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十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花使弄影

章节字数:2563  更新时间:10-06-23 10: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王府,李风云看着跪在她面前的——黑衣人头领,现今他的两只手掌皆使不出半点力道,只能无力的垂在身体两侧。

    “说,谁派你来的。”李风云动作优雅的伸个懒腰,抱着水果篮,吃完李子吃苹果,再吃梨子。

    黑衣人头领看一眼李风云,深吸一囗气,坚决道:“你杀死我吧,我是不会说的。”

    “嘴巴挺硬,本公子最喜欢有骨气的人,那样折磨起来才带劲儿,折磨‘软脚虾’有什么意思,你说是不是?”李风云异常温柔的朝他一笑。

    她放下水果篮,从怀里掏出一柄短刃,辗转把玩着,冷冷道,“叔叔,你看这刀子好象不怎么锋利哦——有点钝。不知道本公子用这柄短刃,剁烂叔叔的脖子之前,能不能把叔叔的脖子砍下来?叔叔,想不想试试?”

    黑衣人头领一呆。

    李风云续道:“本公子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此过程定如——水煮石头。”

    “水…水煮石头?何意?”

    李风云冷笑道:“何意?水煮石头——难熬呗。”

    闻言,黑衣人身子一颤。

    李风云眉毛好看的皱起,为难道:“唉,短刃太钝,砍叔叔的脖子,恐怕要好些时间哦,本公子嫌累,嫌不够麻利。”

    “你…你想如何?”黑衣人的声音开始颤抖。

    “我想听骨头碎裂的声音,不如,就请叔叔先尝尝本公子的——分筋错骨手。”李风云话音刚落,只听‘喀嚓’一声,紧接着,黑衣人痛苦的哀嚎声即时响起。

    最简单的惩罚,到李风云手里,却变成最难熬、最难以忍受的惩罚。

    黑衣人的筋骨没有断,却比断掉还疼,他的痛楚如浪潮扑面,浪头一个高过一个。

    李风云实非善男信女,得罪过她的人,没有多少个可以死得痛快,她心狠手辣,折磨人的花招百出,对凌辱人犯有天生的癖好。

    谁又能够看得出,如此一个翩翩佳‘公子’,笑得一脸无害,如春风拂面般,令人清凉舒适。可,折磨起人来,会如此心狠手辣、毫不留情?直教人生不如死。

    看起来不过是不堪一击的弱者,却能心狠手辣地一剑置人于死地。

    “我…我招…”黑衣人冷汗直冒,面色苍白如纸,痛苦呻吟着。

    李风云沉凝道:“叔叔,一记分筋错骨手,你就受不住?真正的折磨还没开始呢。你知道本公子的绝招是什么吗?”

    黑衣人头领骇然道:“是…是什么?”

    李风云美目盯着黑衣人,一字一句道:“本公子可以把你身上的肉逐块剐下来,不多不少——刚好三千刀,请相信我的技术,保证割至最后一刀时,你才会断气。”

    “我…我招…”黑衣人不停哆嗦,直觉告诉他,面前的少年不是说说而已,她必是——说到做到。

    “说,谁派你来的?你若敢说错一句,本公子就剐下你一块肉。你可以试试,在本公子面前说假话的后果是什么。”李风云眼神一暗,辗转把玩着手中的短刃。

    “我说…我们东颐岛有——风、花、雪、月四大使者,我是花使——花弄影的手下,是他派我们来夺取汉白玉戒指的。东颐岛岛主的位置本是世袭的,但我们这一任岛主无儿无女,遂只能从四大使者之中选出。那日,花使大人在街上看见你手执汉白玉戒指,还与我们前任月使发生冲突,未免岛主之位落在你手里,才会让属下来夺取的。”

    “花弄影?”李风云在水果篮里找蜜橘吃,她看一眼黑衣人,“男的女的?”

    黑衣人回道:“我们东颐岛的风、花、雪、月四大使者,皆是男子。”

    李风云看一眼萧衍,好笑道:“木头,你说怎么会有男人取那么‘娘’的名字?”

    萧衍看着她,温柔一笑,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

    “叔叔,你回去告诉花弄影,若想要戒指,请他自己过来拿。”

    萧衍冷冷道:“斩草不净,后患无穷。”在他眼里,除却自己和李风云,其他人的生死全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类。

    李风云扫一眼黑衣人,淡道:“世界上,总得出现几个恨我入骨之人。如此,我才能名正言顺的生存在世上。”

    听罢,黑衣人头领看李风云一眼,他踉跄着步子往屋外走去。

    黑衣人刚走至门口,就被迎面而来的帝焚天挡住。

    帝焚天的身后除却七杀,还跟着一个年轻男子,黝黑清瘦,年约二十五、六岁,两眼光芒闪烁,自有一股迫人的气势,正高挺笔直的立于帝焚天的身后。

    只见剑光一闪,帝焚天一剑削去黑衣人的脑袋,黑衣人还来不及哀嚎已魂归黄泉,帝焚天的长剑上却无半点血污。

    李风云暗叹,好快的剑,真正快的剑——杀人的时候是不染血的。

    黑衣人的头颅滚落在地,发出咯咯的声响,鲜血撒满一地。

    李风云看着满地的血污,不满的瞪着帝焚天,怒道:“我最讨厌别人弄脏我的地方。”

    帝焚天见李风云恼他,不怒反笑,道:“他敢伤你,我定然不会让他活着出去的。破狼,把他的尸首拖出去喂狗,敢弄脏小狐狸的屋子,本王让他尸骨无存,永世不得超生。”

    破狼微一点头,面无表情的拖着地上的尸体出去。

    “你的心可真狠,你砍掉他的脖子,他到地府以后,怎么向阎王告你的状啊?”李风云一翻白眼,哼,明明是你这个妖孽弄脏她的屋子的,你干嘛不把你自己拖出去喂狗。

    帝焚天轻笑一声,随意地拿起李风云桌上的茶水,抿一口,说道:“我若不砍掉他的头,他定会回来砍你的头。”

    闻言,李风云一楞,帝焚天说得没错。

    帝焚天续道:“小狐狸,听闻你今日在醉仙楼,用三道一样的问题击退我的王兄?”

    李风云瞪一眼七杀,道:“七杀,你的嘴巴太大,得用针缝起来。”

    七杀脖子一缩,喃喃道:“祖宗,您把属下的嘴巴缝起来,以后谁给您学——‘知了’叫?”

    李风云阴森森的笑着:“七杀,不错哦,嘴巴越来越利索。”

    七杀身子一抖:“属下不敢。”

    “小狐狸,你怎会如此玩劣?”帝焚天凝望向李风云的眼里,仿佛含着千古的溺爱。

    李风云挑一挑眉,笑道:“天生的。”

    “小庆王手段毒辣,为救一个糟和尚引火自焚?值吗?”

    “无所谓值与不值,想救就救呗。何况,与人斗——其乐无穷。本公子最喜欢刺激又有趣的游戏。”

    听罢,帝焚天‘哧’一下笑起来,声音闷闷的传来:“你倒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小庆王是个人精,可本公子也不是个傻子,若非有十足的把握,本公子才不会去趟浑水。”李风云弯弯眉,淡淡一笑。

    帝焚天低笑一声,抚上李风云的额头:“你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儿,我只怕你出事儿。”

    “嗤。”李风云拍开他的手,一脸狂傲,“本公子的克星还没出生呢。”

    帝焚天笑着没做声,细细打量她,她的样子与以前有些不同,黑色的长发随意而散漫的披散着,头上一支简单的玉簪,一身质地上乘的白色男装,小小的瓜子脸,一双略显清冷的眼,带着独有的狂傲不羁,仿佛所有的人与物都不挂在心上,脸上疏离而淡漠的神情,配着她身上的白衣,还有那发,再她那冷淡不定的性子,倒美地令人心惊。

    帝焚天见过她许多次,却第一次发现,她真的很美。

    他见过的美女不少,不多说,他自个儿就不差,可眼前这号的——还是美的让他倒吸半口气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