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邪魔族之战  第五十章 背叛

章节字数:3704  更新时间:14-06-18 21: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可是那不是万能之神,而是秋之林的创始人不是吗?既然如此,他或许能够给你一个答案。”只是春之林被毁,那三个人是生是死都是一个未知数。雪山之巅崩塌了,春之林被毁了,神人后人彻底从世上消失了。一直追寻着改变命运的苏舞也在得知瑛绱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后变了。不再关心任何事,对于那场闹剧似的婚礼也不做任何说明,只表示她累了,不愿再做圣母。女儿自私的决定让一向平和的夏之林陷入了惶恐之中。外族入侵,神庙被闯,圣母又宣布要退隐,人们纷纷猜测不幸即将来临。正如苏昕所言,外族的到来也许是希望,也也许是毁灭。

    平和了几千年的雪山也开始走向了灭亡。于是有人提议要用外族人的血来祭祀,用以平息厄运的到来。

    不管是神还是人,都喜欢把不好的东西归结在别人身上,认为所有不幸都是外人带来的,还要毁了这些外来人,才能平息上苍的愤怒。凌洛等人深知只要动乱一起,只怕他们难以走出夏之林。纵然苏昕一再表示与外族人无关,即使杀了他们也不会改变任何事,但迫于村民压力,还是没辙。

    “难道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吗?所有人?”亚路不禁苦笑,夏之林的族人真的恨透了他们呢!当苏昕表示要用他们的血祭天时,亚路三人没有说话,只是为什么死的方式还是一样。

    “所有人!没错,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因为这就是这里的原则。”瑛沅陵倒是显得很淡定,在他看来他所坚持的、希望坚持的都化为了乌有。

    “祖母,真的要烧死所有人吗?您不是不赞成这样吗?”苏婷,圣母之大女儿找到了苏昕问道。如今母亲已不管万事,父亲又生死不明,族人的愤怒难以平息。但一下子要烧死那么多人,于心何忍。苏昕平和的整理着花圃。

    村落的人都忙着祭祀,鲜花瓜果鱼肉一一被送往圣庙摆设,只等火祭之日。族长对此事也睁一只眼闭一眼。而一向反对拿血祭祀的祖母这一次也没有反对。

    “你不希望那群人死吗?”

    “难道他们死了,我们的生活就会如我们所愿吗?更何况母亲呢说过外族人的到来会改变我们的命运。”

    “没错,你母亲的预言没有错。但是这个改变或许会令夏之林就此灭亡,也或许会让它重生。因为我和你母亲看到的景致不一样,没办法辨识出谁对谁错。即便如此,你已然希望赌一下吗?”苏昕叹息着。任何人都想赌一下,可是族人愤怒难平。即使现在告诉他们。命运已经变了,杀了这些人也无济于事,族人的愤怒也难以平息吧。

    “这还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可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祖母,您到底看到了什么?”

    “血染大地,恶魔灭世。”

    “那母亲呢?”

    “浴火重生,百废待兴。”

    其实这不是第一个预言,几千年前,第一个外族人进入雪山时,她的母亲就曾看到过炼狱的画面,只是不久母亲便如神隐般消失了。族人不会死,只会在某一天突然消失,犹如神隐一般不知所踪,又犹如化成尘埃一般,尘归尘、土归土。没人知道自己的寿命有多长,也没人知道自己会何时死,又是否在离去时会有留恋。她以为母亲的预言是真的,但是千万年过去了。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族人依旧安乐祥和的生活,今夕往昔没有任何改变。也许变了,因为那个温润如水的男人离开了。

    “夏之林会灭亡吗?”

    “我想凡事都有灭亡的一天。”

    夜里一片寂然,屋外一阵阵幽香。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过后,一直沉睡着的人睁开了眼睛,轻手轻脚的翻身坐起,尾随着脚步声离开的方向而去。黑暗中人影在门口站定,然后轻轻一扬手,紧闭的石门便开了。那人走了出去,在石门闭合前,尾随其后的人也跟了出去。一轮皓月当空,几抹雪白的月光映衬在百花丛中,也慢慢映出了那个人的轮廓。轻轻舒展腰身,轩雅君回头笑道:“今天的月色真好!”

    “为什么?”跟在后面的人没有认同他的话,只是一脸阴沉的问道。

    “你想说什么?文雨。”轩雅君笑眯眯的回眸看着他。

    “你明明逃得出去,为什么甘愿留在这里。难道你不怕死吗?”两天之后他们就得被活祭了。为了救凌洛,他们想方设法也没法逃出禁锢他们的石屋。但现在看来,想尽方法却一筹莫展的人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你想说为什么我不去救我君吗?”轩雅君依旧笑若星辰:“一个需要我们去救的我君,有什么好?”

    “你说什么!”文雨脸色一沉。妖魔使是忠诚的,他一直坚信着。

    “你明明发过誓会忠诚我君?”

    “但你别忘了,每一个妖魔使好似因为喜欢我君、崇拜我君而跟随他的。我们喜欢韦清沨淇,所以走到了一起。但是韦清沨淇死了不是吗?的确,凌洛很讨人喜欢,我也喜欢那样的他。但是那不是忠诚,仅仅只是喜欢而已。”一番话说得明明白白,文雨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你们都不是喜欢我君的吗?”

    “我们喜欢的只是凌洛。”不是我君。因为他不够强大,不够资格。

    “既然如此,为什么没有离去?”

    “因为我们喜欢凌洛啊!”

    是吗?因为他不够资格做我君,所以可以眼睁睁看着他死在这里,但也因为喜欢他,所以愿意陪他一起死。“这是你们所有人的想法吗?”

    “不全是!”

    “是吗?那么雪山之行也是假的吗?”

    轩雅君没有否认。但笑着的脸慢慢恢复了平静。文雨死死的盯着他,很久才不发一言的往前走。

    “文雨,光凭你一个人是没用的。”

    文雨停了一下,没有回头:“即便如此,我也要拼一下。我不会看着凌洛就这样死去。”他要天,我会给他天;他要死,我也会陪他死。如若真到山穷水尽,他宁愿自己毁了他。

    安静得太过分便有种死亡的感觉。但过度的平静之后反而显得更加的淡定了。刀里来枪里去、水深火热的日子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作为战士出身的三人对死亡并没有想象中的畏惧。而希望破灭,一心求死的瑛沅陵更显得平静得不像话。反正都是一死,众人补眠的补眠、聊天的聊天、沉默的沉默,但是似乎有太多的疑问。被封印的翼人死了没,又为何会被封印?而解开封印的瑛氏接地现在又如何呢?再扯远一点,现在邪魔族如何呢,又是谁成了君王?沐炎吗?还是四大家族的人。虽说无能为力时放弃是好事,但抱着这么多的遗憾而死,似乎又有些不甘心呢!

    正错愕间,门突然被推开了。进来的女子,素颜散发,显得憔悴了很多,这正是放下圣母之责打算不问世事的苏舞。

    “你能够进入春之林,对吗?”没有理会凌洛的诧异,她直接望向瑛沅陵。闭目养神的人轻挑眉头,好久才睁开眼:“你想进入春之林?”

    “没错!”苏舞点头。

    “可是那里已经被毁了。”亚路忍不住插言道。

    “但你要我相信那个人就这么死了吗?”多少次她都诅咒那个男人死在外面,但诅咒一次也没有实现。现在要她相信男人死了,除非见到他的尸身,即便是一滩血肉而已。

    “我为什么要帮你。”瑛沅陵问道,在他看来一切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回放你们走,全部人!”

    “其实那些人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呢!”轻描淡素的一句话让苏舞的心沉入了谷底:“你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吗?”

    “数日之后一样是死,早死晚死又有何区别。”

    “那么你族人的生死也与你无关吗?”苏舞恨恨的咬着牙,眼底的杀气一闪而过:“你不在乎这些人的生死,莫非连秋之林的存亡也觉得无所谓。我既然可以控制秋之林,一样也可以毁了秋之林。”

    瑛沅陵无动于衷的看着她,慢慢笑了起来:“你觉得我会在乎?”

    “可是你没有必要让那么多人为你陪葬。至少他们尊你是先知,敬过你、爱过你。”凌洛慢悠悠的开口。

    瑛沅陵一时之间沉默了,最后叹了一口气道:“如果那几个人没死,你们觉得夏之林会保得住吗?”已经毫不在乎毁了春之林的人会在乎再毁一个夏之林、秋之林吗?

    “区区一个翼人,我还未放在眼里。”苏舞哼了一声。

    瑛沅陵无声的叹息,只怕不是区区一个翼人吧。

    风高月圆,圣庙内依然火光透亮,散发着瓜果花草的香味。看着祭祀用的蔬果满满的堆了一条道,即将被作为祭品烧死的几人哭笑不得。苍寒随手拿了一个果子在手中把玩:“这种果实真罕见,不像平常的水果呢!”

    “因为那就是秋之果。”瑛沅陵凉凉的开口。

    “咦?”望着随处可见的果子,苍寒惊愕得张了张嘴:“没想到在秋之林难得一见的果子,这里竟然遍地都是。”

    “秋之果对普通族人而言,只是一种水果。但对我们这些拥有预知能力的人而言却是灵力的补品。为了更好的控制秋之林,自然不会让这种果实出现在秋之林。不过凡事总有例外。”苏舞连眼皮都每抬,冷冷的扔出一句话。

    “哦!这种果实很甜呢!”咬一口,汁水四溢。看着凌洛没心没肺的咬着水果,显然他根本就没在意苏舞的话。反正这群人大概也不会惊讶了,苏舞也没多做解释,径直往里走。走在身后的四人咬水果的、四处观望的都未再发言。只是瑛沅陵眉头深锁,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怎么啦?”走在他身侧的亚路忍不住发问。这个人似乎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洒脱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什么啊!”

    “因为我也是先知!”

    “啊!”亚路一脸不解,但瑛沅陵已不愿再说什么,因为到了尽头,那里矗立着一面高大的石墙,在莹莹火把中显得异常肃穆。石墙上雕刻着奇怪的文字与图案,而更奇怪的是上面刻着一张人脸。那张脸看上去很柔和,似水般澄净。一眼看上去就像流月,但五官却又不像,只是气质很像。

    “这是谁?”凌洛奇怪的触摸着那凹凸的痕迹。

    “住在雪山之巅的人。有人说他就是万能的神!”

    “这就是雪山智者吗?”凌洛一指一指的抚摸着棱角分明的五官,心里感概万分。他已经有太久没有想起流月了。一晃眼已经这么久了呢!哥!

    “开始吧!”苏舞正色道。瑛沅陵犹豫了一下。

    “我们守卫圣庙这么多年,却从未进入过春之林。就如同秋之林的人无法进来一样。这就是等级的差别不是吗?既然神都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为何我们不可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