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会叫的狗不会咬人

章节字数:1880  更新时间:10-10-30 16: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以后的日子,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林宋依旧整天与柳巧巧腻在一起,总是温温和和的笑着,只是那浅显的酒窝再也不曾在林宋的脸上出现过。

    她不穿公主裙,把头发剪短,像个男孩子。看见夏洁妈妈时,她只会静静的坐在一旁,安静得像一个没有生气的娃娃。当林南春在的时候,她也会礼貌的叫她妈妈。只是,她再也没有主动拉过夏洁的手,没有跟她撒过娇。

    夏子凡依旧会找她麻烦,可是她已经不讨厌他了,也不再害怕。大多时候,她都是冷漠的看着夏子凡,就像是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这样的林宋是无趣的,同时,也是令人担忧的。

    “喂,你最近怎么了?”趁着柳巧巧回乡下外婆家之际,夏子凡终于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逮到单独回家的林宋。

    林宋抬头,仅仅是抬头看了一眼夏子凡。然后低下脑袋继续走路。夏子凡不高兴了,上前几步,传过身,张开双臂,挡住林宋的去路。

    林宋气呼呼的怔在原地,不说话,也不绕道,只是气呼呼的看着夏子凡。夏子凡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常年噙在嘴角的讥诮居然隐去。他竟然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肚子痛?”

    他面红耳赤,问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林宋显然被他的直接吓了一跳,眼线迅速挪开,却也无处安放。许久才找回一点点的镇定,“不疼的。”

    林宋耳根发热,脸红得似乎能滴出血来。她居然回答他这么无聊的问题。

    夏子凡红着脸,虚张伸势,“那你最近阴阳怪气是为什么?”

    “阴阳怪气?”林宋疑惑,“我有阴阳怪气吗?”

    “我问你,你最近怎么不穿裙子了?”

    “天气凉,穿裙子冷。”

    “那你为什么把头发也剪短了?”

    “我觉得短发比较适合我。”

    “昨天,我看见你把我妈妈给你做的蛋糕,扔进垃圾筒里了。”说到这里,夏子凡语气明显气愤。

    林宋微微一笑,“我牙疼,吃不了太甜的东西。”

    “哼。”夏子凡实在找不到话来反驳,只能以‘哼’为这次无聊的谈话画上句号。

    林宋看着夏子凡扬长而去的背影,只能在心里叹气。她把夏子凡的这一次反常当成夏子凡的一时抽风。

    事实证明,夏子凡确实抽风了。但抽的却不是一时,而是抽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柳巧巧不在的那段日子里。

    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夏子凡居然拿着数学基础训练来找林宋。林宋看了一眼那道题,非常简单的一道选择题。

    “答案选C。”

    “为什么选C。林宋可以帮我分析分析吗?”夏子凡俨然一副不耻下问的好好学生模样。

    林宋吃不准他这次又在玩什么花样,但还是耐心的教他解题的步骤与方法。顺道连公式也一一给他列了出来。

    “明白了吗?”

    “明白。”夏子凡点头如捣蒜,继而指着下面那道选择题问:“那这道题呢?”

    林宋低头看题,语气无奈:“这道题你也不会?”

    “废话,我要是会,能跑来低声下气的问你吗?”夏子凡的口气一点也不像低声下气,倒是像掩饰着某种尴尬,故意的恶声恶气。

    林宋只能安慰自己,夏子凡不是平凡人,低声下气起来也是与凡人不同的。低眉叹气,将解题步骤一一解说。

    夏子凡听得很认真,不停的点头附和着林宋。这一晚,林宋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来帮助夏子凡补功课,累得她口干舌燥,并暗自发誓,以后九点之前一定要灭灯睡觉,有夏子凡的地方,她一定要遁地而逃。

    有时候,你越躲着某人,某人就越执着要找到你。就像猫与老鼠。林宋从不把自己与老鼠作比较,但是夏子凡的鼻子却要比狗还要灵。无论她躲在什么地方,夏子凡都会找到她,然后缠着她问东问西。初一第一个学年的期末考,林宋只考了年级第三名,夏子凡竟然跃身年级第九名。

    夏洁激动得拉着林宋的手千谢万谢,林宋只是安静的笑着。她笑起来依旧很甜,只是在夏洁的眼里,却觉得那笑似乎并不友善。这些日子,林宋的改变,她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在她的眼里,林宋不过是一朵被安置在温室时的花朵,虽然娇艳,却不经风雨。

    那天晚上,她自始至终就知道林宋躲在外面偷听,那些话一半是为了刺激林南春,一半是为了说给林宋听,说给宋佳音的女儿听。

    回到房间后,林宋用湿纸巾狠狠的擦拭着自己的手心与手背,仿佛那上面沾上了什么细菌。她从心里厌恶着夏洁,这种厌恶只是她对自身的一种保护态度。那个女人想取代妈妈,想让夏子凡取代自己。

    妈妈是不可替代的,同样,林宋也是不可替代的。

    十三岁的林宋用自己的方式捍卫着宋佳音与自己在林家的存在。这是种捍卫态度是明确的,也是无力的。

    “你就那么讨厌我妈?”

    谁?林宋转头,刚好对上夏子凡充满怒气的脸。擦拭手背的动作只顿了一下,立即又开始重复。夏子凡看到了?林宋觉得快意,也许她内心里也是阴暗的吧。不然为什么会看着夏子凡生气,自己却可以不动声色的在心里思索着怎么样才能将伤害无可挽回。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会叫的狗不咬人?

    如果夏子凡是只会叫的狗,那么,林宋就是那只咬人的狗。当然,她从来不会拿自己与狗作比较。只是眼前的夏子凡让她想到这句谚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