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箫声萦绕

章节字数:2593  更新时间:10-06-23 1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战天走至庙外,见一个衣服破烂,满脸污垢的老乞丐正在啃略带酸味的半个包子,未及近身,已闻恶臭。

    “老头,十两,把你身上的衣服脱给我!”战天从腰间掏出一锭银子,扔进老乞丐的破碗里。

    老乞丐傻楞着,但一看到破碗里的银子,立刻二话不说,三下五除二,脱光自己的衣服往战天手里一塞,紧接着,破草席往自己身上一裹,拿起破碗就跑路,生怕战天后悔!还时不时得回头,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瞄着战天!

    战天穿上老乞丐的破烂衣服,又找来一个破麻袋把自己的脸捂地严严实实,仔细打扮一番,他确定,他如此模样,就算他亲娘看见,都不会认出他的!

    战天步履缓慢地走至李风云面前,直直盯着李风云看。

    李风云有些不耐烦得看向挡住她视线的‘老乞丐’,待看清来人是战天后,她狠狠瞪他一眼,刚想开口骂战天时。

    战天忽然对着李风云抽抽咽咽起来,他尖着嗓子,学着女子的腔调,哭泣道:“相公,你莫寻奴家回去,奴家身染‘麻风’。早已病入膏肓,药石无效,奴家不想拖累你,你快快离我远点,奴家不想把‘麻风’传染给你…”

    李风云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着战天,相公?这死人,非要把她撩拨的怒火三丈才开心是不是?李风云撂起袖子,作势要打他。

    战天急急往后退去,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躲。

    众人听他自称有——‘麻风’,皆是不停往后退,生怕碰到他,他们越躲着他,战天越往他们身边蹭,且边蹭边说:“相公,我们家的‘旺才’被我这倒霉的——‘麻风’传染,已经为我而死。我眼睁睁看着它一点一点腐烂而死,却无能为力,我不想再伤及无辜,我不想连累你。相公,你就让我一个人在这陌生的村子,静静死去吧…”

    “……”

    “相公,我身染‘麻风’,命不久已,我的脸早已腐烂,我不想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相公,你忘掉我吧!”

    “……”

    “相公,公公婆婆本就看我不顺眼。现今,我又身染‘麻风’,他们定不会容我的,相公,你忘记奴家吧!”

    战天的演技没得说,把个‘麻风女’演得活灵活现!

    战天开始全场乱蹿,尽往人多的地方蹭,有些爱看热闹的不肯走,他直接往他们身上扑去。结果,众人被他吓得一个一个跑出庙,生怕他把‘麻风’传染给他们!只半晌工夫,原本被人群围的水泄不通的无相寺,变得人去庙空。

    战天一把扯掉头上的破麻袋,朝着众人微微一笑。

    “战兄果真机智,既不用武力驱赶,也不用钱财收买,便可以令他们自动离开!”南宫一眼中的赞赏之情,显而易见。

    战天谦虚一笑:“南宫兄过誉!”

    李风云瞥一眼战天身上的破烂衣衫,淡笑道:“你这身‘行头’跟你这个人,真是相得益彰!”

    战天涎笑道:“‘相公’若是喜欢看,‘娘子’以后天天穿给你看!”

    李风云气得猛一跺足,不再与战天搭话!

    众人说笑间,南宫玉双手缠上南宫一的手臂,撒娇道:“大哥,你先招呼战公子他们去别处玩吧,我和画儿上香拜佛,怕是要好些时间呢!”

    独孤棋笑道:“玉儿,我陪你一起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南宫玉明亮的眼睛凝望向独孤棋,她甜笑道:“好啊!”她是真正的天真,不明白世事的复杂,如初生的婴儿一般纯粹、柔弱!

    石青雅一阵黯然,难道弱者就应该被大家捧在手心?强者就活该承受那些伤害?

    石青雅失神间,忽然觉得手臂一热,只见南宫玉挽上她的胳膊,娇笑道:“石姑娘,一起去吧?”她在石青雅耳边,悄悄说着,“听说无相寺有块‘姻缘石’,很灵验的!”

    听罢,石青雅朝她微微一笑,点头答应。南宫玉开心得挽起她的手,朝寺内走去。

    南宫一朝着几人消失得地方,喊道:“独孤棋,照顾好我妹妹!”望着南宫玉与独孤棋的背影,他一阵暗叹,一个单纯的大小姐,一个武艺虽然高强,骨子里仍是书生意气的阀门贵公子,南宫玉和独孤棋果真般配!

    四人离开后,南宫一转身面向李风云,微笑道:“李公子,上次打扰到你和石姑娘实在抱歉!不如趁今日,我请各位到‘松鹤楼’一聚,就当陪罪!”

    李风云对吃一向考究,早就想尝尝丹阳城的美味,她笑道:“听说‘松鹤楼’的蟹黄汤包味道很好!”

    南宫一道:“不是我夸口,走出丹阳城,所有的汤包都是对汤包的亵渎!”

    “那可真要尝尝!”李风云食指大动,几人边说着边朝丹阳城最有名的‘松鹤楼’走去。

    南宫一殷勤请李风云几人入座,宋浑坐在南宫一之旁,帝焚天与萧衍坐在李风云左右,接着是战天和卓一凡。

    南宫一显是精于饮食的人,随口介绍起桌上的美食,他道:“松鹤楼最有名的就是松鼠桂鱼、樱桃肉、鲃肥汤和蟹黄汤包。”

    李风云接口道:“还有丹阳城的‘肉脯’,当之无愧,第一名。吃白粥的时候,加以碎的‘肉脯’佐餐,实在逍遥至极!”

    南宫一笑道:“李公子真懂享受!”他指着席间的蟹黄汤包,继续介绍起来,“蟹黄汤包的做法很考究,皮要上等,蟹黄、蟹肉加上肉汤煮成琼脂状,冷却后用皮裹住,要不留缝隙,否则在蒸的时候会露馅。在我们丹阳城,吃汤包还有句口决。”

    众人问道:“什么口诀?”

    南宫一续道:“口诀就是‘轻轻提、快快移、先开窗、后吸汤’。蟹黄汤包加以醋和姜丝,实属上乘美味!”

    说话间,李风云已经迫不及待得拾起桌上的‘蟹黄汤包’,一小口一小口,品尝起来。

    帝焚天摇头轻笑,宠溺道:“小狐狸,小心烫!”

    李风云边吃边叹道:“蟹黄汤包——果真名不虚传!不过,要说最美味的菜肴,那就莫过于长江三鲜,吃起来,无比惬意!可惜,三鲜中的‘刀鱼’和‘鲥鱼’都已经绝种。而河鱼剧毒,吃的时候要厨师当面先尝,没事后才能动筷,可还是经常传出,有人因食‘河鱼’而中毒。唉…‘长江三鲜’已经名存实亡!”

    南宫一笑道:“李公子果真是行家!”

    众人开始不再闲着,对菜肴展开扫荡战,酒足饭饱后,南宫一亲自烹茶款待各人。

    李风云一脸闲适,手捧茶盅,品尝香茗。

    正在此时,箫声忽起,缠绵悱恻,如泣如诉,彻骨寒意沁入柔肠,愁思满怀如风中飘落的花瓣,愈飞愈乱,难解难分。

    李风云身形一怔,美眸立时亮起来,耳边隐隐传来的箫声,她再熟悉不过,是李慕云一遍又一遍,吹奏给她听得曲子。

    李风云拉住帝焚天的衣袖,激动道:“你有没有听到很美妙的箫声?”箫声之中,暗透凄幽的味儿,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曲子!

    帝焚天一怔,不明白小狐狸为何突然如此反常,他关切道:“小狐狸,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带你…”

    李风云急忙打断他的话,又问一遍:“告诉我,你有没有听到很美妙的箫声?”

    “外面都是鞭炮声,没有箫声。”

    李风云秀眉轻蹙、侧耳聆听,断然道:“不会错的,是云哥哥的箫声!”她不顾众人的诧异,起身便朝楼下奔去。

    “小狐狸,等等我!”身后传来帝焚天急切的声音。

    李风云急忙奔至楼下,茫然四顾时,箫声忽止,万籁俱静,仿若从来没有来过一般,她发疯般朝街上跑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