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二卷  第七十二章 长河渐落晓星沈 贫女清儿

章节字数:3014  更新时间:10-06-30 2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双葱绿如玉的手轻轻抓着掀起的帘子,屋内的烛光映出女子半边雪白的脸蛋,女子有一张秀丽的瓜子脸,黑白分明的眼睛,玉立亭亭,虽然脸有风尘之色,但明眸皓齿,容颜娟好,正是自愿卖身给飘香院的独孤飘。

    独孤飘倚靠在窗前,淡淡瞥一眼楼下的宋浑他们,问道:“小庆王,哪一个是李风云?”

    坐在桌边饮酒吃菜的小庆王,淡笑道:“最好看的那个!”

    独孤飘的目光准确无误得琐住一身白衣的李风云,轻笑道:“好一个玉冠美少年,浊世佳公子!”

    闻言,小庆王冷笑道:“别被他的外表迷惑住,在他绝美的表象下面,藏着一颗魔鬼的心,狐狸的伎俩,还有一张可以把死人说活的嘴!”

    独孤飘一楞,问道:“他有那么可怕?”

    “李风云极度狂妄、自负,下手毒辣、毫不留情!也难怪,年纪轻轻,就有那样一身旁人几辈子都学不来的本事,谈笑间,将敌人尽数玩弄在股掌中。小小年纪,隐然已有一代‘枭雄霸主’的气概,像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不自负,怎么能不狂妄?”

    独孤飘双眼涌起深刻的仇恨和杀气,她冷道:“若能将李风云收为己用,杀独孤策可就易如反掌!”

    小庆王皱眉道:“金钱、女人、权利、地位…世人趋之若骛的东西,李风云却不屑一顾,我至今还没有找到他的弱点。一个帝焚天已经够难对付,没想到又多一个李风云。”

    独孤飘轻笑道:“来日方长,我们多的是机会杀他们。”

    小庆王眼神一暗,双眸闪过一丝杀机,他阴狠道:“明日宋浑与独孤画成亲,便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自从知道父亲被杀的真相,我便夜夜做噩梦。我经常梦见他满身是血,他的双腿被折断,面目被烧毁,喉头还被独孤策横砍一刀。他被独孤策折磨的不像一个人,全身污秽恶臭,伤口中都是蛆虫,几十只苍蝇围着他嗡嗡乱飞…”独孤飘眼中泛着浓重的噬血杀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杀独孤策,我誓不为人。”

    “当年,独孤策诬陷你父亲偷他的《洗髓经》,竟然狠心的逼死你父亲,完全不顾与你父亲的结义之情。”

    独孤飘凄然道:“可笑我——居然认贼作父十多年,一直当他是我的大恩人。”

    “你父亲若知道你替他报仇雪恨,他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的。”

    “我先下楼会会他们。”独孤飘轻启莲步,朝楼下走去,她忽然冷笑一声,“明日,可是我好姐妹成亲的大日子,我要送一份‘毕生难忘’的礼物给她!”

    独孤飘走后,屋内独留小庆王和他的心腹手下。小庆王一杯接一杯喝着酒,他忽然长叹一声,问恭候在身边的手下:“楚河,你母亲的病好点没有?”

    楚河一身黑袍,一张略嫌宽大的国字脸,神态威猛,浓眉大眼,他抱拳恭敬道:“谢王爷关心,我母亲的病已经痊愈。”

    “子欲养而亲不待,楚河,趁你母亲还在的时候,多孝顺孝顺她!”说完,他向嘴里猛灌下一大口酒。

    “王爷,你…”楚河欲言又止,“你是不是想起已故的甄贵妃?”

    小庆王拿酒的手忽地一颤,深深叹息一声,冷酷的眼神忽然生出变化,似在自言自语,他道:“楚河,你可知为什么我的手筋会被帝焚天挑断?”

    楚河思忖半晌,摇头表示不知。

    “因为我的母亲——甄贵妃。帝焚天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母妃关进死牢。我找他理论时,他告诉我,只要可以赢过他手上的剑,他便放过我母亲。结果,我败给他,我不仅被他一剑挑断手筋,更是亲眼看着他削掉我母妃的脑袋。而我的父王对他所做的暴行,没有一句责备的话。”小庆王仰首望向天上的明月,目光又变回无比的冷酷无情,“弑母之恨,不共戴天。帝焚天,我不会放过你的!”

    小庆王又向嘴里猛灌下一口酒,悲怆自斟间,房外忽然响起扣门声,小庆王淡道:“进来。”

    小庆王一声语毕,门被缓缓推开。

    白清儿自进屋,便一直微垂着头,她小心翼翼地将酒菜搁置在方桌上,从头到尾,她不曾看过小庆王一眼,只是本本分分的替他布着酒菜,态度恭敬而卑微。

    小庆王对这个无声无息的女子生起好奇,他哪次去花楼,不是被那些花姐前呼后拥?千呼万唤?他抬头打量白清儿,略微有些失望,白清儿的年纪应该有十五、六岁,但她的容貌实在平平,皮肤有些枯黄,双肩如削,身材瘦小,状似还未发育好的幼nv。论姿色,只能算中下等,最多不丑而已。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可取之处。惟独一头乌发,又黑又亮,若上等的丝绸。

    小庆王心中微微一动,不知道这样的发丝,握在手里是什么感觉。他记得,母妃也有一头又黑又亮的长发,他冷冷命令道:“给我倒酒!”

    白清儿被他冰冷的声音吓得一抖,脸色顿时煞白,她茫然看向小庆王。

    见白清儿傻楞着一动不动,楚河喝道:“你是聋子不成?我们爷叫你倒酒,听见没有?”

    白清儿连连点头,她慌张得拾起桌上的酒壶,颤抖着为小庆王斟满一杯,眼中闪过各种复杂的神情。

    小庆王缓缓起身,他将脸埋进白清儿的发间,贪婪得吸取她的发香。

    意识到他的靠近,白清儿脸色煞白,她吓得连酒壶都摔落在地上,随即一把推开靠在她身上的小庆王。

    小庆王没有想到她会拒绝自己,怔怔失神间,竟被她推的往后跌去。他更加没有想到,身材瘦小的她,力气还不小!

    小庆王自然不知道,白清儿出生寒微,平时做惯粗活,家里的猪仔养到几百斤重时,都是她和弟弟两个人用推车推到街上卖的,小庆王再重,能重的过猪?

    白清儿还未在错愕中恢复过来,楚河已经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他怒骂道:“丑女人,我们爷看上你是给你面子,你居然不知好歹,还敢推他。我倒是要叫老鸨儿过来看看,她们楼里的姑娘是怎么招呼客人的。”

    白清儿抚着被打疼的脸颊,眼泪横流,已经痛哭出来,她连连摇头,不停用手势比画着什么,嘴里咿咿啊啊,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她又急又气。

    小庆王愕然道:“你是哑巴?”

    白清儿心中一酸,眼中的那抹悲伤一闪而逝,她朝小庆王点点头。

    白清儿手指沾上茶杯里的水,在桌上写道:“公子,我只是一个粗鄙的使唤丫头,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不要找老鸨儿过来,我很需要这份差事。”为找到事情做,她刻意隐瞒自己是哑巴的身份,老鸨儿只当她是平时不爱说话,性格孤僻、胆小懦弱。

    小庆王问道:“你为什么需要这份差事?”

    白清儿继续在桌上写道:“她如果开除我,我便没有银子替我娘买药,我娘病的很厉害,她需要我拿银子回去救命。求求你们,不要找老鸨儿过来。”

    “看不出,你倒很孝顺你母亲。”

    小庆王心中微动,他吩咐道:“楚河,给她五百两银子。”

    白清儿猛一哆嗦,五百两?五百两是多少银子?她在飘香院做一年的使唤丫头,只能赚到五两。

    楚河将一张银票塞进白清儿手里,白清儿不知所措的看着小庆王,有这五百两银子,娘亲的病一定可以痊愈的。

    良久,白清儿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叠好的‘护身符’,塞进小庆王手里,她在桌上写道:“这是我娘亲送给我爹爹的‘定情信物’,是我最宝贵的东西。这张五百两的银票,算是我问公子借的,等我赚到五百两银子,我定会向公子赎回这张‘护身符’。”

    小庆王淡笑道:“你娘还真特别,居然送‘护身符’给你爹当‘定情信物’?”语气中,分明透着不相信,“你叫什么名字?”

    “白清儿!”她并没有看出小庆王眼中的戏谑,兀自在桌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白清儿?”小庆王喃喃自语,长得不怎么样,名字倒是挺干干净净的,“下去吧!”

    白清儿露出一丝感激,向小庆王深深的行一个礼后,转身离开厢房。

    楚河见小庆王望着哑巴离去的方向怔怔发呆,问道:“王爷,要不要我将她掳来?”

    闻言,小庆王冷哼道:“这么丑的女人,也配爬我的床?”

    楚河噤声不语,眼中尽是疑惑,他不明白,为何一向薄情寡性的小庆王居然会帮助一个萍水相逢的哑巴?

    ————————————————————————————————————————

    这一章有一个很大的漏洞,现在已经被我改回来!这几天,我的状态很差,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犯这么一个低级的错误,真是不可原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