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邪魔族之战  第七十三章 狄德罗城之困(上)

章节字数:3153  更新时间:15-02-25 16: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轮弯月高高挂在空中,明亮的月光倾洒的地方呈现一片冰冷。刚刚收拾干净的战场仍然随处可见斑驳的血迹,失去主人的兵器孤零零的散落在土丘之上。唯有一支被血染红的旗帜高高的飘扬在土丘之角,隐约可见的黑色中,赫然写着一个神字

    圣贤历年,圣贤沿北军总统领剑心率五十万沿北军西行至邪魔族边界,同年与神族飞语旋率领的七十万神族军达成联盟,一起对邪魔族发动攻击。次年三月,一百二十万同盟军与邪魔族轩君雅率领的百万邪魔族军队在经过一个冬天的残酷战争后,退回边界处。四月初,邪魔族发生异动。

    四月中旬,神族突然违反同盟协议,抽身离开。在剑心暗自庆幸至少神族没有落井下石的时候,神族突然被驻扎在狄德罗城的沿北军发动了攻击。近五十万神族军包围了狄德罗城。剑心大感惊讶,立马派兵前往增援,被生生拦在了外围。

    圣贤多次派使者前往,均被送回,神族表示不愿和谈。而此同时邪魔族军队里彻底发生政变,邪魔族王室军副统领缪清优率五十万邪魔族宣布脱离邪魔族王室军独立。并且一连攻占了数个城池。邪魔族大军只能抽身后退应付内乱。

    至此三族之乱再次爆发。

    帐篷内很安静,安静到连外面穿行而过的巡逻兵的脚步声都听得到。亚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人,有些疑惑,也有些困惑。从眼前这个人的讲述中,他大约明白了自己为何会中毒,又是如何伤害了沐炎,但是回想起来,脑海里一片空白。他一点都不记得了。但是这些天沐炎明显的回避态度让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个人说得是对的。这个自称叫瑛玥的人拥有一张倾倒众生的脸,看着他就仿佛看着一幅画,画里面唯有一片清明。他没有讲自己从何而来,也没有介绍自己的身份,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沐炎的身边呆了下来,甚至还帮沐炎囚禁了飞语旋。

    “吶,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问,你对缪清念很熟吗?”男子幽幽的开口。过分漂亮的脸上浮现了一些惆怅。

    “不是很熟,见过几面而已。据我说知,他是妖魔里的异类,甚至拥有灭世的能力。”

    男子眨了眨眼,笑了一下,一瞬间花儿瞬开。

    “你对他很感兴趣?”

    “不,他只是很像我熟识的一个人。当然也只是很像而已。”毕竟千帆过尽,沧海桑田了。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何要将我们带走。”他问过沐炎,他们为何会出现在圣贤边境,甚至出现在神族军队里。当初他得知自己出现在同盟军里是,曾试图去找生贤君的将领,但被沐炎以何种理由拒绝了,甚至最后直接敲昏了他,等到他再次恢复意识时,已经在狄德罗城外了。大军就在狄德罗城驻扎。当他纠结于沐炎为何在狄德罗城屯扎几十万神族大军时,沐炎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原因。大军对狄德罗城发动了攻击。但是显然并不打算一举攻破,而是百般试探么如同猫戏老鼠一般。死死的围困着。相反对于前来增援的军队却是迎头痛击。他是想困死狄德罗城。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不过我听到了沐炎的声音,他说他不想死,他说他不甘心,他说他要整个世界为他陪葬。我听到了他的声音,所以我愿意帮助他。“这么多年了,他第一次听得到别人的声音,隔着千万里,独独传到了他的心里。

    “哪怕他做的是错的。“

    “世界万物因果报应,是没有队和错之分的。他做的事情不一定是错的。曾经我也以为他做的事情都是错的,后来我才知道我只看到了其中一面,而另一面却是在我没有机会后悔的时候才知道的。”

    “那你能帮劝劝他爸,劝他不要围困狄德罗城,一旦攻陷了狄德罗城,就意味着与圣贤正面开战了。三族之乱本身就没有平息太久,再次混战的话,只怕生灵涂炭。”

    “亚路,你没有自己去找沐炎,也就是说,你很明白他围困狄德罗城的缘由。既然如此,你觉得我如何能够去劝说他。”

    亚路没有再坚持,毕竟当年的事情他亲眼目睹,原亦苇时隔多年应该放下了,现在才知道怎么可能放下。

    “那我能去见见飞语旋吗?”

    瑛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与其说囚禁,不如说软禁。沐炎夺了飞语旋的权,将它软禁在了这里。依旧是大统领的帐篷,茶水书籍一应俱全,唯一的缺憾可能是不能随意行动。亚路走进来的时候,飞语旋正坐在书案边看书,桌边放着一杯香茶,袅袅的水汽中,飞语旋的脸有些模糊了。即便被夺了权,被软禁了,他依旧是这般的优雅。不愧是神族三将领之一。出身豪门的飞大叔呀。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已经渐渐老去,但是眼前这个人却丝毫不显老态,当然这一点也与他星族的出身有关。

    “你怎么来了。”飞语旋抬抬眼皮,示意他坐,随口问道:“要喝茶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飞大叔一点都没有变呢。”亚路随意的找了个矮凳坐下,自发的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看到这个人,以往发生的事情就如同发生在昨天一样,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曾经的肆意妄为,曾经的潇洒任性,曾经的嚣张跋扈。那个时候确实是年少轻狂,意气风发了。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想不变是很难的。前些日子,倒是遇到了尊夫人,果真是一位大美人。不仅容貌极好,胆识也非常过人。不愧是流月家族的后人。”

    亚路淡淡的笑了一下,说到流月纤然,他确实有些愧疚。这么多年的聚少离多,他并没有尽到一位丈夫应尽的义务。但是这个曾经的小女孩却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时候慢慢长大了,慢慢成熟了。

    “你们千辛万苦的追到了邪魔族,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

    被这么一问,亚路只能苦笑以对。

    “当初素飞言与风宇扬决裂的时候,我也以为我能够帮助他们从归于好。但是从中斡旋了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决裂了,却没有弄明白他们决裂的原因。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了。“

    “你是想说,我也许并不知道凌洛与苍寒决裂的理由?“

    飞语旋不置可否的扬了扬眉。

    “但是我并没有后悔。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在一起,突然说要分开,我确实不愿意接受,更何况是以这样的方式。至于苍寒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确实不知道,也不想去猜测,感情这种事,我们无法评定谁对谁错。不过,凌洛是我朋友,我不愿意他一个人流落异乡。圣贤才是他的家,是他该呆的地方。”

    “该呆的地方?”飞语旋停了一下,放下手中的书,盯着亚路的眼睛问道:“流月死了,依苍冥死了,索菲亚死了,狼忧死了。他所在乎的,他所能够去在乎的人都死了,而且还有几个是死在他的手中的,你觉得他还能够呆在这里吗?你要他背负全身的罪孽,和你们在一起,还是要他放下心结和苍寒重归于好。如果他真能放下,你们何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沐炎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本身就没有资格去劝说沐炎。如果当初他肯将心分一半到这个君王身上,又如何会落到今天这个局面。

    亚路沉默了,慢慢的摩挲着手里的茶杯。

    “太晚了,亚路,事情已经脱离我们的控制了。”

    “飞大叔,你能逃出去吧。”

    飞语旋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帮我逃出去吧,既然这场战争,你不愿意阻止,那么我来阻止。”

    “你想去劝谁?劝剑心还是劝流月纤然,别忘了这场战争是沐炎发动的,只要他一日不放弃围困狄德罗城,这场战争就停不下来。与其费尽心机逃出去,不如留在沐炎身边。如果连你都站在他的对立面的话,他会疯掉的。”飞语旋说得很诚恳,但是诚恳的语气中确实说不出的内疚。

    你觉得沐炎会听我的吗?亚路动动了嘴唇,却没有说出来。在他得知他曾经伤害过沐炎的前提下,我根本就没有勇气去提不要打仗的事情。

    对于这场战争,沐炎表现得非常冷静,冷静到了不可思议,除了三五不时的派兵装装攻城的样子外,并没有发动过大规模的进攻。大军屯扎的地方长满花卉,红艳艳的罂粟花一如当年的美丽。

    硝烟袅袅,远方的城池依然耸立,城池下残留着战后的硝烟。亚路静静的看了一会儿,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帐篷。不想去看那归来的骑兵们,更不想去看那骑在战马上,一身玄色盔甲的男子。厚厚的盔甲掩去了温文尔雅的气质,墨色的长发也草草的束在头盔之下、这样的一个男子有着魔性的美丽,但是亚路看不到。他能看到的只是城中百姓缺粮缺水的惨状,以及那些誓死捍卫家园的士兵们凛然的身影。只有此刻他多多么希望自己还是那黑林俊统领,可以带领我圣贤男儿一次又一次的击退敌人的进攻。可是那是沐炎啊,沐炎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