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三十一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舌粲莲花

章节字数:2476  更新时间:10-06-23 11: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次日清晨,独孤棋与宋浑陪着李风云几人一起游山玩水,遍访名迹,以尽地主之宜。

    独孤山庄位于吴国的丹阳城,城内景色别致,一派繁荣。

    大街上卖粥果者排成市场,更有卖核桃、柿饼、枣、栗、干菱角米者,肩挑筐贮,叫而卖之。

    街道两旁尽是前店后宅的店铺,摆满各种货物和工艺制品,非常兴旺,光顾的人亦不少,可谓客似云来。

    李风云几人首次来到这里,浏目四顾,兴致盎然。几人皆是人中之龙,气质非凡。

    李风云清丽脱俗,花一般娇,粉一般嫩,远远望去,就恰似白玉雕的塑像。

    帝焚天俊美不凡,他绝非仅有漂亮的脸蛋,他的两臂修长,长年练武的体形俊美柔韧,实在是英武异常。

    战天高大英俊,古铜色的肌肤,修长笔直的长腿,浑身弥漫着一种真正属于男人的美,目光炯炯,气焰逼人。

    萧衍清雅俊秀、卓一凡潇洒倜傥,几人所到之处,因着他们的艳色,男男女女都对他们行注目礼,但他们却毫不在乎,似是见怪不怪,又像视若无睹。

    李风云美人扇轻摇,淡道:“人不风流枉少年,独孤兄,听闻‘飘香院’可是丹阳城的一绝,不如,你带我们去见识见识。”

    闻言,独孤棋面有难色,欲言又止。

    见状,战天拉李风云至角落处,他凑到李风云清丽绝伦的俏脸旁,仅用她听得到的语调,低声道:“食人花,我们男人去妓院正常,你一个女儿家,瞎起哄什么?”

    二人窃窃私语,在别人看来,态度亲昵的几乎暧昧。

    李风云微一错愕,怒道:“你叫本公子什么?”

    战天嘻嘻笑道:“食人花,你不觉得这个称呼跟你很配?”

    李风云俏脸微红,狠狠道:“战天,你想死的话,本公子成全你。”

    战天凑近她,笑容满面道:“来吧,我绝不还手。”

    李风云美眸泛起浓重的杀机。

    战天俯头凑进她耳旁,若登徒浪子般,口出轻薄道:“食人花,我知道你舍不得杀我的。”

    李风云蹙起黛眉,冷道:“我舍不得——让你死的那么痛快。”

    战天哈哈一笑,深深的凝望她一眼,旋又叹道:“真好看!”

    李风云狠瞪他一眼。

    战天灿烂一笑,调笑道:“能得我战天赞赏的女子,绝对不多。而食人花是第一个,刚才我从后面,细细欣赏你优美的背影和动人的身姿,真是心神皆醉,自问这一世都无法忘记…”

    李风云狠狠横他一眼,口花花的她,碰到同样舌粲莲花的战天,竟是没辙。他出口轻薄她,难不成,她去轻薄回来?

    李风云一阵气恼,向来只有她‘调戏’别人,没有人敢‘调戏’她。

    战天暗自得意,今日非好好整整这个恶女不可,他得寸进尺,故意凑近她,在她耳朵旁深深一嗅,调戏道:“真香!”

    ‘啪’——脆声响起,战天的脸立时多出五道指痕。

    闻声,众人望向角落处的二人,眼中闪过迷茫,皆是面面相觑,不知究竟发生何事?

    帝焚天步至李风云身边,紧张道:“小狐狸,发生何事?”

    李风云怔怔看着战天,吃惊道:“你为何不闪?”

    战天抚着痛处,苦笑道:“我倒是想闪,谁知道你出手那么快,又狠又准,我哪里来得及闪。”

    李风云欲言又止,最后终没说话,别过俏脸往帝焚天瞧去,委屈道:“他先惹我的。”

    众人一片难堪的沉默,卓一凡轻咳一声,刚想开口,被战天打断道:“卓兄,你别说些什么,被绝世美人打一巴掌,应该很开心之类的P话。”

    卓一凡连连摇头,正容道:“不…不…我是想说,还好你脸黑,挨她一巴掌,看不出来。”

    战天顿时满脸黑线,笑骂道:“去你的大头鬼!”

    沉默间,卓一凡又道:“青楼歌舞处处不同,既然来到丹阳城。不如去‘飘香院’见识见识,在青楼写画吟诗,可谓灵如泉涌。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美人的画像,也许,可以在‘飘香院’找到可以入画的美人也不一定。”

    听罢,宋浑上前搭着卓一凡的肩膊道:“卓兄,说到美人的画像,那可少不得武林第一美人——南宫玉,她跟画儿是好姐妹,过几天我跟画儿成亲,她定会来,你可要见识见识。”

    卓一凡洒然一笑,道:“那是自然,人生最惬意之事,莫过于观遍世间凡花,画遍世间美人。”

    宋浑嘿嘿一笑:“卓兄,改日我一定要观摩观摩你画的那些美人。卓兄,你画的那些美人有没有穿衣服?”

    卓一凡轻咳一声,尴尬道:“宋兄,我画的是美人肖像,而非春宫图。”

    宋浑笑道:“我觉得,女人光脱脱的时候才是最美的。”他扫视众人一眼,“改日,我一定带大家去‘飘香院’玩个天昏地暗。今日,就作罢吧,若让南宫玉知道,我带独孤棋去‘飘香院’的话,南宫玉的哥哥——南宫一,会要我命的。”

    闻言,独孤棋狠瞪宋浑一眼,道:“宋浑,你胡说什么。”

    宋浑撇嘴道:“我可没胡说,你我年纪差不多,我十五岁就驭女无数,你到现在还是个童男子,别说女人的胸脯,我看你连女人的纤纤玉手都没MO过。你说你跟南宫玉偷偷交往那么久,连她的手都没MO过,你是不是男人呦?换成是我,早他娘的把她哄上床,先‘办’再说。”

    独孤棋的脸立时红到耳朵根,手足无措道:“我是专情。男女之间,贵乎两情相悦,我与她发乎情、止乎礼,有何不对?我们读圣贤书的人,怎可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些淫秽东西?”他越来越不明白,画儿怎会喜欢宋浑这个‘采HUA大盗’?

    宋浑理直气壮道:“饮食男女,人之所欲,不想都难。”

    独孤棋反驳道:“我只觉得,两情相悦,方可进行鱼水之欢,我只会和真正喜欢的女子共寻好梦。”

    宋浑连连摇头,皱眉道:“你真不会享受。”正说着,一个姻视媚行的美女在宋浑身边盈盈停下,女子的襟口开得极低,露出小半边玉乳和深深的乳沟,乳波臀浪,婀娜生姿,看得人神摇意荡,目瞪口呆。

    她扫视众人一眼,美目亮起光芒,显然是被几人的风采震慑住,后把目光定在宋浑身上,掩嘴娇笑道:“宋郎,你好几个月没来找奴家咯,奴家甚是想念你呢,你是不是已经忘记奴家的存在啊?”语毕,她抽出衣襟上的手绢,假模假样的擦起眼泪来。

    见美人哭,宋浑一时魂销意软,他道:“我怎会忘记你呢,最近忙着帮家里打理生意,才没去找你咧。”

    美人破涕而笑,嗲道:“宋郎,你真没忘记奴家?”

    宋浑嘿嘿一笑:“你是飘香院的柳絮嘛,我怎会忘记呢。”

    闻言,美人俏脸突变,脸上的笑容立刻烟消云散,她一巴掌甩在宋浑脸上,恨道:“宋浑,你看清楚,我是怡红苑的潇潇,不是什么飘香院的柳絮。哼,丹阳城的人说你宋浑薄情寡幸、喜新厌旧,我之前还不相信。现在我…哼…”美人拂袖而去,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众人。

    独孤棋挖苦道:“宋浑,你真会享受。”

    听罢,宋浑不好意思的搔首,几人谈谈笑笑间,迈步朝酒楼走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