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尿遁而逃

章节字数:2142  更新时间:10-12-22 10: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宋的决定,尹修鹤不赞同却也不能反对。他说不是你的错,那是他给林宋的救赎,可是八年前的故事里没有他,如今的他只是一个站在林宋阵营里的旁观者。唯一能给林宋救赎的人并不是他。

    夏子凡这个名字,必定要跟随林宋一生。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静静的等候。不管这一次她面对林南春会遭遇到什么,光是林宋爱他这一点,就可以令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林宋是一个人去见林南春的,盛唐大厦的前台迎宾并不认识她,非要让她先预约。林宋低着头好说歹说了半天,那位小姐还是不放行。正是在这时,她看到了柳叔。柳叔这么多年一直给林南春当司机,她有八年的时光不曾见过他,可她离家后他对她的帮助,她是怎么也不能忘,说是恩情也不为过。

    “柳叔。”她上前相认。

    柳叔明显愣了一下,良久才回过神来,“你是宋宋小姐?”

    “是我,我回来了。”林宋露出一抹他最为熟悉的浅笑,依昔是八年的模样,鲜有变化,柳叔怔了又怔,却是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然真的是自己看着长大的那个林家的公主。

    他短暂的失神后,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

    “我很好。”林宋乐观的笑,只是那个好字却如哽在喉,有些不是味道。

    “她呢?”

    林宋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安的答道:“柳叔,我跟她已经半年没有往来了。”

    “哦!”柳叔低了低头,像是想起什么来,“小姐,如果她做了什么错事,你就当她是无心的。这孩子从小就倔,我说她,她总是不听。”

    他又是一声叹息,林宋心里酸酸的,眼眶有些潮湿,“柳叔,她过得很好,我们虽然不常往来,可是,她的事,我比谁都在乎。她真的很好。”

    “自从我跟她妈妈离婚后,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做了许多糊涂事,不过她心地还是好的。”他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一种虔诚的祈祷。

    林宋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当年林南春有没有想过,她只是一时糊涂,她只是一个十六的孩子,心地纯良的孩子,他到底有没有这样想过?如果没有,她站在这里,又有何意义?

    突然就失了所有的勇气,连笑也懒得勾起。

    而此时,柳叔却像是刚想起林宋出现在这里的动机,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宋宋小姐,你是来找老板?”

    “恩。”林宋答道:“我没有预约,前台迎宾不让见。”语气里不是没有抱怨与落寞,只是她已经不想见了。逃避如果可以活得更好,那么就继续自私的活着吧!

    “你是不是遇上什么困难了?”柳叔有些不自在的问。

    “没有。真的没有。”林宋急忙否认,胸口微微的疼。“我只是有些事情要问他,没有别的意思。”

    柳叔欲言又止,终还是领着林宋进了盛唐大厦的电梯,他脸上皱纹深深,越发显得苍老,林宋恍然觉得时光飞速而逝,岁月半点不饶人。不知道林南春的两鬓是不是已然灰白。他今年也已经五十六岁了。

    电梯停在了二十四楼,那是林南春的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林宋从来没有来过此地,一时间有些茫然,柳叔指了指方向,道:“往前右转第三个办公室就是你父亲的办公室,他现在没有客人。你可以先敲门。”他忍了忍,又道:“这些年,老板一直很想你。”

    林宋愕然,有些自嘲的笑起来,她一直在B市,他若真想自己,又怎么会八年不曾相见。看着柳叔的表情却又不像是为了安慰她说的假话。

    “柳叔,我想先去趟洗手间。”

    柳叔看她一眼,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道:“你从这里往前走,左拐就是了。”说着就要领她去,林宋连忙摆手,“我自己去就行了。“

    她挥挥手,踩着高跟鞋,嗒嗒声在自己的脚下频频响起。近乡情怯,林宋在与林南春一墙之隔的地方,尿遁而逃。原来,所谓的勇气,经不起一丝的考验。

    当她将自己完全裸露在烈日下时,尹修鹤的俊脸只在咫尺。他迎面而来,也许是烈日灼热的缘故,他的脸色呈现麦红色,额头上的汗粒颗颗排列,晶莹剔透,阳光折躲过来,如珍珠般亮眼。

    “尹修鹤。”她低低唤他的名字,如同自语。抬眼时,却是满眶的眼泪,“我是个可耻的逃兵。”

    尹修鹤伸手去接她的泪,似珍珠一样的颜色,他眯眼打量,顿觉痛意袭身。无所措,她的泪越掉越多,他连拭泪的动作也迟顿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珍珠般的泪珠一颗颗的滑落。

    “我这么狼狈,你也不知道安慰一下。”许是觉得哭够了,林宋终于出声抱怨。

    尹修鹤心中一惊,这才发现,原来的那颗泪珠已经化作了空气,恍然初醒,“林宋,我见不得你哭。以后只笑给我看吧!”女人的眼泪,一向是他的眼里最廉价的物品,他看过太多女人的眼泪,从没有耐心哄女人。林宋在他眼里一直是特别的存在,他没有见过她哭,也以为她永远没心没肺,待终于见到她流泪,才发现,他不能忍受。不能忍受哭泣的林宋,她应该得到幸福,他会尽最大的努力不让她掉眼泪。他要他的林宋,永远没心没肺的笑着。

    “谁笑给你看啊。臭美!”林宋不自在的说笑,伸手搂着尹修鹤的胳膊远离盛唐大厦。尹修鹤任由她牵引着离开这里。

    “尹修鹤,你不问我今天怎么了吗?”

    尹修鹤微微顿了顿,叹道:“林宋,我不该带你回来的。”

    林宋沉默,不该回来吗?连你也认为我不该回来吗?抬头望了望天,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回来过,我的故乡。

    那两个相互偎依的身影从二十四层的高度望去,不过是一点细小的缩影。站在高楼上的那个人却是心如刀割,“爸爸,她来过了。”

    林南春坐在办公桌前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不时的皱眉,看到有疑异的地方,会打上一个问号。对那个人的话,仿若未闻。

    而那个人,好像也不期待林南春的回答,依然静静地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究竟哪一个是她?他已经找不到她的影子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