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十七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一触即发(二)

章节字数:3789  更新时间:10-06-23 1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庆王一声语毕,只见雅轩内迅速窜出五名持剑的剑客,将李风云围个水泄不通,这五人身形各异,高矮胖瘦,各不相同。

    李风云正对面的是一个矮胖子,体形臃肿难看,身高不过三尺,膀阔几乎也有三尺,手中拿着一柄尺来长的尖刀。

    李风云惊呼道:“哇!你比我用圆规画的还要圆哦。”

    矮胖子旁边的是一个全身油腻,衣冠不整,满脸污垢的中年人,那脸黑的,看来少说也有十多天没洗过,此刻正拿着一柄破烂的油纸黑扇,边扇边摇头晃脑。

    李风云作思索状:“有的人猛地一看还真不怎么样,但仔细一看…”

    满脸污垢的中年人问道:“如何?”

    李风云一声长叹道:“还真不如猛地一看。”

    “你…哼!”

    “小子,别废话,有种就跟我们较量。”说话的是一个四十来岁年纪的人,尖嘴削腮,脸色灰扑扑地,颇有凶恶之态。

    “小子,记住,我们是名震江湖的——江州五侠。免得你死后到阴曹地府,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被谁杀死的。”李风云看向说话的人,只见他四十来岁年纪,身材魁梧,少说也有二百五六十斤,衣襟大敞着,露出毛茸茸的胸膛,袖子卷得高高的,手臂上全是寸许长的黑毛,腰间皮带上插着一柄长刀。

    李风云轻笑道:“你们是——‘江州五侠’?江州五怪我就听说过,江州五侠——没听过。”

    闻言,其中一个五短身材,头戴小毡帽,面皮白净的人怒道:“你…你居然敢侮辱我们。”

    “小庆王,你从哪里搜罗来这五个有趣的丑人?你真是眼光独到,别具风采啊。”就刚才那个‘矮胖子’来说,李风云腰间的软剑还比他高——八寸。

    矮胖子挥舞着手中的尖刀说道:“兄弟们,此人如此狂妄,今日若不好好教训他,实在有辱我们‘江州五侠’在江湖上的威名。”

    一道冰冷的声音适时响起:“江州五怪,你们想伤她,先过我这关。”只见萧衍慢慢走至雅轩内,脸上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木头,给这五个丑人留口气,别直接弄死,这么有趣的丑人,弄死怪可惜的。”说完,李风云从桌上拾起一串葡萄,斜坐在雅轩内的栏杆上,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样儿。

    李风云好整以暇,问小庆王一句:“你吃葡萄吗?”

    小庆王嘴角抽搐,忍着气儿,怒道:“不吃!”

    李风云没好气道:“我只问你吃不吃,又没说要给你吃。”她边吃着葡萄,边肆无忌惮地朝‘江州五侠’吐着葡萄皮儿,口中喃喃着,“这个葡萄有荔枝味儿,真好吃。”

    萧衍温柔一笑,道:“风云,好吃也别乱吃,胃会受不住的。”

    李风云点头,朝他嫣然一笑。

    一旁的小庆王早已气得七窍生烟。

    江州五侠齐齐向萧衍攻去,他们五人的武器、招式、套路皆不相同,其中一人使的是——枪。

    只见枪上红樱抖动,卷起碗大的枪花,往萧衍心口直搠过去,萧衍身随枪走,避向左侧,左掌翻转,迳直抓住枪头。

    矮胖子见机,尖刀出怀,疾向萧衍胸口刺去,却还来不及靠近,已被萧衍一脚踢飞,矮胖子只有三尺来高,还不及萧衍kua下的高度。

    使枪的人见枪被萧衍抓住,于是猛力挺枪向前疾送,竟是纹丝不动,不由得大惊,奋起平身之力往里夺回,枪尖却如已铸在一座铁山之中,哪里更拉得回来?

    萧衍右手提起青剑,快如闪电般,一剑砍在枪身上,‘咔’的一声,使枪的人只觉得虎口剧痛,急忙撒手,断成两截的铁枪已摔在地上。

    江州五侠见已有两人倒下,剩余三人互相对看一眼,纷纷向萧衍攻来,只见萧衍攒、刺、打、挑、拦、搠、架、闭,青剑冷光闪闪,不需片刻,剩余三人的兵器也纷纷落地。

    小庆王看向倒在地上的江州五侠,愤恨道:“没用的东西,都给本王滚下去。”后又恶狠狠地望着正在吃葡萄的李风云,“李风云,你别得意,本王座下高手如云,不信拿不下你。花弄影,替本王拿下此人。”

    花弄影?李风云心底一暗,莫非是东颐岛的花使——花弄影?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的高瘦男子走进‘雅轩’来,三十岁上下,一身藏青色衣衫,气度沉凝,两眼锐利如鹰,一派高手风范,自他进来,雅轩内顿时芳香馥郁,沁人心脾。

    李风云心中凛然,暗忖萧衍怕是打不过他。

    花弄影看着李风云一字一句道:“我以为王爷今日要招募的是谁,原来是——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李风云淡笑一声,问道:“你认识本公子?”

    花弄影冷笑道:“你杀死我十几名手下,我又岂会不认识你?”

    “莫非,阁下就是东颐岛的花使——花弄影?”

    “正是在下。”

    “哦,原来派人来谋害本公子的卑鄙小人就是——阁下你啊?”

    花弄影阴狠道:“废话少说,速速交出‘戒指’,我还能考虑让你死的痛快点。”

    李风云放下葡萄,注视着花弄影的眼睛,缓缓勾起唇角,冷冷道:“本公子最喜欢剜人眼睛,你说,本公子先剜你的右眼好呢还是左眼好?”

    花弄影一楞,随即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当你在我的利剑下痛苦shen吟时,你是否还能如此狂妄。”

    语毕,花弄影拔剑向李风云猛刺,电光火石间,李风云抽出腰间的软剑,迎向他。

    花弄影的剑法师从——东颐岛,他们的剑式都是一个套路,讲究雄浑有力,重在凶猛、粗犷,而李风云的太极剑的特点是轻快、灵活、多变、刚柔相济。

    只见李风云钩、挂、点、挑、刺、撩、劈,剑随身走,以身带剑,快慢相兼,刚柔相含,软剑随着她左右挥舞,行如蛟龙出水,静若灵猫捕鼠。

    花弄影的剑法远在郭开之下,连素有大齐第一剑客之称的郭开亦败给她,何况区区一个花弄影。

    花弄影对着李风云‘唰唰’一连十剑,每剑都是大开大阖。

    李风云的动作矫若游龙,一气呵成,迅速横移,软剑反手一挥,重重击在花弄影的金光剑上,‘笃’的一声,他的金光剑被李风云的软剑轻易荡开,花弄影节节败退。

    李风云双目一瞪,厉芒电射,流露出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冷冷道:“花使阁下,本公子现在使的这套剑法,可是只有岛主继承人才有资格学的。”

    花弄影被她这句话惊得一楞,一脸不能置信的神色,在他失神片刻,只听‘唰’一声,花弄影的金光剑被李风云挑落在地,几滴殷红的鲜血散落在地。

    花弄影低头看着右手中剑处,感觉已碎裂的手骨,逐渐扩散传来锥心般的剧痛。

    小庆王见花弄影被李风云所伤,急忙上前替他查看伤势,问道:“你的手怎么样?”

    李风云淡道:“他右手的筋骨被我所伤,必须马上医治,若慢一会儿,也许以后都无法再拿剑。”

    李风云冷冷一笑,接着说道:“花弄影,这是你三番两次害我的代价。”

    花弄影问道:“你的剑法真的是师父传授给你的?”为何他从来不曾见师父耍过这套剑法?

    李风云点头,后又莞尔一笑,似乎心情很好,她问道:“花花,你娶妻没有?”

    花弄影瞪她一眼,咬牙道:“没有。”

    “那你有孩子没有?”

    花弄影疑惑的看着她,道:“未娶妻,何来的孩子?”

    李风云点点头,笑道:“花花,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娶妻生子,一年以后,你妻子诞下鳞儿之时,便是我取你性命之日。”

    花弄影一楞,看着她,半天没反应过来。

    李风云续道:“花花,你三番两次派人伏击我,谋害我。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本公子会放过你吧?看在你是白老头的徒弟,本公子才给你一年时间,让你后继香火,让你们花家不至于——断子绝孙。”

    小庆王与花弄影听得一呆,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李风云,在他们二人傻楞的空处,帝焚天的声音缓缓响起:“王兄,听闻你今日邀请我的人上门——‘赴宴’?”

    帝焚天动作优雅的走至李风云面前,凤眼半挑的看着她,后面跟着七杀与破狼,另外几人,各个身强力壮,站在三人身后鸦雀无声。

    “你没事吧?”帝焚天看向李风云的眼里尽是担忧,“你呀,总爱在外面惹事生非,你在帝京我还能护你,若你在外面遇见什么歹人,你会怎样?”这人儿,长得这样的一张脸,也不知道收敛。

    李风云轻笑出声:“小庆王好象对我很满意哦,想要我投入他的门下,为他效力呢。”

    帝焚天面向小庆王,阴森森道:“是么,王兄,你对我的人很感兴趣吗?”

    “王弟,你真是独具慧眼,李公子不但机智过人,剑法更是令人不敢小觑。”小庆王冷笑。

    帝焚天瞥一眼花弄影受伤的右手,如狐狸般,狡诈一笑:“王兄,小狐狸甚为玩劣,若有得罪之处,请见谅。”

    “王弟,我的手下被李公子的软剑所伤,现今伤势甚为严重,需及时救治,恕王兄招待不周。”小庆王说完,带着花弄影匆匆离去。

    帝焚天轻刮她的鼻子,宠腻的笑道:“惹祸精,看不出你的剑法还不错。”

    李风云轻笑一声,挑眉道:“是厉害。”

    帝焚天‘哧’一下笑起来,这只狐狸,经常吐露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不懂虚伪的谦虚。

    李风云问道:“你怎会来这里?”

    “七杀来报,说你被小庆王带走,我就马上从宫里赶来找你。”帝焚天将李风云揽入怀抱,轻声叹息着,“你怎得一点都不让我安心。”

    闻言,李风云楞楞发呆,他在关心她,是真的关心她。她自小就混迹江湖,阅人无数,好人坏人,真心或者是假意,她一看便知。

    不知不觉间,她想起帝焚天对她的好,想起他费尽心思讨她欢心,想起他为自己搜罗古玩奇珍、珍馐美味。

    无论前一世,还是这一世,李风云一直是一个不知情滋味的女子,面对感情,她如屡薄冰、谨慎仔细,不敢爱,亦或,她根本就不相信爱!

    有一些东西,放置太久,就容易沾染灰尘,失去它原本动人的光泽。一如爱,太久没有关注它,就以为它不曾存在。

    而对于帝焚天,她一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似乎,她与他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帝焚天眼波闪烁的望着李风云,见她陷入沉思之中,他轻轻握住她的手腕,李风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他眯起狭长的凤眼,轻道:“我从宫里搜罗来许多古玩奇珍,你看到,定会喜欢。”锦衣美食、软语红莺,天下最好的,只要她开口,他都会让人送至她的面前。

    他发现,让不可一世的小狐狸对他动心,竟是一件如此令人满足的事。

    他煞费苦心,百般讨好,不过是想让她冷冰冰的心,因为他,而轻轻跳跃。

    这任意妄为、狂傲不羁的狐狸,要到何时才会对他敞开心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