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巫族之战  第二十三章 竟遇故人

章节字数:2745  更新时间:12-07-05 22: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不知道流月杰为什么叛乱,但我知道你和他一定瞒了我们一些事。也许你们是为为什么好,所以我们不会强迫你们回答。因为我尊重你们的选择。我是你一手带大的孩子,却是一个把你推向死亡的人。我对竹桑的感情不深,充其量他是我爸。我喜欢流月,而且愿意跟随他,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而对你,我同样喜欢你,因为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老师、师父、如父亲般的人。四年前,竹桑让我杀你,他只给了我两个选择,不杀你,我妈妈就得死。我妈妈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她以北都渴望得到温暖却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我不能够让妈妈死,所以只能杀你。我去杀你的那天晚上,妈妈在自己房中自杀!我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竹桑一手造成的,但不管怎样,他都是我爸,我流着他的血。所以流月叛乱后,我挥师南下攻打京都。很多事情都不能后悔,所以对于以前做的一切,我都不后悔。及时有些事错的!”苍寒微笑着说,突然跪在了,朝诚•卡尔拜了一拜。

    “寒!”诚•卡尔反身便去扶他,但他已经更快的闪身跃到了一边,朝诚•卡尔微笑着说:“对不起,老师。我知道你原谅我了,但我还是会内疚,刚才的一拜是我的歉意,希望你能够原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别无选择。”

    我真的很高兴,寒。因为你又是那个有一点点邪气、一点点调皮、一点点诡异、一点点孤傲、一点点寂寞的孩子了。但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啊。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而今天一切都冰释了。寒,我的孩子,我一手养大的孩子啊。在心里说着,诚•卡尔并没有说出口,只是笑着,笑容温暖如阳光。

    晚风轻轻吹拂!流月杰避开众人,独自一个人走在马路上。灯火将身影拖得很长,宛如阴冷的鬼魅。冷冷清清的道路上行人稀少,无声的抬头,前方是墓园。而那里有着列祖列宗的影像。一直走,内心却很乱。身后突然传来了浓浓的杀气,流月杰敏锐的闪过了一击,在望向来人时,多了一抹不解与自嘲。

    三名黑衣蒙面人各立一方,形成围堵之势断了其退路。流月杰轻轻挥起手,望向四周的眼神总是冷冷的。“为什么一定是我?“

    “因为你是流月!“黑衣人沉声笑着,敏锐的眸子内闪着熟悉的光芒。

    “是你。“流月杰低头笑了起来:“我早该料到是你了,因为我不该仁慈的放过你。如果当初我杀了你,那我就不会有今天了!”

    “的确。“黑衣人依旧冷笑着,手中的在刀在月光中泛着冷光。

    “为什么要投降。一样是圣贤国民不是吗?”

    “那你为什么要叛乱,一样是流月家族的人不是吗?一个总长得头衔令你那么神往吗?流月,那不是你的作风!”黑衣人道。

    “也许是的。“流月杰轻笑一声,抬起了头:”桑义,如果你我死了。如果我把权势还给竹桑的儿子,你会放过沿北的将士们吗?”

    “不行!”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因为这和你叛乱一样没有理由。流月,我敬重你,相信你,但你太令人失望了。”桑义淡淡的开口。月光洒满尘间,添了一抹苍凉,而初春的夜是很冷的。

    “我令很多人都失望过!”

    “但他们依旧愿意相信你,跟随你。流月,我一直都不明白,你究竟靠什么让他们都心甘情愿的随你叛乱,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为什么?”流月杰低头笑着,但笑得很痛:“桑义,其实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因为我也不懂他们为什么愿意原谅我。”

    “够了,流月。今天来不是和你谈判的,而是来杀你的。”

    “那个无名氏无谁?那应该不是你,对不对!”

    “你不会知道他是谁,也不会想知道的。所以,流月,你还是不要知道他是谁的好。”桑义话音刚落,便身形一晃,挥刀攻向了流月杰。

    流月杰闪过了一击,同时又避开了另两个黑衣人的攻击。在不断的化解招数中,流月杰的身形慢了下来,避让的速度也慢了下来。翻身跃起闪过一剑的同时,被另一把剑划伤了手臂。仓促退让间,桑义的刀从后面反攻刺穿了他的肩膀。流月杰咬咬牙,抽身推开,摔在了地上。

    “流月,你逃不掉的。纵然你武功再狠,也难逃一死。”桑义挥起了手冷笑着。

    “我知道。但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血衣族的人也会帮神族,难道他们投靠了神族吗?”流月杰苦笑着望向了另两个人。

    “这一点你不用知道!”桑义道,手中的刀直直的刺了过去。

    “也许吧。”流月杰闭上了眼。在很多时候死了真的是以中共解脱。但很久都没有反应,疼痛也没有。他睁开了眼。

    “哥!如果你想死的话,也该由我杀了你啊。”凌洛笑着挥开桑义手中的刀,回头笑道。

    “洛,你……”

    “哥,我又是以前的凌洛了,那个你一手培养出来的一等一高手!”凌洛笑着开口,纵身便攻向了桑义。另两个蒙面人中的一个抽身便刺向了流月杰。

    “喂,老兄,没瞧见还有帮手吗?”随后赶来的亚路挥刀隔开了一刀,救了流月一命。

    两对两,剩下的一个蒙面人立在一旁看着,迟迟不肯出手,严重流露着浓浓的哀伤。流月杰翻身跃了起来,望向了黑衣人。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流月杰苦涩的笑着,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扬起了手。对方迟疑了很久才挥起手中的剑。只在一刹那间,流月杰低下了头,因为他的猜测是对的。可是为什么呢?有理由吗?我的孩子们!

    剑在不停的颤动,最终还是挥了起来,刺向了流月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流月杰在心中喊着,脸上的痛苦越来越深,掩盖了原本的温和。

    “为什么?”在对拆数招后,流月杰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黑衣人僵了一下,换招再攻,但始终没有说一句话。漂亮的眼睛里没有杀气,只是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无奈的忧伤。双手变爪的一瞬间,流月杰抓下了黑衣人的面纱,黑纱飘落的一刹那,黑衣人低叫了一声,仓皇闪身拾起了黑纱,用衣袖遮住了脸。

    “果然是你!一直以为不会再见到你,没想到终有一天见到了你,而且是以敌人的立场出现。”

    想着那张秀美英俊但年轻的脸,流月杰轻轻闭上了眼,不再说什么了,只是一切都好累好累。剑气逼来的时候,流月杰本能的往后闪,但还是慢了一步被刺了一刀,重重的摔在地上,粘稠的鲜血渲染了灰白的路面。

    “哥!”凌洛低叫了一声:“天眼开!”灰尘四溅中,桑义被甩了出去。凌洛飞身扶住流月杰,望向又蒙上面纱的黑衣人的眼神杀气浓浓。

    “不要伤害他?”流月杰虚脱的拉着凌洛的衣角。凌洛回头笑了笑说:“我会照自己的意愿去做的!”

    流月杰无奈的放开了手,闭上眼睛说:“你会后悔的,洛,一定会的。”

    凌洛证了一下,站起身来望向了黑衣人。黑衣人避开了他的眼神,握着剑的手却不停的颤动着。对峙很久,凌洛飞身挥出一章,黑衣人没有拆招没知识闪身退开了。凌洛再度挥掌,黑衣人依旧闪开,并不想应战。

    “为什么,你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凌洛火大的吼了起来,翻身连连推出了三掌,逼得黑衣人直往后退。在后退数十部后,黑衣人翻身化解了那两掌,反之挥剑攻了过来。步步到位,式式到顶。一招接一招的化解,两人从天上打到了地下,又从地下打到天上,灰尘在四周翻滚如潮。顺手推出一掌,黑衣人很随意的便化解了凌厉的掌式。凌洛愣了一下,忍不住自语道:“怎么和沐炎那小子差不多。”

    (呵呵,各位有没有猜到蒙面人是谁哩……再次不负责任的飘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