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五十七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四大怪人

章节字数:2581  更新时间:10-06-23 11: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女人年约三十二、三间,她的衣着性感,眉挑眼逗,襟口开得极低,露出深深的乳沟,风骚迷人、浪荡非常!给人有点不太正派的感觉,见到她的瞬间,使人想起妓院里的姑娘,不过她的姿色却远胜妓院里的任何红阿姑。

    女人一摆蛮腰,似一缕轻烟般,朝石青雅与南宫玉、独孤画三人走去,她笑吟吟道:“我想请独孤小姐跟我走一遭!”

    独孤画瞬间戒备,抽出手中的长剑,抵着女人,厉声问道:“你是谁?”

    女人忽然花枝乱颤的笑起来,丝毫不把独孤画放在眼中,她娇笑道:“我是‘北四怪’中的老大——‘白花蛇’段青楼。嘿嘿…你们三个一定听到过我的名头,是不是?”

    独孤画不禁全身一震,颤声道:“你是阴阳法王的徒弟——段青楼?”北四怪之首的段青楼最擅玩弄男人,浑身是刺,碰上她的男人都要倒足霉头,没有哪个男人敢招惹她。此人惯使‘日月双刀’,好淫亵男人,通常对俊秀的男子施以迷魂药或迷魂香将其控制住,然后实施罪孽,一夜欢好之后,便亲手将男人杀死。故,世人称她为——‘倒采花的女淫贼’。段青楼生平喜欢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杀最狠的人,当然还有睡最俊的男人!

    段青楼哈哈大笑,说道:“既然独孤姑娘知道我是谁更好,省得我多费唇舌!”

    独孤画惊道:“玉儿,石姑娘,我挡住她,你们快逃!”

    “你们一个都休想逃!”猛听得后山上一声厉啸,惊得群鸟鸣响,过良久,啸声才渐渐止歇。

    “孟老二、雷老三、柴老四。”段青楼柔媚娇嗲的声音响起,“都出来吧,别让三个小姑娘等急嘞!”

    独孤画心中怦怦乱跳,强自镇定,向那赫然出现的三人瞧去,道:“你们又是谁?”

    “我是‘北四怪’中的老二——催命鬼孟让。”孟让的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五短身材黑脸皮,一张阔嘴中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绿豆眼中射出凶光,手拿‘乾坤圈’,看得人心中一凛。

    “我是老三——‘插翅虎’雷横!”雷横长得黑瘦轻捷,有如一只猿猴,一张脸黑如锅铁、双睛暴露,此人性格急躁,声若雷霆,擅使‘狼牙棒’。

    “老四‘一枝花’柴进——就是我。”柴进的声音细长尖锐如女子,一身锦袍,服饰极是华贵,长得眉目不凡,高大白净。年约三十,却满头白发,但无半点衰老之象。因生来爱随身带着一枝花做打扮,而被人称做‘一枝花’。此人做得第一手裁缝,端的是飞针走线,喜欢缝人嘴巴。

    柴进尖着嗓子道:“这么漂亮的女人,世上少的很呢!不知道缝上嘴巴以后,是不是还那么漂亮!”

    孟让怒喝道:“我劝你们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

    雷横长吼一声,不耐烦道:“他娘的,跟她们废话什么,直接带走!”

    段青楼娇横他一眼,媚笑道:“臭男人就是臭男人,不懂怜香惜玉!看把人家小姑娘吓得!”

    南宫玉见四人凶神恶煞的模样,早已吓得颤抖不已,直缩在独孤画身后,她举袖擦眼泪,呜咽道:“画儿,怎么办?我好怕!”

    独孤画忙着应付眼前景况,哪里有时间安慰她,她举剑指着北四怪,道:“我就是独孤画,不知四位为何要抓我?”

    段青楼娇笑道:“抓你换点东西!”

    “什么东西?”

    “《洗髓经》!”段青楼妩媚一笑,“师父已经放下话,谁要是有本事拿到独孤阀的《洗髓经》,谁便可以成为独龙堡的堡主。故自问有点本领的人,都赶往独孤阀去碰碰运气,今趟我会到丹阳城走上一趟,便是想看看我段青楼的气数如何!”

    独孤画冷笑道:“我们独孤阀的东西又岂是如此容易拿的!”话音刚落,独孤画已横剑向段青楼刺去,“看剑!”

    见独孤画与段青楼开始较量,北四怪中的其余三怪并不上来帮忙,而是悠然在一边观战,几人开始闲话家常,显是对段青楼极有信心!

    ‘一枝花’柴进更是从怀里掏出小镜子,对镜梳起自己白色的发丝来,他抚着眉毛,笑道:“唇红齿白,没有丝毫皱纹,笑起来还是这么令人心动,谁敢相信我已是三十岁的人!”

    闻言,‘插翅虎’雷横瞥他头上的白发一眼,问道:“老四,你满头白发怎么回事儿?昨儿见你还黑的!”

    柴进尖着嗓子道:“我染的,如果你喜欢白发的话,我可以帮你!”

    雷横连连摇头:“不必!”

    ‘催命鬼’孟让道:“段老大昨晚那么‘操劳’!没想到,今日打起架来,还是游刃有余!”

    听罢,柴进冷哼一声,道:“段老大是运气好,遇上个好师父!阴阳法王将他的绝学都传授给她!我们怎么跟她比?自我拜‘大善法王’为师后,他只教过我怎么缝人嘴巴!”

    雷横插嘴道:“我师父‘大乘法王’还不是一样,比起我,你算好的!至少你还做得第一手裁缝!”

    孟让不服气道:“我师父‘大慈法王’更过分!”

    柴进叹气道:“唉…谁让人家段老大会哄人呢,她在床上把阴阳法王哄得那么开心,那‘老流氓’被她哄得脑子一热,自然什么绝学都传授给她咯!哼,我如果是女子,我也可以把男人哄得要他生就生,要他死就死,或者让他欲生欲死,嘿嘿…”

    雷横道:“等我拿到《洗髓经》后,哼,我才不把‘大乘法王’那个老家伙放在眼里!”

    孟让问道:“拿到《洗髓经》后,到底归谁?谁来当堡主?”

    雷横白他一眼,道:“之前不是都已经说好?谁能打赢其余三人,就由谁来当!”

    柴进悻悻道:“我们都是白忙乎,若论单打独斗,我们谁能打得过段老大?”

    “那我们岂非替他人做嫁衣?”

    闻言,众人一阵默然,长叹一声,继续观战!

    周围原本焚烧香烛,诚心参拜的百姓,见有人打斗,皆是纷纷吓得往外落跑,生怕惹祸上身。

    段青楼挥舞着手中的‘日月双刀’,举手投足皆有法度,显然武功不弱,独孤画却武艺平平。拆斗数招,段青楼卖个破绽,上盘露空。独孤画大喜,一招‘蛟龙出洞’,长剑刺出,直取对方胸口。段青楼身形略偏,当即滑开,双刀横扫,‘砰!’的一声,独孤画收势不住,向前直跌出去。

    石青雅与南宫玉急忙上前扶住她,急切道:“画儿,你没事吧?”

    独孤画额上冷汗不住渗出,她站定后,并不甘心,她娇咤一声,手中的长剑又迎向段青楼。

    二人打得如火如荼间,独孤棋仍旧徘徊在无相寺的正殿,沉浸在刚才石青雅的那一番话之中。要是他和石青雅好,玉儿会伤心死的。玉儿这么心地纯良,他怎能不爱惜她?想到这里,不禁心酸,无可否认,他是有些怜惜石青雅的,她不论要他做什么事,他都会去做的。

    独孤棋心思百转间,见许多百姓从内殿跑出来,有几人边跑边说道:“不知道那四个怪人和那三个漂亮姑娘有什么仇,非要抓她们不可?”

    “这么漂亮的姑娘,若是遭那四个恶人的毒手,可真够可惜的!唉…”

    “本想好好参拜‘姻缘石’的,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看来,只能等下个月再来拜…唉…”

    闻言,独孤棋大惊失色,漂亮姑娘?会不会是玉儿她们?

    众人混乱拥挤着往外奔,一怔之下,独孤棋拼命向里挤去,他急急朝内殿不断有人涌出的地方赶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