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六十九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不堪回首

章节字数:2363  更新时间:10-06-28 09: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痛楚的感觉一点一点消失,帝焚天脑子纷乱,无法整理纷涌的思绪,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那日他为小狐狸挡刀的刹那。

    他睁开沉重的眼皮,刺眼的光线让他本来就模糊的视线更迷蒙。渐渐的,他看见有人在他眼前晃动,他轻咳一声,道:“小狐狸…”

    见他开口,李风云欣喜若狂,她快步走向床铺,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帝焚天轻笑一声,道:“我没事,小狐狸,这是哪里?”

    李风云拿起‘靠枕’垫在他背后,回道:“这里是客栈,我们在云台镇。”

    “我怎会在这里?”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是我带你来的,你的毒只有神医鬼面可以解。你放心,他已经替你解过毒。”

    闻言,帝焚天不禁全身一震,颤声道:“神医鬼面虽然医术高明,但他性格孤僻、乖戾,杀人救人,全凭自己喜好。小狐狸,你是怎么求得他替我解毒的?”

    “我们到‘药王谷’的时候,鬼面不在,是他的徒弟段小楼替你解得毒。说来真巧,我与段小楼在大齐便已经认识,我与他虽算不上深交,但也颇谈得来。那时,我并不知道他是神医鬼面的徒弟。亏得他替你解毒,你才会没事。”一袭谎话被李风云说得有板有眼、滴水不漏。

    帝焚天果然相信,他凝视李风云半晌,目光中满是温柔,他柔声道:“小狐狸,只要你没事,其它的都无所谓。”

    李风云低头沉思,半晌,她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当帝焚天为她挡剑的那一刹那,即是永恒,胜过千言万语,胜过海誓山盟。

    “小狐狸,没有你,就没有我。”帝焚天一生绝情断爱,而这四个字,在他重遇李风云的那一刻开始,他便深知,就算花上一生一世,恐怕也难以做到对她绝情断爱,“为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见李风云沉吟不语,帝焚天继续道:“小狐狸,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为你,我可以做任何事。即使是伤害我自己,我也是心甘情愿!”

    “人生在世,乐趣良多,其中一件便是与心爱的人携手相伴,直至白发苍苍。小狐狸,你可愿意与我携手同老?”帝焚天的语气里,有深深深深的爱恋。

    李风云微一迟疑,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欲言又止:“我…”当爱情破门而入时,是否有路可逃?她不确定。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自隔壁房间响起。

    李风云矍然心惊,失声道:“阿蛮!”她顾不得继续和帝焚天说话,快步走向隔壁房间。

    阿蛮的房门没有关,她紧紧揪住自己的衣领,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眼里满是恐慌,她颤声道:“别碰我…别碰我…”

    李风云蹙起眉头,瞥一眼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客栈老板娘,问道:“怎么回事?”

    老板娘看一眼地上的阿蛮,惊奇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照你的吩咐去街上买来一套女装,还替她打来热水,让她将自己洗洗干净,换上新衣服,看看合不合身,要是不合身,我好拿去换呀!我见她不肯脱衣服,那我就帮她脱。哪知道,我一碰到她,她就吓得往墙角躲!”老板娘撇撇嘴,哼,这个又脏又臭的女人,八成是个疯子!

    李风云摆摆手,吩咐道:“下去吧!”她朝阿蛮轻轻招手,“阿蛮,过来,我帮你洗,好不好?”

    “小蝉…”阿蛮喃喃念着,倒也听话得走向李风云。

    李风云一件一件脱下阿蛮的衣服,瞥见她的后背时,李风云猛然倒抽一口气,阿蛮裸露的后背,血迹斑斑,触目惊心,她的背上一片血肉模糊,数不清的伤口纵横交错,绽开的皮肉已经开始溃烂,裂开的伤口深可见骨,整个后背几乎找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

    她到底经历过什么?为何会受到如此非人的待遇?

    李风云不知道阿蛮如何从军营逃出来,亦不知道她为何会成为段小楼的‘药人’,这是埋在她心底的痛,阿蛮不说,她不能提。

    李风云帮她洗完澡后,再为她清洗伤口、抹药、包扎,她轻声问道:“阿蛮,痛不痛?”

    “再痛都不及心痛。”阿蛮一动不动,再不言语。

    阿蛮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活泼可爱的——阿蛮,在夜里她不敢睡觉,她怕无尽的黑暗。

    当夜,与李风云同屋的阿蛮就被噩梦惊醒,她扑进李风云的怀里,颤抖着肩膀,失声痛哭。

    阿蛮泪如雨下,她颤抖道:“小蝉,我怕…我怕…我好怕…我好痛…他们发疯一样扑向我,他们撕我的衣服,他们用鞭子抽我,用蜡烛滴我,还往我鲜血淋漓的背上撒‘辣粉’,那种削骨蚀肉的剧痛,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

    “我好痛,我苦苦哀求,他们却无动于衷。小蝉,我好怕…”

    “阿蛮——别怕,有小蝉在,没有人会伤害你!”阿蛮浑身抽搐,不停发抖,“别担心,一切都已经过去。”李风云仿佛听见阿蛮撕心裂肺的哭喊,仿佛听见她的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阿蛮痛哭失声:“小蝉,我哥哥死了,郭开带人到府里抓走我哥哥,诬陷他通敌卖国,我哥哥被斩首了。小蝉,我没有亲人了…”

    “……”

    “官府的人将我和府里的丫鬟们一起送到军营,那些人一看见我,就拼命撕扯我的衣服,一个接一个,我都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个。我白天要当杂役,为军队保障后勤,晚上陪酒侍寝,充当那些将士床上的泄欲工具。他们根本不把我当人,不管我怎么反抗、怎么哀求,他们都无动于衷!”

    “阿蛮,一切都已经过去。有小蝉在,没有人敢动你一根头发!”

    “小蝉,我想死,可我不能死。我要活下来,我要报仇!我忍辱负重、受这么多苦,就是为报仇。”

    “……”

    “我被他们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后…后来,还…还得上那种病,知道我得上那种病后,再没有人愿意碰我。我的身体开始溃烂、长恶疮,还不断掉头发,全身散发着恶臭。他们便将我扔进‘乱葬岗’,后来就遇上段小楼。我以为我终于可以脱离苦海,可以找机会替哥哥报仇。可…可是…段小楼医好我的病以后,却将我当成‘药人’,他日夜喂我吃各种各样的毒药,然后又喂我吃解药,我若没有死,他就继续喂我吃毒药…我…”

    “……”

    “小蝉,我要替哥哥报仇,我要找郭开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报仇!”阿蛮大声咆哮起来。

    “阿蛮,郭开已经死了,他已经被我削成‘人棍’,他已经死了!”

    闻言,阿蛮怔怔望着李风云,她的眼神迷茫空洞,她喃喃念道:“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对于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女来说,先是家破人亡,被迫成为军妓,后又被当成‘药人’。惨痛的经历,非人的待遇,已经在阿蛮心底埋下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