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四十八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邪王之子

章节字数:2376  更新时间:10-08-20 1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卓一凡深吸一口气,颓然道:“实不相瞒,我师父是邪王楚人狂,纪仙子是我的师母!”

    战天惊奇道:“卓兄,你的师父是邪王?为何从来没有听江湖上的人提起过?”战天大惑不解。

    卓一凡轻笑道:“师父离开我的时候,我才十五岁,而我是在二十岁那年成名的。师父被囚之后,我便离开独龙堡,十年来,一直过着风花雪月、煮酒扫雪的惬意生活,世人皆道我是‘善画嗜酒’的风流才子,显少有人知道我真正的来历。”

    战天疑惑更甚,他道:“卓兄,相传十年前,邪王败给剑圣以后,邪王被关在大齐少林寺的水牢,而纪仙子被剑圣掳去。后来又有人说,纪仙子逃脱的时候不甚跌落悬崖,早已不在人世。难道纪仙子还活着?”

    卓一凡深深叹息一声,继续道:“当年,萧剑南约师父于‘玉笔峰’一决高下。师父为专心迎战萧剑南,他一个人居住在独龙堡附近的一所小庄院里,足不出户,终日埋首研究武学剑法。哪知,师父闭关期间,萧剑南派人闯进独龙堡,掳走师母和我的小师弟楚云飞,并以此要挟师父。”

    “后来呢?”

    “后来的事情我亦不清楚,我只记得,决战那日,当我赶到玉笔峰之时,我并没有见到师父与师母,只看到小师弟血肉模糊的尸体,他的脸还被划得面目全非。”卓一凡的眼中满是愤恨,“我的小师弟当时只有五岁,萧剑南居然连他都不放过。”

    闻言,战天惊讶道:“没想到剑圣萧剑南是这般卑鄙的人,居然连一个五岁的孩子都不肯放过!”

    卓一凡的眼中含着浓浓的悲伤,他叹气道:“小师弟是众多师兄妹中最小的一个,大家都很爱护、迁就他。他与我特别要好,我常常抱着他到处玩耍,替他洗澡、喂他吃饭。听他甜甜的叫我大师哥,我心里便说不出得欢喜。当时看到他尸体的时候,我难过得嚎啕大哭…”

    卓一凡低头喝酒,心头不禁感慨,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抬眼看战天一下,继续道:“万念俱灰间,我带着小师弟的尸体回到独龙堡,我清理尸体的时候,却发现带回来的尸体并非我的小师弟——楚云飞。小师弟的胸口有龙图腾,是他出生时,师父亲手烙上去的,但此人并没有。”

    “莫非,你的小师弟还活着?”

    卓一凡轻轻点头:“我猜他应该还尚在人间。只是一直猜不透,当日在玉笔峰,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何小师弟会被人掉包?”

    “恐怕知道当日情况的只有邪王和剑圣!”

    “师父被囚之后,独龙堡四分五裂、师母生死未卜、小师弟下落不明。十年来,我一直借着寻访可以入画的美人为由,暗地里查探小师弟的下落,可惜,查无所获。直到一年前,我听说师父从少林寺的水牢逃窜,可他从少林寺逃出来后,并未回到独龙堡,我至今都不知道他的下落。”

    闻言,战天思索道:“独龙堡的四大法王之首——‘阴阳法王’放话出来,谁要是能够得到《洗髓经》,便可号令独龙堡,成为独龙堡的堡主。独龙堡是邪王一手建立的,他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独龙堡和独孤阀相互撕杀,所以,你就来独孤山庄等邪王?卓兄,小弟说得对不对?”

    卓一凡露出赞赏的神色,笑道:“战兄的猜测一点都没错!还有我的师母,如果她还活着,她亦会来独孤山庄。其实,十年来,我多次去少林寺搭救师父,可惜,都是无功而返。不止是我,阎罗刀云飘飘亦然,她对师父真可谓是用情至深。”

    战天缓缓道:“卓兄放心,小弟一定帮你一起寻找邪王和楚云飞的下落。”

    卓一凡举杯笑道:“战兄,能够认识你,今次无论能否找到师父,我都没有白来。”

    战天在卓一凡的肩上重重一拍,笑道:“一世人两兄弟,客气什么!”

    卓一凡道:“能够与战兄论杯畅怀,同消万古闲愁,实乃人生之幸事!”

    大笑声中,二人碰杯痛饮。二人都是绝顶人物,一举手一投足,皆是无不如意、无不别具威力,能人所不能,微微一笑中,就可使寻常人物羞愧得无地自容。两者一般大仁大义、嫉恶如仇,又心怀慈悲,对敌人决不妥协,又处处以天下苍生为念,禀性相投、同为一路人马,当下便声气相求,许为知音。

    一番酒足饭饱后,战天缓步踱回自己的房间,他轻轻坐在摆放着清茶素果的桌子旁,眼触及被纱布包裹着的右手,想起李风云的残忍嗜血,她杀人居然如‘斩瓜切菜’般轻松,他不由微微簇眉,他不喜欢李风云动不动就杀人,那样一个清丽绝俗、颠倒众生的人物,她的手应该用来弹琴、画画,而不是用来杀人。

    战天长叹一声,兀自替自己斟上一杯清茶,慢慢品味!

    ‘砰!砰!砰!’门给人拍得震天响,尤其对方不以门环叩门,更令人有惊心动魄的感觉。

    因为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战天被清茶呛住,他连咳数声,咳得眼眶都发红,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刚想起身去开门。

    哪知‘砰!’的一声,房门被来人一脚踹开,接着是关门的声音。

    足音响起,只见李风云端着盘子进来,她轻笑着往战天身边一坐。

    战天狐疑的看着她盘子里的东西,一大碗的辣椒酱,还有少许纱布和一瓶药酒,他心中讶然,纱布?药酒?辣椒酱?战天头皮发麻,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战天伸个懒腰,笑嘻嘻道:“真是灵犀,我刚想到你绝色的容颜和动人的身姿,你便出现在我面前!”

    李风云脸颊微红,她没好气道:“若再贫嘴,本公子就把你的舌头勾出来!”

    战天一点不为所动,兀自调笑道:“咦,为什么你的脸红得这么厉害?”

    李风云狠狠白他一眼,道:“我想杀人时,脸就会转红!”李风云玉容平静下来,她的目光变得像剑刃般锐利,直望战天,声音转冷,“你的手怎么回事儿?”

    战天苦笑道:“哇!你有没有搞错?你的软剑割伤我的手,还问我怎么回事儿?”

    李风云一怔,万般没有想到战天会如此直接,她若无其事道:“咎由自取!”

    一抹玩味浮现在战天的唇畔,他悠然自得道:“伤一只手,就能令你带着药酒亲自来看我,那伤两只手,是不是就可以吃到你亲手做的东西?”

    李风云横他一眼,道:“那要不要把你的双手、双脚全都打断,我再喂你吃东西?”

    战天凑到她香肩上的小耳旁,柔声道:“即使要打断我的手,才能吃到你亲手做的东西,我心里也是千分欢喜、万分甘愿的。可是转念一想,我若双手都被打断,岂非再没有手抱你,那可划不来!”

    李风云眼中的杀机一闪而没,她移前一步,转身挥掌,‘啪!’一声巨响。

    战天脸上立时呈现五道指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