决斗。”

    说完,她扑向身后的侍卫,费力地扯出一把明晃晃的大刀。

    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李风云。

    “原小姐,你不会武功,还是…”霍子祁看着丞相爱女,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听罢,丞相爱女心思一转,她指着李风云,问道:“臭小子,你会不会武功?”

    李风云很无耻的摇摇头,道:“本公子不会武功。”

    “你不会武功,我也不会,这样我们决斗才算公平。”丞相爱女瞥一眼李风云,见她长得颇为俊俏,但她绝对不会因为对方长得好看就放过他们。

    语毕,丞相爱女举刀向李风云冲去。

    李风云优雅得轻轻一转身便躲过她的攻击。

    丞相爱女一楞,不相信自己会失手,她刚才不是说不会武功?怎会如此轻巧就躲过她的大刀?

    李风云迅速一回身,一记横扫,她一手拿住丞相爱女握刀的手,一手揽住她的腰,把她往自己怀里轻轻一带,姿势极其暧昧。

    李风云调戏道:“你就这么想投怀送抱?”

    丞相爱女用力挣扎,却怎么也敌不过李风云的力气,她愤道:“放开我,臭小子,你快放开我…”

    听罢,李风云一松手,丞相爱女狼狈得跌坐在地上,她恼羞成怒,道:“你…你敢摔本小姐…”

    李风云一脸无辜,她耸耸肩,道:“是你自己叫本公子放开你的…”

    丞相爱女气结,怒道:“你…你敢对本小姐无礼,我要杀死你,我要砍你的头…”

    李风云好笑道:“杀死我,那你岂非要做寡妇?”

    “你…你胡说。”丞相爱女气得直打颤,“你死你的,关我什么事儿?”

    “我没胡说,你忘记昨晚,我们一起那个那个…”李风云邪气一笑。

    “什么那个那个,臭小子,你别乱讲…”丞相爱女一阵脸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李风云调笑道:“我可以证明哦。”她手一扬,一袭粉红色的肚兜在李风云的中指与食指间随风飘荡,“这个就是我们昨晚——那个那个的时候,你送给我的——订情信物。”

    丞相爱女看到李风云手上的东西,满脸错愕,她瞪大双眼,不自觉得摸一下身上,一阵气恼,口中叫骂着:“淫贼…你敢偷…偷我的…”丞相爱女举刀向李风云砍去,“淫贼,快还给我…”

    李风云轻轻转身,便躲过丞相爱女的大刀,她后旋一记,双手向前击出一掌,大叫一声:“猴子偷桃。”她的两只手刚好不偏不倚的紧紧贴在丞相爱女的胸口。

    丞相爱女的大刀定格在空中,久久无法落下,她睁着大眼睛,茫然的看着李风云放在她胸口的手。

    李风云眼里含着一丝狡诈的笑意,嘿嘿,本公子打你一顿只能让你疼一段时间,还不如让整个吴国的百姓都知道——丞相爱女当街与男子决斗被袭胸,古代女子不是最注重名节嘛!本公子让你这辈子都不敢出门,就算出门也被别人指指点点!

    旁边看热闹的人早已窃窃私语,几个胆子大的百姓,吵嚷道:“啧啧,一个黄花大闺女,竟然当街被一个男子摸胸口,以后可怎么见人呦?怎么嫁人呦?”

    “听说呀,她还是丞相的女儿呢,真是不守妇道。”

    “她还是我们吴国的第一美人——原非梦呢,真是丢我们吴国人的脸。”

    亦有几个百姓嘻嘻一笑,笑声中充满暖昧。

    “你…淫贼!”原非梦这辈子哪里受过这等气,家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哪个不是把她捧在手心里,如珠如宝的呵护着。

    “你才是淫贼呢,先是假借决斗之名跟我搭讪,后又故意把胸口往我手上撞,你不会以为你胸口往我手上撞,本公子就会负责?就会娶你吧?你春心荡漾,贪图本公子的美色,想逼本公子娶你!大家评评理,丞相爱女当街调戏男子,你们说,她象话吗?”

    “不象话!”旁边看热闹的百姓随声附和,“真不象话,一个女子不好好在家绣花,居然跑出来跟男人比武,像什么样子?还大家闺秀呢,真是丢丞相大人的脸…”

    “就是就是…”

    “她呀,连自己的肚兜都送出去,真不害臊,见人家公子长得好看就忙不迭的送上门,不守妇道,有辱家门…”

    “你…你们…”原非梦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咬牙,尖叫一声,竟然又向李风云挥出一刀。

    “猴——子——偷——桃——”李风云一伸手,又向原非梦胸口袭去。

    原非梦的大刀定格在空中,凝视着李风云,连睫毛都没有眨一下。

    李风云打开折扇轻摇,唇角上仰,轻笑道:“原小姐,本公子的‘猴子偷桃’,你屡次中招,你到底是天生愚钝还是春心荡漾,故意让我摸的啊?”

    “你…”原非梦气的咬牙切齿。

    “哼,你敢轻薄我们大小姐,我不会放过你的。”霍子祁睁大眼睛,恶狠狠的望着李风云,仿佛要将她吞嗜,他举剑向李风云冲去。

    见状,李风云贼贼一笑,她将原非梦的肚兜往他脸上一甩,顿时罩住霍子祁的整张脸。

    被盖住眼睛的霍子祁立时止步,他伸手欲取下盖在他脸上的肚兜,哪知下一秒,李风云的软剑已经横在他的脖子上。

    霍子祁一楞,他恨道:“你又使诈。”

    李风云淡笑一声,道:“你明知道我狡诈,却还是屡屡上当,能怪谁?”

    “废话少说,今日我败给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霍子祁横一眼李风云,一脸不甘。

    “剑下留人。”一道男声响起。

    李风云转过头,只见七杀急急赶来,他看李风云一眼,无奈道:“我的祖宗,您什么人不好惹,偏去惹原小姐,大水冲到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

    李风云扇柄毫不客气地往七杀头上一敲,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公子惹她,明明是她惹本公子!”

    七杀立刻蔫巴巴的缩起脖子,瞄着李风云,道:“祖宗,原丞相是爷的母亲——萧王后的表哥,请您高抬贵手,放原小姐一马。”

    听罢,一旁的原非梦,睁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表哥门下的第二大将,居然对那个淫贼卑躬屈膝,还求那个淫贼放过她,她问道:“七杀,他是谁?”

    “原小姐,她…她是爷的贵客,得罪她是要掉脑袋的…”

    “岂有此理,他是表哥的贵客又如何?他轻薄本小姐,表哥若知道,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淫贼的。七杀,你替本小姐砍下这个淫贼的脑袋…”

    啊?!!七杀顿时傻眼,他结巴道:“原…原小姐,我若是砍下她的脑袋,回去以后,爷就要砍我和你的脑袋咯…”

    “你…你们居然敢不听本小姐的命令…”原非梦气结。

    正在此时,傻妞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瞬间将李风云紧紧拥入怀里。

    这,突来的一切,让李风云措手不及,只能任由她抱着,只听她信誓旦旦道:“哥哥,你是傻妞的救命恩人,傻妞要嫁给你!!!”

    李风云微微推开紧紧抱着她的傻妞,用很诚恳的语气,说道:“我…我有‘老婆’的!你还是放过我吧…”

    听罢,众人齐齐崩溃。

    傻妞嚎啕大哭。

    李风云在安慰傻妞之时,却分明瞧见旁边酒楼的二楼靠窗处有一个人影闪过,一身藏青色衣衫,她还来不及看清‘人影’的样子,‘人影’已经转身离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