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五十二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辣手摧花

章节字数:2765  更新时间:10-06-23 1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独孤棋思忖半晌,坚定道:“好,希望你可以信守诺言,我自断右臂以后,你要放过她!”

    闻言,大树后面的李风云轻笑摇头,傻冒!李风云相信,独孤棋自断一臂以后,等待他的,便是云中月淫亵南宫玉和石青雅的春宫秀!

    石青雅神色复杂,突然间心中一动,她低声道:“独孤公子,我只是一个从大街上买回来的丫鬟,是个低三下四的女人。你为我自断右臂,值吗?”

    独孤棋微微一笑,说道:“众生平等,岂有贵贱之分?况且,断我一条胳膊,却换你一条性命,我觉得值!”

    云中月不耐烦道:“废话少说,你砍不砍?”

    独孤棋道:“砍!”

    简短的一个字,仿若有千百斤之重,直直击打着石青雅的心,她道:“慢着,云中月,你不是想要我吗?只要你不砍他的手,我就是你的!”

    云中月笑而不语,空出一只手滑进石青雅的衣服内,罩上她丰满白嫩的胸部,狂肆的抚弄着,口中淫笑道:“砍不砍,你都是我的。你这辈子,只能做我的女人,不信,我们等着瞧!嘿嘿…我一想到你的da腿夹着我的样子,我就快活得要死!”

    趁几人谈话间,李风云悄无声息得从树后闪出来,缓缓朝云中月移去,想趁对方心神全集中在‘恣作淫行’时,施以偷袭。

    李风云暗器举起来,对准云中月背心。此时距离云中月尚有丈许的距离,李风云慢慢靠近云中月,脚步立时重少许。

    云中月竟能生出感应,雄躯一震,似有动作。

    李风云哪敢迟疑,暗器脱手射出,朝云中月背心戟去。

    云中月从未想过有高手能把所有生命的现象,例如呼吸、体温、心跳等都敛藏起来,变成某一程度的‘隐形’。

    加上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到石青雅动人的肉体上,所以注定要吃这个大亏。

    但纵使在这种劣势里,云中月仍能及时横移,避开背心的暗器。

    暗器眼看直没入云中月右肋之内,忽然又反弹出来,而他已横移三尺。

    李风云左手背在身后,右手的软剑触地,一头青丝迎风飞舞,狂傲不羁、不可一世!

    石青雅想,李风云是有资格狂傲的,这个人只要在那里随随便便一站,就足可压倒周围的一切,让其他任何人都不能逼视。

    这种人,千万人中,你一眼就可看出!

    李风云如影的剑法,追着云中月,朝他直直戳去,击向云中月后心。

    云中月横刀抵挡李风云猛烈的攻势,刹时,刀剑相击,霍霍厉声,不绝于耳!

    李风云向前跨出一步,手中的软剑蓦地圈转,只听‘咻!’一声,云中月已然中剑,他腿下一个踉跄,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李风云趁胜追击,对着云中月又是一剑,‘嘭!’的一声,云中月再喷鲜血,惨叫声中,他迅速逃窜。

    一旁的石青雅看得一呆,心叫厉害,她不是第一次看李风云舞剑,上次李风云与花弄影打斗时,她已见识过李风云的剑法。然,她第一次发现,李风云的剑法居然如此精妙,短短十五招之内,便将云中月打得爬不起来。‘辣手摧花’云中月可是‘霸刀’白山的亲弟弟,‘霸刀’白山乃是当世十大高手之一,刀法仅次于‘遁刀’慕容智,其家传的‘霸刀十诀’纵横天下!

    见云中月逃窜,独孤棋急道:“云中月作恶多端,你为何要放他?”

    李风云淡道:“我故意放他的!”

    “为何?”独孤棋满脸疑惑。

    闻言,萧衍眼神微颤,他道:“今天是她母亲的生忌,她不想杀人!”因为是母亲的生忌,所以放弃杀人,在别人眼里,这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可在李风云眼里,这是一件极为神圣的事情。

    李风云白衣胜雪,傲立旷野,冰冷的外表里拥有一股温暖的感情,她的心虽如雪山上的千年玄冰,但内里却蕴藏着一股不易外露的情感。萧衍知道,李风云看似无情却有情。

    在萧衍眼中,李风云是人中的贵族,剑中的神,一身高洁凌人的傲气,几乎不近人间烟火。但她一直活得如此随心,没有人可以逼她——做她不愿做的事,她要做的事亦没有人可以阻拦!

    南宫玉再忍不住惊吓,缩到独孤棋的怀中嚎啕大哭,抽抽噎噎道:“独孤棋,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砍掉手,那我怎么办?”

    独孤棋拼命安慰惊吓过度的南宫玉,怜惜得替她擦着眼泪。

    见状,石青雅心中一阵莫名的刺痛,世人都容易同情弱者,而强者的悲哀永远只能背地泪垂。

    自独孤棋救她性命起,石青雅便义无返顾得沦陷。

    萧衍瞥一眼李风云,问道:“风云,云中月是什么来历?”

    李风云淡笑一声:“‘辣手摧花’云中月是闻名江湖的采花贼,贪花好色,专以破坏女子贞操为乐,其家传的‘霸刀十诀’纵横天下、威力无比。他是‘霸刀’白山的亲弟弟,原名叫白川!他与他嫂子通奸被白山发现,白山一怒之下,斩杀自己的妻子,并与云中月断绝兄弟关系,这些在江湖上,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李风云瞥一眼石青雅,明知顾问道:“马蚤儿,你为何会与云中月在一起?”

    石青雅努力稳定心神,若无其事道:“我本来正打算上床睡觉,哪知背后一阵风袭来,我便不醒人事。醒来后便发现自己被那淫贼带到这里,差点被他…”石青雅说着便哭起来,泪水溢满眼眶,楚楚动人的表情,惹人怜惜!

    南宫玉对石青雅的话深信不疑,她安慰道:“石姑娘,你别怕,那个淫贼不会再把你怎么样的。”

    不错不错,演技很好!李风云含笑不语,并不点破石青雅的谎话。

    石青雅擦干脸上的泪水,问道:“南宫姑娘,你为何会与独孤公子出现在此?”

    独孤棋长叹一声,眼中含着深深的无奈和心痛,道:“实不相瞒,今日是我母亲的死忌,我与玉儿一早就去山上祭拜她。回来的时候,刚巧路过这里,听见这边有动静就过来瞧瞧!”

    南宫玉巧笑倩兮道:“石姑娘,幸亏我们留在那里吃完斋菜才回来。否则,可能就没那么凑巧救到你呢!”

    独孤棋笑道:“玉儿一直说山上的斋菜好吃,偏要吃过晚饭后才肯回来,这次真是歪打正着!”独孤棋情意绵绵的凝视着南宫玉。

    独孤棋的眼神触动石青雅心底最柔软的情丝,令她更增惆怅!

    “石姑娘,明天丹阳城有庙会,很热闹的!我们一起去吧?”

    “好。”

    “……”

    “……”

    几人说说笑笑,朝独孤山庄走去。

    石青雅望着前面独孤棋的背影,她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眸子一点一点黯下来,她告诉自己,这样的男子汉,她决不能放弃,她若是放过他,只怕再也找不着像他这样的人,永远都找不着。

    李风云走到石青雅身旁,俯头瞧她一眼,淡笑道:“俗语有云,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

    石青雅心下一惊,李风云居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哧!’笑起来道:“云公子,雅儿不明白你的意思。你知道的,雅儿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你若有兴趣,保证人家绝不抗拒你。”

    李风云好笑道:“你不抗拒我?可,本公子抗拒你呀!”

    石青雅甜甜一笑,站直娇躯,依偎在李风云身上,娇笑道:“云公子,你究竟对雅儿有没有兴趣嘛?”

    李风云开门见山道:“你看上的是独孤棋,对吧?”

    石青雅娇躯一震,娇笑道:“云公子,你不但长得俊美不凡,而且武功又高绝,颠倒众生、完美无缺!雅儿怎会放着你这块宝玉不要,而去捡独孤棋那块石头呢?云公子,只要你一句话,雅儿就是你的!”

    李风云冷笑道:“你还是去找独孤棋吧,他生性善良单纯,刚好可以和你互补!或者去找云中月也可以!你与云中月,就好比‘姣妇遇上色鬼’,肯定是‘一谈便拢’,本公子要回去睡觉,没空陪你疯!”

    语毕,李风云扬长而去,留下一脸错愕的石青雅傻站在原地,李风云,你就对我如此不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