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二十六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故人重逢

章节字数:2656  更新时间:10-06-23 11: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闻声,独孤策精神大振,他高声念道:“贵客大驾光临,请进来喝盅热茶吧。”

    众人皆是翘首以待,一睹‘贵客’的真容。

    李风云一见来人,脸色微变,想起‘醉仙楼’时,虚云大师的那句‘他日必会再见’,没想到,今日,果真应验。

    虚云大师负手背后,身边跟着魔女浴红衣,二人散步似的踱进厅堂,溜目四顾,目光落到帝焚天、李风云、战天三人处时,他的眼里亮起清晰无比的赞赏神色,后又别有深意的瞥李风云一眼。

    虚云大师对着风轻扬微笑颔首,神态从容不迫,极有风度。

    最后,他把目光落在稳坐如山的独孤策脸上,对着主席上的独孤策,双手合十,含笑道:“阿弥佗佛!独孤阀主,近来可好?”

    独孤策亦是含笑回礼,泱泱大度道:“多谢大师挂心,一切安好,请大师落座。”

    见虚云大师与浴红衣在独孤策左边下首的那张空榻子处坐下,李风云方知,原来独孤策一早就在等虚云大师的到来。

    虚云大师落座后,目光落在他对面的风轻扬处,他道:“风兄,许久不见。”

    风轻扬发出一阵长笑,道:“虚云老弟,时间过得可真快,一晃就是五十年。只是我不明白,为何你一定要约我在独孤山庄见面?”

    虚云大师含笑道:“因为,五十年已过,《弈剑术》真正的主人会出现在独孤山庄。”

    闻言,满座哗然,连一向镇定自若的独孤策亦是脸色突变,《弈剑术》?绝迹江湖数十载的《弈剑术》?

    众人乍听《弈剑术》的下落,心念电转,百转千回,表面却都是好整以暇。

    数十年前,江湖传言此书落入先皇——帝梵天之手。然,‘六指神偷’陈老谋搜遍整个皇宫都未发现其踪迹。帝梵天死后,陈老谋甚至连他的墓穴都掘开过,可仍旧未发现《弈剑术》的踪影。

    虚云大师问道:“风兄,《弈剑术》研究的如何?”

    听罢,众人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弈剑术》在棋王风轻扬处?

    风轻扬长叹一声道:“我与此书日夕相对足有五十年,但仍是一无所获,就像宝藏摆在眼前,却苦于没有启门的钥匙。棋魂萧廷以甲骨文篆写《弈剑术》,似棋谱又似剑谱,的确深奥难解。我虽智能通天,却也无法融会贯通、破译此书。”风轻扬的风度极佳,无论口气如何大,但总令人听得舒服,“当年,我从帝梵天手中接过此书之时,你便断言,此书命中注定不属于我,没想到,真的被你一语道中,活菩萨不愧是活菩萨,任何事情都逃不过你的法眼。唉…萧廷的《弈剑术》与周沛的《绝世剑谱》乃当世两大奇书,我未能参透《弈剑术》的奥妙,着实可惜。”

    听到帝梵天三字,席下的帝焚天一怔,祖父?《弈剑术》与祖父有关?帝焚天原本以为《弈剑术》早已绝迹江湖,没想到居然在棋王风轻扬处。

    虚云大师道:“风兄,五十年已到,你是否还记得当日的诺言?”

    风轻扬笑道:“五十年之约已到,我必是信守当日的诺言。只要你能破解我的‘珍珑残局’,我定将《弈剑术》双手奉上。”

    一直默然不语的浴红衣忽然冷哼一声,她抬起千沟万壑的脸,口气不善道:“风轻扬,不属于你的东西终究是不属于你的。你当年巧取豪夺又如何?你霸占《弈剑术》五十年又如何?还不是无法破译。”

    听罢,风轻扬极有风度的洒然一笑,道:“红衣,你还在怪我?我承认,当年我利用你要挟帝梵天,逼他拱手相让《弈剑术》的做法是不够光明。但,你不能怪我,要怪只怪帝梵天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你都已经另结新欢,他居然还愿意用《弈剑术》来换你的命,你说他傻不傻?”帝梵天能让浴红衣挂念至今,他得不得到她,还重要吗?

    “风轻扬…你…”浴红衣一时语塞,找不到话反驳。

    风轻扬续道:“况且,当年你中毒又不是我所为,我只是顺应天命,刚好利用这个机会得到《弈剑术》而已。当年的‘怪医’李药郎一生有三不医:没钱——不医,女人——不医,心情不好——不医。‘怪医’之怪,对‘象棋’之痴,江湖皆知。我陪李药郎下足十天十夜的象棋,最后,他无法破解我的珍珑残局,才不得不破例救你。我如此劳心劳力,你总不能让我空手而归吧?再说,我只是向帝梵天借阅《弈剑术》五十年,五十年之后,你们若能破解我的珍珑残局,我定当双手奉还。”

    浴红衣满脸皱纹的怒脸死死盯着风轻扬,道:“你…风轻扬…五十年前,我就看你不顺眼,今天我…”

    见状,虚云大师摇头道:“我们两个加起来,将近150岁,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一见面就斗嘴…也不怕让那些小辈们笑话?”

    风轻扬豪迈一笑,道:“虚云老弟,已经过去五十年,她的脾气怎么不好反而渐坏?你怎么教女人的?我这里有‘驭女十诀’,是我纵横情场几十年得出的经验,有这十诀,母老虎都能被驯成乖猫,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我传授给你…”

    看到浴红衣想要吃人的眼神,虚云大师摇头无奈道:“风兄,你就少说两句。”

    闻言,席下的战天轻拍卓一凡的肩膊,低声道:“卓兄,我看你该向风轻扬讨教下‘驭女十诀’,说不定,还真能把‘食人花’驯成‘乖猫’,让她对你百依百顺。”

    卓一凡尴尬道:“战兄,莫再说笑。”

    风轻扬拈须笑道:“虚云老弟,你向来不谙棋道,如何破我的‘珍珑残局’?”

    虚云大师慈祥一笑,道:“今日,破你‘珍珑残局’的,并非老衲,乃另有其人。”

    闻言,风轻扬一楞,问道:“谁?”

    虚云大师的目光瞥向正兀自捏着杯子吃酒的帝焚天。

    意识到众人的注视,帝焚天头都不抬,径自吃着酒,不冷不热道:“我凭什么替你破——‘珍珑残局’?”

    虚云大师的修为极高,听到帝焚天的冷言冷语,毫不生气,反而笑道:“施主,你代老衲出战,若你胜出,《弈剑术》自然归你。”

    听罢,帝焚天双目一亮,送往口中的酒杯亦停下不动。

    风轻扬狂傲道:“数十年来,从未有人可以破译我的‘珍珑残局’。虚云老弟,你确定要他替你出战?”

    虚云大师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风轻扬拈须道:“那好,我们就请独孤阀主做个见证,若这位小兄弟破译我的‘珍珑残局’,我便将《弈剑术》双手奉上。”

    闻言,主席上的独孤策微笑点头。

    李风云对于虚云大师此举琢磨不透,她道:“帝焚天,你有没有把握?”

    帝焚天轻笑一声,道:“我自小随我祖父弈棋,刚好,可以借今日这个机会,会会棋王。”在今天之前,帝焚天一直不明白为何祖父如此痴迷象棋,以祖父的性格,想必,他是希望可以破译风轻扬的珍珑残局,重新拿回《弈剑术》吧?他终于明白,祖父的那句‘失去的一定要亲手讨回来’是什么意思。

    见帝焚天沉吟不语,李风云担忧道:“可他是棋王唉,自他二十岁以后,便未逢敌手。连他自己都说,几十年来,没有人可以破译他的——珍珑残局。”

    帝焚天放下杯子,朝她自信一笑,轻道:“虚云大师素有‘活菩萨’之称,能够预知过去、未来,他若没有把握,会找我替他出战吗?”

    李风云微怔,帝焚天总能把事情看的如此通透,只要他对着她轻轻一笑,她便觉得,这世间,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

    偌大的大厅,一时寂静无声,众人皆是翘首等待帝焚天大破棋王的——珍珑残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