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神族之战  第十章 神族的复仇

章节字数:3030  更新时间:12-07-20 22: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幻苍死了吗?”

    “如果幻苍四了,那他就不会血淋淋的回到月宫。那的确不是流月的错,但他到怎么去解释,而且他也没有解释的机会了。一年后,剑心因失手错杀一个贵族子弟而被人雇凶追杀,流月在掩护他抬走的时候,第一次沾染血腥。但剑心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不想他受到伤害。纵然杀人时,心很痛,但他一心只想帮帮剑心。在一次比杀手围攻中,他怒吼着叫剑心先走,随后帮他挡住了所有的敌人。剑心在迟疑了很久后才离开。他被杀手们抓住了,带回了那个贵族之家,受尽折磨。他左肩下一寸有一道烙印,烙得很深,至今都无法消去。在受尽非人折磨后,流月答应带他们去找剑心……”

    “大叔,大人他……”亚路打断了黒衣夜的话,但黒衣夜只是微微一笑:“你认为流月会背叛朋友吗?他只是想在死之前戏弄那些人而已,所以他把他们带到了他和剑心常去的那个茅草屋。他以为剑心一定不会在那里的。但他错了,剑心因为担心他,在逃跑之后又回来,正准备去救他。就这样,杀手们找到了剑心,剑心被打成重伤,跌进了茅草屋你,杀手们一把火将茅草屋点燃了,而剑心没有回来!流月在看到剑心的那一刻就傻了眼,一直懵懵懂懂的无法回神。剑心死了之后,他也被杀手们放了。活着的流月感到很讽刺,他想过自杀,所以便一个人跑到河边的桥头准备跳河自杀。但就是那一天,他碰到了被月宫追杀的我。为了救我,他带我回到了京都。那年他十八岁,我也只有十八岁。他没有想过要害剑心,但一切偶很出人意料之外。”黒衣夜伸手在空中划弧,迷幻着月光,幻造一个又一个的意境。

    风轻轻吹过,亚路一直都低着头没有说话。

    “流月一生都很悲惨,他二十二岁那年凭借自己的才能当上了军务部总统领。他和城•卡尔是很小就认识的朋友,两人的感情很好。二十岁那年,他们碰到了一个叫寒雪的姑娘,他是城•卡尔师傅的女儿,医术和城•卡尔相差无几。寒雪很喜欢流月,但流月杰不爱她。因为流月的心已经冷了。他曾经喜欢幻苍,但直到他懂得他不可能和幻苍一起的时候,他就封锁了自己的心。城•卡尔爱着寒雪,希望寒雪幸福。但在爱与不爱之间,三人的关系都很僵。寒雪在爱的时候受尽伤害,因为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只会受伤。后来,寒雪真的心灰意冷的接受了城•卡尔,流月祝福他们。二十二岁那年,寒雪嫁给城•卡尔的那一天,流月杰自己跳进了京都最大的湖里。但他没有死,因为被人救起来了。醒来之后,他直说他想去游泳的,只是技术太差不小心跌进水里而已。那是寒冬,根本不会有人去游泳。纵然都知道流月在说谎,却没有办法去帮他。喝醉的那一天,他告诉说他很自私,因为他希望城•卡尔和自己做一辈子的朋友,他害怕城•卡尔和寒雪在一起后便会离开他。他失去的太多了,从小就没有父母,又爱上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失去了最重要的朋友。他背负的伤、背负的痛太多了。他真的害怕孤单与无助。十月七日是杰的生日,那天意外的下起了雪。流月杰喝了很多酒,很晚了时,城•卡尔要回去了,流月拉着城告诉他,他真的很害怕,很希望有人能陪陪她。那天城•卡尔的确留了下来照顾喝醉了的流月杰。但谁也没有想到,寒雪在家里摔了一跤,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寒雪又痛苦又害怕,但丈夫却不在身边,两天之后,寒雪离开京都,始终不肯原谅城•卡尔。流月一直很自责,很后悔。在那段时间里,白天他是一个温文尔雅恶人,晚上在家时他是一个自暴自弃的人。竹桑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安慰着他,直到他走出阴影,重新开始生活!六年前,流月杰跑到亚斯里城居住,主要是为了寻找剑心,抱着侥幸的心理。他没有找到剑心,却找到了凌洛。那天的雨很大,凌洛一个人走在雨幕里,从东走到西后,无助的养子令人哭泣。流月杰看着他似乎看到了自己,从雨幕中带回了凌洛。凌洛十一二个令人疼爱的孩子,而对于关爱他的流月杰,凌洛一直都很爱。因为凌洛,流月在亚斯里城住了好几年。他真的很疼爱凌洛,疼到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地步。流月为什么叛乱没人知道,但流月自己知道。”黒衣夜说着,月光在手心里化成了碎片。

    流月是一个温和的男人,太多的巧合将他推到了痛苦的最边缘。而错就错在他不该碰到幻苍,如果他没有碰到幻苍,他不必忍受心痛,不必愚蠢。那他就不会天真的把和平看作永恒。在很多时候,痛得不是肉体,而是因诅咒而碎裂的月光刺伤心的痛苦。那是一种让人歇斯底里的痛,让人必须想好的事,任何和肮脏血腥有关的事都是被诅咒的。

    亚路静静的沉默了,但泪水却沿着眼角滑落了。因为他没有想到流月杰所承担的伤与痛都是超乎想象的。月光温柔的铺洒,碎裂的光泛着刺眼的白。大人,这些年来,你通过吗?你哭过吗?爱人……

    一切都宁静。两天后,侍卫长带着纤然、花月等来到了林斯奇城。在得知一切后,纤然花月哭得一塌糊涂。黒衣夜在巩固城垒中设立了月光的屏障。京都灭亡了,全国皆乱。传单、大字幅拉满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退役的军人及在职的不在职的军人纷纷赶到林斯奇城,众人一起守卫圣贤之都。而同时,也有一些省脱离圣贤独立。幕后策划人依旧未露面。

    血腥的战争持续了一天,挥开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凌洛迷茫的望着四周潮涌的神族士兵。如果一切是梦,那该有多好。人山人海重用般卷来,黑林军节节败退。回首望望城楼,凌洛忍不住叹着气,寒,你怎么还不来。寒,你不知道城下的战况吗?寒……

    费力的挥开一个人,鲜血模糊了视线,怅然间只听得到撕心裂肺的声音。

    “京山千秋万古流传,我们同唱一首歌。想起丛林的小杉树,哪里有母亲的脚印。走过细细的河道旁,看着那姑娘趟进小河里。哎……是那渊渊的河水,哺育了我们的欢乐梦境,载着那无垠的爱情;哎,是那大山的斜影撑起我们的胸膛,迎着风向前进……”城楼内突然传来了细腻的歌声。那是圣贤的民歌。所有的黑林军精神为之一振,奋力扑向了敌人。即使用口用手也要把敌人按在地上。

    震山的呐喊声中,城楼内依旧平静。凌洛突然想起这次带出来的大部分是黑旗和中央军,而苍寒的红旗基本上全部在城内,而红旗中原属黑林军的将领都出征了,剩下的是原康加军的将领坚守。挥开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凌洛越来越感到发冷。

    “大人……”一道身影扑过来,扑到了他:“大人,你在搞什么。”

    “言全,寒为什么不带援军出来,他认为我们十几万人能阻止百万大军的逼进吗?”领路颤声问道,眼尖劈开了一个敌人。虽然明白在战场上不该考虑这些事,但他不得不想啊。

    “大人,别胡思乱想了。”言全道,和凌洛一起作战,挥开层层人群,尸体在脚下越堆越高,有些成了路障,绊倒了很多人。

    面对依旧顽强反抗的黑林军,面对城内没跑支援,神族将领也是一样茫然。城内究竟在搞什么。苍寒真的不管他的朋友了吗?摇旗之中,持旗兵倒下了,一名黑林军士兵眼尖的扶起了军旗,据悉冲锋。在换了很多次手后,军旗落在了淡无痕手中,而围在他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

    凌洛奋力挥开敌人来到了淡无痕身旁,接过了军旗,只是军旗不倒,那么一切都还在。更多的黑林军倒下,血水染红了脚下的泥土。护在军旗下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撤退。”凌洛抹了抹脸大声喊道:“一切跟着军旗走。”

    军旗逆着风后扬,命令一级一级的传达,旗本、团长、小队长,一个一个的督促着、互助着,挽扶着伸手重伤的同伴硬生生的杀开一条路向后退去,退过军旗后,凌洛指挥几个旗本级人物掩护着同人后撤。

    在一番浴血奋战中,大部分旗本也牺牲了,尸首分离。

    “快走,大人!”言全推开凌洛替他拦下了一剑。且战且退,大批旗本级人物在越过防线后,退回了城下,与敌人来开了一定的距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